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君莫笑笑 13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架空向古風paro,老梗&狗血有,務必慎入  

◎不敢保證不是坑

 ※因應劇情有原創角出沒     







  「周少城主,可否幫個忙?」蘇沐秋突然開口,見周澤楷的眼神望了過來,也不等他表達意願,繼續道:「武林盟大會,希望我教也能夠參與,畢竟這一回事關重大,要不是朝廷出手估計早就打起來了,有些事情不能只有一方說詞,雙方對峙會更有說服力。」

  他的意思很清楚,就是要當著武林眾人面前把陶軒和教中叛徒的勾結抖得一乾二淨,他清理門戶在其後,重要的是事實真相及『葉秋』的名聲。

  依照往例,有資格召開武林盟大會的人實在不多,除了少數幾位武林泰斗、武林盟長老,就只有武林擂第一人說得上話……周澤楷已經連莊兩回,又是名門輪迴城的少城主,由他開口的話這事妥妥兒。



  「好。」周澤楷自然是明白其中的道理,況且他對魔教本身就沒有太大的反感,所以很乾脆地將事情答應下來。

  「有了小周就是不一樣,事半功倍。」葉修滿意地伸手過去又摸了人家臉蛋一把附帶調戲兩句,然後慵懶地打了個呵欠,「時候不早,再不下山天就亮了。」熬了整宿,都快熬壞他這把老骨頭了。

  「前輩,要靜養。」周澤楷擔憂地望向葉修,他是真的很擔心前輩的身體。

  「沒事,要是真的成天窩在房裡我這傷勢肯定加重。」畢竟他以前可是經常在外蹦達,要他安靜待在屋裡來還真會把他悶出病來。

  「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能熬夜吧?也不想想自個兒一把年紀了,又是傷殘人士,人老了還是要服老,別出來給年輕後輩笑話了啊!」蘇沐秋一臉感慨地數落著他,當然也有讓他乖乖聽話、安靜休養的意思。

  「蘇沐秋,你可別忘了你我根本沒差上幾個月!」葉修立刻回敬他一句。

  「嗬嗬,那又如何?我現在看起來可年輕健壯了,你也別不服氣,要不我讓你一隻手,也能在三招之內把你拿下,如何?」蘇沐秋繼續挑釁。

  「欺負我一個傷患要臉嗎你?!」葉修惱怒地大罵,然後扯著周澤楷的衣袖,很是『可憐兮兮』的告狀,「小周,哥現在只能靠你了,快揍他,下手不用太殘畢竟我們是多麼善良可親,只要把這傢伙打得連他親妹子都認不出來就行了。」

  周澤楷將葉修的手拉下來握在掌心上,卻答應也沒拒絕,只是看著前輩笑了笑……似乎有些無奈。



  「你這名傷患還是早點回去盡責躺著吧!」蘇沐秋一揮袖子,擺明就是『你們還不滾下山』的模樣,「沒別的事就趕緊走,別耽擱我的事情……好不容易找到千年寒鐵,得趕回去收拾。」一說到此行的最大收穫,他那個眉眼彎彎、頓時愉悅了起來。

  「說到這個,『卻邪』留在嘉世莊,現在也落入別人的手裡了,你趕緊給我再弄把稱手的出來。」葉修毫不客氣地說。

  「我去,用了這麼多年的隨身武器你要不要丟得這麼順手?」蘇沐秋知道他那時候想必也是來不及帶走,但是等事情解決之後還是有辦法拿回來的,他要不要說得這麼乾脆?

  「現在拿著『卻邪』的是孫翔,這年輕人武功和天賦都不錯,就是脾氣躁了點又心高氣傲些,但他是真的喜歡我那老夥計,別說我不給年輕人機會,用力打磨打磨會是好料子……」葉修說得淡然,但心中壓抑不下的複雜心緒,也只有他自己明瞭。

  「行了,睽別多年沒開爐,我這回可真的要做件大的……只可惜目前還缺一小部分的千年寒鐵,怕是趕不上武林盟大會給你。」蘇沐秋想起目前的唯一線索,有點頭疼,「聽聞幾年前外族進貢的一把『天闕』寶劍是千年寒鐵鍛造而成,不過這東西大概在皇宮的庫房裡,這可棘手了。」

  「這我就不好讓我那笨老弟去幫我弄來……要是早個幾個月我沒準還能幫你跑一趟,但這會兒可不行了。」要是幾個月前他功力還在又安好無恙的狀態下,摸黑溜進皇宮盜寶也不是多艱難的事,況且他還占有有點地利之便。

  「所以我說再看看吧,反正你現在一沒內力二還受傷,乖乖躺著休息吧,等武林盟大會結束我再探探有沒有別的線索。」蘇沐秋也不強求,他相信還會有其他法子的,這個構想在他腦海許多年了,主是材料蒐集太費時費力,眼下已經有了十之八九,這麼長的日子都等來了不差這點時間。

  倒是一旁的周澤楷,目光閃過一瞬若有所思的光芒,似乎打算起什麼事兒。

 


