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君莫笑笑 11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架空向古風paro,老梗&狗血有,務必慎入  

◎不敢保證不是坑

 ※因應劇情有原創角出沒    









  怕前輩把手給拍疼了,周澤楷連忙抓住他的手,用自己的雙手包覆著他的,無聲無息地將自己的熱度傳達過去安撫著。

  「說來說去,那時候遇見小周才是天賜良緣呢!」葉修的注意力馬上被眼前的小年輕給轉移過去,不只是言語調戲,還順勢再摸了一把那張俊美的臉蛋。

  「嗯。」周澤楷跟著應和點頭,甜滋滋地笑了起來。


 

  看著這兩人又帶著笑對望起來,蘇沐秋按著額角,眼睛微微地咪了咪。

  ──總覺得眼睛有點兒疼,這到底是不是錯覺?


 

  雖然看著前輩很是欣喜,但那張格外蒼白的面容卻也提醒了他不久前才想做的事,趁著手裡正捧著葉修的手,周澤楷那細長的手指不動聲色地搭上對方的手腕處。

  即使周澤楷竭力小心,但葉修也不可能毫無察覺,橫豎也來不及掙扎,乾脆就讓他看了……只是眼底的笑意帶上幾分無奈澀然。

  在眼前的小年輕以震驚不已的目光望過來時,葉修淺淺一笑,故作雲淡風清似地道:「被下了化功散,如今跟被廢了一樣……別擔心,只是暫時的,過段時日就恢復過來了。」一邊說著,還不忘抽手摸摸他的腦袋安撫著。

  周澤楷這下才完全明白,為什麼以葉修的功力,竟會被嘉世莊給逼到走投無路只能跳崖?為什麼時隔一個多月,這人身上的傷還未痊癒?可想而知當時的傷勢恐怕是沉重的難以復加,若稍有不慎,他就會永永遠遠地失去這個人……思及此,那平靜無波的目光立即掀起挾帶怒意的驚濤駭浪。


  「小周,哥真的沒事。」葉修又是摸又是揉的,但這會兒小年輕的怒氣似乎沒這麼容易平息,平常沒兩下就能讓他眉開眼笑的,現在卻是怎麼樣也逗弄不起來。

  生怕周澤楷情緒起伏過大,萬一弄個不好導致岔氣走火入魔就糟了,於是葉修一邊安撫,一邊不著痕跡地拋給蘇沐秋一個眼神,暗示他說點什麼、轉移一下話題。

  但是蘇沐秋這邊其實也不下周澤楷的震驚,多年生死之交,葉修的意思他明白,而他當然也開口了,只不過是說出自個兒現下的想法,「阿修,這就不是我要說你了,明知道陶軒那白眼狼有問題,你怎麼還會著他的道?」他此時也是有些後怕,幸虧今夜周澤楷也在,不然就剛剛他拿竹葉使出的那一下,要是真結結實實地打在現在等於普通人的葉修身上,估計也只剩一口氣。

  「神仙打鼓有時錯,我這不也是一時大意嗎?」葉修苦澀一笑,湊過去蹭蹭周澤楷的肩膀,輕輕地捏了捏他的臉,道:「小周,先別動氣,我這邊的話都還沒說完呢,等聽完再說。」

  「陶軒,陷害前輩?」雖然是疑問語氣,但周澤楷幾乎已經完全確定。

  「嗬嗬,一時大意,我沒想到他會藉著邱非的手給我下化功散,也沒想到他會拿那幾個孩子的命來逼我就範。」葉修神態淡然,但與他熟識的人都知道,這個人對自己教出來的弟子、即使沒有正式收徒,也有著一定的師徒情感,特別是邱非,「年紀大了,總是比較顧念舊情……」

  「行了,要傷春悲秋留到晚些時候吧,你先把事情交代清楚,特別是你在嘉世莊出事的經過,務必鉅細靡遺。」蘇沐秋格外嚴肅地打斷他。

  「你當審案啊蘇大人?」連笨蛋弟弟都不敢在他這邊擺官架子。葉修立刻賞了一記白眼過去。

  「正是。」蘇沐秋正氣凜然地點點頭,又道:「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你一邊涼快去吧。」葉修面無表情地回應著。

  「前輩。」周澤楷低低地喊了聲,拉住葉修的手,注視著他的目光除了原先的怒意,還有幾分欲知卻不得的心焦。

  葉修笑了笑,拿起酒罈、往他杯子裡添酒,道:「好,不弔小周的胃口了。」然後順手將酒扣在手邊,不讓對面的蘇沐秋有趁隙拿走的機會。

  蘇沐秋非常不屑地哼哼唧唧,但只是腹誹幾句,倒也沒再插話。

 

  「在講陶軒之前,先講點別的吧,真要說起來、這也算是武林一大祕聞……」

 


