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典型摩羯座A型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君莫笑笑 14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架空向古風paro,老梗&狗血有,務必慎入  

◎不敢保證不是坑

 ※因應劇情有原創角出沒      






  而外頭屋頂,也跟著掉了幾名驚呆的黑衣護衛下來,由隱一為首,急如風火地往房門衝了過來,想看主子是發生什麼事,但都被葉秋反射性地擺手而候在門外,不敢擅闖。


  聲音這麼大,其實前邊茶樓大堂也有人聽見,不過客人只是張望一下後沒看出什麼便不以為意地繼續喝早茶、用早點,唐柔和其他夥計正忙著故而沒空搭理,況且他們也習慣葉秋老是被自家兄長氣得破口大罵,所以早就見怪不怪了。


 

  鬧出這麼大的動靜,葉修再能睡也醒了──雖然他是真的挺睏的,沒功力支撐的他體力也跟著比以往虛弱不少,因此昨天又熬了一宿,這會兒也沒睡上多久,疲累得很。


  「……怎麼這麼早就來了?」葉修緩緩地坐了起來,一邊說還一邊揉著惺忪的睡眼。

  因為只有一床被子,葉修這麼一坐起來勢必會影響到睡在裡邊的人,他沒轉頭、所以沒發現周澤楷也醒了,只是下意識的把被子往旁邊那人身上推。


  即使今日出了大太陽,但秋末的早晨還是涼著的,葉修離了溫暖的被窩很快就感受到那股冰冷襲上的寒意,連帶意識也清醒不少。

  周澤楷怕他著涼,立刻跟著坐起身,把棉被往葉修的身上蓋。


  「啊…吵醒你啦?」葉修對著他笑了笑,伸手去撥弄他頭上幾撮睡亂的頭髮。

  其實這算是他下意識表現出的親暱,以周澤楷這種程度的高手,早在葉秋靠近前就警醒了,根本不用等他推開門,只是小年輕對前輩的親近表現得非常開心,還蹭了蹭對方的掌心。


 

  旁邊還站著的葉秋,先別說是得到解釋的說詞,他站這麼一會兒就見識到這兩個人旁若無人的黏糊勁……這是在擺明他一大早來這趟根本是妥妥的抓姦在床、逮個正著嗎?!

  「混帳哥哥!你、你……」葉秋怒瞪著兄長,有種被他氣到一口氣都差點提不上來的窒悶感,連話也不曉得該怎麼接成句。

  「哎,我說你這麼大清早的來幹嘛?沒看哥還沒睡飽呢。」葉修睏倦地打了個呵欠,然後神情很是從容的介紹一下算是頭一回見面的兩人,「笨蛋弟弟,這是我一個很熟識小朋友,周澤楷……小周,這個長得跟哥很像但脾氣卻衝動火爆的是我弟弟,正牌的葉秋,就是昨夜才跟你說的。」

  「嗯。」周澤楷乖巧的應了聲,然後向葉秋頷首致意。

  這會兒仍在氣頭上的葉秋,還是勉強客套的回禮,只是那個反應怎麼看怎麼僵硬。


  葉修怕笨蛋弟弟暴躁脾氣上來,口沒遮攔的說了什麼欺負小周的話就不好了……畢竟小周不喜歡說話、怎麼樣都不能給他委屈受,於是拍拍周澤楷的肩膀,道:「小周,要不你先回客棧吧?一夜沒回去了,小江說不定這會兒正著急呢。」


  昨夜周澤楷送他回來的時候距離天亮只剩不到一個時辰,在小年輕的堅持下他連茶水都來不及給人家倒,就被塞進被窩裡躺著了。

  葉修隨口留人下來歇會兒再走,沒想到周澤楷倒是乾脆,直接爬上他的床榻想跟他躺一起,他想想也沒什麼、還把裡頭靠牆的位置讓了出來。

  這一覺睡得也挺香的,連夢都沒做,一沾枕就睡著了,迷迷糊糊間好像感受到被什麼溫熱柔軟的事物擁著,很是舒服。


  周澤楷雖然捨不得和前輩一起睡覺的時間就這麼沒了,但看兄弟倆應該是有什麼事情要談、再加上葉秋似乎很不待見自己的樣子……為了不讓前輩為難,周澤楷決定順從地離開。

  俐落地翻身下了床榻,迅速穿戴整齊又簡單地用房間盆裡的冷水洗漱完畢,周澤楷向葉修招呼一聲就準備離開,「前輩,我晚點再來。」

  「去吧,回去睡飽再過來。」葉修笑嗬嗬地朝他揮揮手,但隨即想到什麼,又道:「啊、小周晚點你來的時候幫我帶籠蟹黃燒賣和魚皮餃子可好?你住的那間客棧賣的蟹黃燒賣和魚皮餃子,那好吃可是遠近馳名的。」

  「好。」前輩有令,周澤楷當然是馬上應和下來,還乖巧地多問一句,「還要別的?」

  「先這樣,等這次事情結束再帶你去吃好吃的。」葉修向他伸手,後者立即會意的微微傾身、將自己的臉送了過去,供前輩揉摸一把,這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當然,走之前他有向葉秋點頭招呼、踏出門時也特意看了眼門外站著的幾名黑衣護衛。


 

  「……你們是怎麼回事?」葉秋拖了張凳子直接在床榻邊坐下來,環抱著胸口、一副興師問罪的架式。

  「什麼怎麼回事?」葉修一臉的莫名其妙,眨眨眼、很是無辜地道:「沒怎樣啊……小周昨天夜裡來找我,說了會兒近況還有武林局勢,太久沒見聊得太盡興,時間太晚,我就留他下來睡了。」

  「有什麼話不能白天說嗎?」三更半夜才偷偷摸摸跑來,肯定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有鬼!

