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典型摩羯座A型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君莫笑笑 10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架空向古風paro,老梗&狗血有,務必慎入  

◎不敢保證不是坑

 ※因應劇情有原創角出沒   










 

  這下子在旁邊插不上話的就換蘇沐秋了,他認真地打量起葉修旁邊這位年紀比他們稍輕的青年。

  曾經有過一面之緣、再加上江湖上寒冰內勁有名的年輕高手屈指可數,所以他一眼就明白對方的身分──輪迴城的少主,周澤楷。

  葉修的人脈很廣,與幾大門派的掌門都素有交情,江湖上許多人都是知道的。

  他與周澤楷的關係,旁人觀之是不鹹不淡,有身為前輩對後輩的客氣、亦有後輩對前輩的尊敬,簡單言之就是客套有餘、親切不足。

  但是蘇沐秋知道,葉修跟周澤楷關係其實很好,不僅私下有書信往來,每隔一段時日也會邀約一聚,品茶閑坐、飲酒小酌,甚至偶爾還相約過節。

  蘇沐秋原本以為兩人可能是一見如故彼此才引為摯友,這挺正常的,雖然葉修那張嘲諷起來就毫不留情的嘴給他招來許多仇恨,但遇事時卻又毫不猶豫地傾力相助,多半的人對他又恨又愛,在江湖上有著極佳的人緣,但如今看起來似乎……不全然如此。

  葉修這人向來心思藏得深,有些事情沒有一番時日是瞧不出端倪,但周澤楷方才那個模樣倒很明顯,就像是被冷落在一旁而不開心鬧彆扭的吃醋小夥子。

  瞧,葉修跟他沒頭沒尾地侃個幾句,這位輪迴城少主就恢復原先那般溫和,答話時還帶著笑意,這要說其中沒有貓膩他絕對不信。


 

  「失禮了,周少城主,在下蘇沐秋。」好不容易能插上話,蘇沐秋便舉著方才趁機從葉修面前摸來的酒杯,向周澤楷敬上一杯。

  周澤楷點點頭,淡然地跟著拿起杯子,只是簡短地回了一聲,「久仰。」

  「小周,橫豎這裡也沒別人,不用給他留面子,你想回句『見面不如聞名』絕對是可以的,咱們有什麼感覺就說什麼,有些話憋在心裡就不好了,儘管把想說的話說出來。」葉修藉此機會損了回去,完全是想報蘇沐秋的搶酒之仇。

  但殊不知,後半段話聽在周澤楷的耳裡,就是另一種意思了。

  只見周澤楷的目光露出幾分詫異之後,望向葉修的又是另一番深沉心緒,似是藏著千言萬語、卻難以言喻,唯見誠摯而真切。


  ……小周這樣看是什麼意思?葉修被他這般眼神看著,突然感覺到背脊一股莫名涼意,還竄上腦門,讓他不由得擔心起是不是要發生什麼大事的預兆。



 

  「嗬嗬,我這也算來得早不如來得巧,雖然半夜趕回來但還碰到有酒喝,時辰算得真是不錯。」蘇沐秋頂著葉修迸射過來的鄙視目光,指尖拂過酒杯,語氣似是隨意地問道:「是說,這夜半三更的,你們約在這兒是談正事?」

  葉修當然是聽出他這回兒鬧夠了、也該是講事情的時候,又想起今日約人來的最初目的,便乾脆收了玩心,道:「嗯,我這陣子出了事讓小周擔心了,尋了個機會約他來把事情談開。」

  「你們這樣子看起來什麼也沒說吧?」蘇沐秋逮著機會立刻把方才的『鄙視』給還了回去。

  「還不都你這貨早不來晚不來偏偏挑這時候來攪局。」葉修白了他一眼,然後一臉嫌棄地擺擺手、要他一邊涼快去,接著又望向周澤楷,淡笑道:「小周,有些事情我想告訴你……不過在說之前,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你有話直說就好賣什麼關子……」蘇沐秋不甘寂寞地插上一句,不過毫不意外地被當作一陣風,不留半點痕跡的從耳邊吹散過去。

  周澤楷看著葉修,等著他所謂的問題。

  「小周,你……」葉修臉上的笑意一如往昔,聲音卻很低,「相信我嗎?」

  「信。」毫無半點遲疑,周澤楷迅速地回應著,「全天下,最信前輩。」

  「嗬……」聞言,葉修笑了起來,那笑聲雖輕,但可讓人感受到他打從心底的歡喜。


 

  ──我說、這夜半三更的,這兩人怎麼看起來比白日陽光普照下還要亮眼刺目?