  看著葉修又打起呵欠,蘇沐秋決定果斷送客,「周少城主,麻煩下山的時候順道將這禍害給送回去吧!」

  「本該如此。」周澤楷早就打定主意要將前輩送回住處,光想到這人傷成這樣又沒內力還一路走上山來,不禁有些莫名氣惱。

  「小周送我是應該,不用你多嘴。」葉修朝損友擺擺手,「你也趕快躲回窩裡去吧,要是被人發現打草驚蛇的話就全算你頭上。」

  「躲是當然,不過我明天還得到鎮上一趟。」蘇沐秋突然冒出這麼一句。

  「……你到鎮上幹嘛?老魏他們要是到了會直接上茶樓找我,不用你多跑一趟。」葉修有些納悶地望著他。

  只見蘇沐秋眨了眨眼睛,很是認真地道:「看大夫,跟兩位聊過之後總覺得莫名的眼睛痛。」

 

  「……你本來就藥不能停了,別賴在我跟小周身上。」葉修嘴角微抽的回了一句,想了想又補上,「那好,你記得聽大夫的醫囑,該用藥就用藥、要回診就一定要回診,知道嗎?」

  「快滾蛋吧你!」蘇沐秋沒好氣的說。


 

  最後還是周澤楷直接將葉修給拉走的,要不以這兩個人一鬥起來就沒完沒了的情況下,還真能吵到天亮也說不定。

  留下蘇沐秋心滿意足地接收那罈未被帶走的百朝淬,樂嗬嗬地讚揚周澤楷的好人品──哎,輪迴城少主真是好樣的,還記得將酒留給他。


 

  殊不知,到了茶樓之後葉修才發現周澤楷光只記得拉上他而忘記拎上喝不到一半的百朝淬,一方面可惜好酒另一方面又不甘便宜蘇沐秋的昔日武林第一人,還是戳了幾下繼任武林第一人的腦袋,萬般『委屈』地抱怨上兩句。

 


  ■


 

  葉秋鮮少離開京城,但這回難得來到蕭山鎮,卻也沒四處遊覽的心情,一來他成天掛念著那讓人不省心的混帳哥哥,二來因為那些江湖莽夫的關係周遭還亂著,他可不想給自己惹事,即使不是怕、而是討厭麻煩。

  這會兒找到葉修也好幾天了,見兄長傷情穩定,武林局勢在他帶來兵馬之後也掌控住了,看樣子是翻不了天,於是京城來催他回去的信便毫不意外地作為急報送達。

  看著信中蒼勁有力且簡潔扼要地寫著「速歸」然後蓋上璽印,葉秋的腦海頓時浮現這人書寫用印時的模樣──還真是不難想像,栩栩如生地浮現出來……他按著額角有些頭疼、彎起的唇角卻有些笑意。


  思考了一整夜,葉秋還是決定跟兄長那邊確認一下當前的局面他是不是真的有辦法處理,若沒什麼問題的話他準備讓隱一帶幾個人留下來,自個兒準備回京,畢竟他也真的不能離京太久。

  於是,翌日葉秋起了個大早,在茶樓剛開門營業時就到訪。



  一樓大堂裡除了幾桌客人,就只有兩名曾經看過的夥計,以及櫃台那名姑娘在。

  「唐姑娘。」葉秋禮貌地向對方道早。

  「葉公子。」唐柔對他微微一笑,道:「我們老闆娘一早出去了,後院的客人似乎還沒醒,小喬去敲門的時候說他還在睡,所以把早飯端回廚房擱著,沒敢叫醒他。」

  「能睡就好,我還擔心他不好好休息又出去惹事。」葉秋滿意地點點頭,又客氣兩句,這才往後院的方向走。


  看著對方離去,唐柔原本想繼續手邊的事兒,卻發現前邊站了一個人、看著葉秋的背影,似乎有些疑慮……「小喬,怎麼了?」

  「我剛剛…唔、嗯……」看起來有些怯生生的小夥計,吞吞吐吐一會兒之後,還是把原本想說的話給嚥了回去,「沒、沒事,我去忙了。」他方才去敲門的時候,雖然聽到只葉修帶著濃重睏意的模糊回應,但他總覺得房間好像還有其他人在……這一大清早的,一定是他想多了,還是趕緊去忙,別亂說話給前輩惹事。


  這邊唐柔對他的反應很是困惑──喬一帆雖然性格內向溫吞,但心思細膩,可能有什麼說不口的事,晚些時候有機會再私下問問他。

  打定主意後,正好又有客人上門,唐柔露出合宜的待客笑容,讓喬一帆趕緊過來招呼。

 



  這邊葉秋來到葉修房門前,他們兄弟倆向來是隨興慣的,小時候到對方的房間去從來沒敲過門,或者應該說、不踹門就不錯了,即使時隔多年依然保有當年的習慣──於是葉家二少爺想也不想,直接伸手推開了門。

  和煦的晨光自窗戶映照進來,正好不偏不倚地落到床榻位置。


  與葉秋一模一樣的那張臉的主人,正側著身子、面朝外頭,睡得安穩,絲毫未覺有人推門進來。

  但,卻有一隻手像是宣示所有一般地橫在他的腰間。


  葉秋震驚的目光對上一雙清明幽深的眼眸──睡在他兄長床榻上、還幾乎是將人攬在懷裡的那名男人長得非常好看,此時相當清醒地望著他,似乎看清楚自己的容貌,眼底也浮現與自個兒相同的情緒來。

 



  「────臥槽!!!!」

 

  就這麼對望半晌後,葉家二少爺難得失了形象,大聲地爆了句粗話。




                     TBC.

弟弟再度抓姦在床(不


留言請等等窩~

另外就是我這邊查不到傘哥跟葉神到底誰比較大,所以這邊請讓我默認相差幾個月,若是有知道的同學還請跟我說,OVO




评论(1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