  天幕晦暗悄星辰,沉寂寧依舊。

  除卻鳥啼蟲鳴,那淡然的話語聲,單調地流轉於漫漫夜色裡。

 

 

  ■

 


  說到魔教,其實也是當今江湖中極少數的百年大派,且最早也不叫這個名字,只是該教中人多半行為乖張、離經叛道,不被自詡武林正道俠士所容,因此漸漸地被喊作魔教,名聲傳開,最後便如此稱之,就連教中弟子也因得此名而沾沾自喜。

  魔教教主座下,唯有一名長老,再者便是四名堂主,底下各分其職,堂主隸屬於長老管轄,而教主多半不大管事,門派事務通常由長老全權處置。


  約莫十幾年前,魔教教主帶著長老突然現身於武林擂戰,不僅連挫當時正道之八大高手,其後更與新任的武林擂主戰得平分秋色,震驚當時江湖,同時也令他聲名遠播,正邪之爭在那之後也如星火燎原般猛烈竄燒起來。

  只是正當衝突趨於激烈時,原本在江湖上到處找所謂正道門派挑釁踢館的魔教教主,卻突然銷聲匿跡,再也找不到他的行蹤,有人說他覺得膩味、所以回蕭山頂了,也有人說他覺得中原武林太無趣,遠走關外、到其他地方去了……眾說紛紜,但武林盟和魔教弟子的衝突也因此慢慢地消停下來,一段時日後原本猶如沸水的江湖恢復如昔平靜。


  江湖上這麼多說法,卻沒有人料到,魔教教主和長老只是在路上撿了兩個護著妹子而搞得一身傷的少年,沒幾個時辰的相處卻意外合了眼緣,開始閉門教徒的閑散日子。

  葉修與蘇沐秋都是天賦極高的,就算拜師時早已過了練武的最適年齡,但至少兩人還是有點功底在的,特別是葉修,早在京城時自小就跟了師父習武,只是重在強健體魄,不似江湖中人那麼多門道。

  年近半百方得一雙天資聰穎的徒兒,對於十幾年來始終收不到看得上眼的徒弟的魔教教主和長老簡直是樂壞了,即使一把年紀了,一個依然火爆乖張、另一個古怪孤傲,彷彿年輕了二十來歲般,每天興沖沖地調教徒弟,又打又摔的,很是「疼」愛。

  蘇沐橙也跟著他們,溫柔可人的小姑娘照顧他們的生活起居,當然兩位長者也格外疼愛這名小姑娘,簡直當成親閨女看待。


  一段時日過去,魔教教主和長老也開始給兩個愛徒指定任務,然後踢他們出去歷練,未達成就別想回來、更別叫他們師父,收拾玄九天也是後來的任務之一,葉修會因此一戰成名就是意料外的事了。

  蘇沐秋那鍛造神兵的本事是祖傳來的,魔教長老對此未能多加傳授,只讓他若有缺材料就直說,魔教什麼沒有,除了一眾性格奇異的弟子,就是非常有錢,那金山銀山一座座、多到他們都沒把金銀珠寶放在眼裡了。

  再後來,兩位師父認為愛徒學有所成,雖然還不能說是出師,但剩下的也只能上江湖去打磨了,於是就毫不留情地把徒弟給攆了,順便把魔教教主和長老的信物扔給他們,有事弟子服其勞,要他們自個兒看著辦,然後就真的出關逍遙去了,幾乎不再踏足中原。

 



  「……」聽到這裡,周澤楷簡直是目瞪口呆。

  對於魔教教主,他曾聽父輩提過,那幾乎可謂上一代的風雲人物,在江湖上留下驚天一頁傳說,方才聽到的這一段,果真是武林百年來數一數二之秘聞,莫怪他驚訝到遲遲回不了神,連早先盤旋於心中的怒火也因被轉移不少注意而消降許多。

  「怎麼?嚇傻了?」葉修笑嗬嗬地揉了揉他的頭髮。

  「絕對,不說。」周澤楷鄭重其事的對葉修承諾,此事絕對不傳於第三人知曉。

  「嗬嗬,小周有多麼相信哥,哥就有多麼相信小周。」葉修笑了笑,又重重地揉了兩下他的腦袋才收手。

  周澤楷彎起唇角,那張武林第一俊美的臉龐笑得比春暖花開三月天那風光還要明媚燦爛。



  ──這兩個人是要黏糊到什麼時候?敢不敢再恩愛一點?!

  蘇沐秋百無聊賴地把玩著空酒杯,沒有酒可喝讓他更鬱悶了。





                     TBC.




有BUG之後校稿的時候修,這聊天實在聊太久了(凝重

邊寫邊回去看時間設定真怕自己給自己捅刀年紀大了總失憶Orz



留言請等等窩,繼續拚進度啊啊啊啊(抱頭奔



评论(15)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