  「小周可是江湖名門的少主,而我現在又生死未明,現在鎮上正亂著,我們也不想惹麻煩,所以我送信讓他夜深了再過來……你要不信可以問隱一,我讓他去給我送的信。」葉修毫不心虛地立刻拖了隱一出來擋點炮火。

  「隱一!」葉秋頭也不回地吼了聲。

  屋裡兄弟倆談話聲不高不低,尋常人不見得能聽清楚,但主子沒讓退下、所以外頭立得直挺挺的那幾名高手護衛可是聽得一清二楚,隱一心中暗叫苦,還是趕緊開口應話,「是,大少爺確實曾經吩咐過屬下去客棧送信給方才離開的那位公子。」


  「你看吧,我不過和小周秉燭夜談還能有什麼事?」葉修臉上明明白白寫著『你真是無理取鬧、幸好哥哥我寬宏大量』,刻意祭出兄長的威嚴,道:「年紀不小了,別老是這麼毛毛躁躁,虧你還在朝的人,就算上頭有人罩著也不能肆意妄為,你自己受教訓吃點苦頭就算了,要是給家裡惹麻煩的話你看看老爹抽不抽你?為官之道在於要清楚什麼時候該出頭什麼時候該低調,還有謙虛是美德,懂不?」他訓誡地頭頭是道,若有不知情的外人聽到,說不定還會以為是京城裡的大官在指點門生。

  這會兒葉秋已經氣到想撲上去壓住他哥就是一頓揍──若早個幾年他還真的會這麼幹,但現在年紀也不輕了,雖然碰到他這兄長還總是暴怒跳腳,但也不可能真的動手,況且再怎麼氣都還有那麼點理智提醒他這人身上還有傷在。


  「我還不用你來教訓我這個!」深深吸了一口氣,葉秋平復下情緒,提起一大早跑來這兒的目的,「我說你現在到底有什麼打算?總不能一直躲著不見人吧?連和朋友見面都得三更半夜、偷偷摸摸的,這像什麼話?」葉修在江湖上的朋友多,這點他是知道的,而要自家兄長連跟朋友碰面聊天都不能光明正大,只能挑半夜暗著來,這事兒要是傳了出去,臉可就丟大了。



  ──當然,他絕對沒有心疼這個混帳傢伙!!


  葉修有沒有察覺到葉秋背後的心意倒是看不出來,只見他微微挑眉、淺淺一笑,道:「既然你誠心誠意地問了,哥就大發慈悲告訴你吧……」他把昨夜跟周澤楷和蘇沐秋提到的武林盟大會一事給簡單地說了遍。

  「你說開個武林盟大會就成了?」有這麼簡單嗎?兩國交惡時,坐下來和談都不太可能了,說打就打,誰跟你弄這些虛的?葉秋眉頭一皺,顯然不覺得這麼簡單就能解決。

  「你也別把事情想得太複雜,這事若要追根究柢,主因還是陶軒拿了他自個兒勾結魔教叛徒的證據誣陷我,只要武林盟和魔教坐下來談,雙方對質,真真假假還怕弄不清嗎?況且我這邊還有兩個優勢,一是我還有不少證據在其他友人手上,二是……我還活著。」死人無法為自己辯白,要汙衊起來也容易,但他可不是這麼容易就栽了的人。

  「既然你說得這麼簡單,怎麼不早點處理掉?」當初這混帳傢伙明明還說什麼此乃天機……他還以為事情棘手所以沒這麼好擺平,所以其實是在呼攏他嗎?!

  「喂喂,就算哥再神,萬事俱備還是得等等東風啊!」那時候蘇沐秋人都不知道在哪裡、什麼時候回來也不曉得,再加上大眼他們那邊也沒有消息,自己傷勢不樂觀、貿然聯絡風險太大,他也是很苦惱的好嗎?「況且武林盟大會是你隨便來個阿貓阿狗說開就能開的嗎?」

  「所以你這是等到東風了?」現在都秋天了哪來的東風!葉秋想到不久前才從這裡離開的周澤楷,心裡突然又不舒坦起來。


  ──當然,他絕對不是在吃味!都多大年紀了!!





                     TBC.



今天真的好熱啊(躺地上

葉秋弟弟快要回家了讓我們再欺負他一下(乾


開放特典加購的大大真的都是佛心來著!愛死他們QQQQQQQ

(已聽聞5/1的壯烈戰況


(繼續下潛趕稿



评论(13)
热度(62)

© ╟彼岸╪滄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