  蘇沐秋微微瞇起眼,總覺得這畫面有種無法直視的感覺。

  不過他也很識相的沒有出聲插嘴,讓葉修繼續說他自個兒的。

  因為他總有種要是開了口打擾到這兩人、說不定會被馬踢的預感。


 

  「其實我名字是叫葉修,葉秋是我孿生弟弟,前些日子他才到蕭山鎮來找我,穿著藍衣服、臉跟我長得一模一樣的……就是你在路上看到還追過去的那個人,替我去送信的就是我弟弟的下屬之一,要不是他們說發現被人追蹤,我還真不知道你和小江也來到鎮上。」葉修先是簡單描述了一下葉秋來時情形。

  「葉…修前輩。」周澤楷其實也沒有打斷他的意思,只是下意識地喃喃唸出口。

  葉修看著他淡淡一笑,道:「我當年原本是想拜入輪迴城門下的,你記得嗎?」見面前之人點點頭,才繼續道:「我剛去的那時候跟你見過面的……嗬嗬,遙想當年那標緻漂亮的玉娃娃,如今也這麼大了。」似是想起那時初見,那目光流露出幾分懷念的柔和笑意。

  周澤楷一直望向他的眼神,也一點一滴的渺遠起來,彼此的眼眸中有著相同的懷念、以及沉浸在回憶裡的恍然。

 


  那一年的月下,夜涼如水,長廊寂蕩,唯有一名少年倚坐欄杆,仰望繁星綴銀盤,如此夜色映進眼底,卻印不上心頭,悠遠目光滿是別有思緒。

  有名十來歲的清俊小少年,披著披風,彷彿踏著月色而來,踩著小步伐現於廊下,精緻漂亮的面容猶可見幾年後俊美無籌的輪廓,沉靜中帶有幾分稚氣。

  月上中天,孤輪孤影,夜幕如昔。

  那一夜是他們初次遇見,但一眼,卻似是萬年。

  轉瞬數載春秋過,於彼此心中始終不曾忘卻。

 


  ──喂、喂,這兩個人講事情還能不能再專注一點?講沒兩句就對望起來,又不是趁著夜深人靜偷偷溜出來花前月下的年輕小姑娘和小夥子……慢著、這兩人看久了還真的挺像那麼一回事的……

 

  但是身為一個盡職的路人甲,看在有酒可蹭的份上,還是要提點提點兩人別鬧到天亮了事兒都還沒講完的地步,於是蘇沐秋刻意地重重咳了兩聲:「咳、咳!」順便表達一下自個兒的存在感。

  回應他的,是兩道齊齊看過來的眼神──其一平靜無波、儼然是下意識的反應;其二還帶刀子的,不過他也早就看習慣,因此對著他們溫和無害一笑,再順便把眼底的幾分戲謔調侃適當地傳達出去。


  「咳。」葉修裝模作樣地咳了一聲,委婉表達自己要重新開始講正事的意思,見周澤楷乖巧地回復洗耳恭聽的認真模樣回望過來,便繼續道:「若要從頭說,那可要從好幾年前了,想當年我十五歲的時候……」

 


  葉家一對孿生兄弟,自小起葉父便寄予厚望。

  長子聰穎且心思靈活,善於籌謀,悉心培養後將來入朝與那些老狐狸鬥上一鬥也能不落下風的,再加上他不願受拘束、膽大妄為,於是就想著將人放在眼皮底下就近看管,省得惹出大事;次子同樣聰慧,心思雖不及兄長敏捷但性子勝在穩定懂事,又一心尚武,於是葉父便起了打算,想著兄弟倆一文一武倒也不錯,故親自寫了帖子,打算讓次子出門歷練、拜入輪迴城門下,有朝一日或許能夠成為一方名將。

  只是葉修先下手為強,藉著前晚為弟弟餞行的由頭,在酒裡偷下了蒙汗藥讓葉秋睡了個昏天暗地,然後將人換上自個兒的衣服、塞進房間被窩裡──即使兄弟倆長得一模一樣,但性子迥然不同,家人還是分得出來的,不過睡著之後就沒這個問題了,閉著眼睛看不出端倪,家裡人大概也只會認為他喝醉了所以睡得沉,等到葉秋醒來時自個兒都在半路上了,木已成舟,而且他也不信他那最重臉面的老爹會讓人堵在輪迴城好將他逮回去。

  那年的葉修如打開柵門放飛後翱翔天際的蒼鷹,十五歲離京,帶著原本該是屬於弟弟的名帖,入了輪迴城。

  但他卻只待上七天,便毅然決然的飄蕩遠去──他離家,是為了瀟灑恣情、縱馬長歌的快意恩仇江湖路,而不是由一個牢籠跳脫至另一個──輪迴城確實是武林一方大派,弟子眾多,門規嚴明,並不符合他的初衷。

  猶記著他在入城前偶然遇上的那對兄妹,一見如故,三人秉燭夜談至天明,分開時仍離情依依,但也是和他們閒談過後,方曉得遇知己的喜悅,以及願與之闖蕩的衝動,一瞬閃過心頭。

  然而在入城之後,那點短暫升起的念頭卻逐漸膨脹擴大,幾日後成為他決意離開的最終結果。

  在意外遇見那個明眸皓齒的漂亮孩子後的隔日,葉修便悄然離開,與蘇家兄妹開始行跡天涯。

 


  「……若真要說,一切都是孽緣啊!」蘇沐秋端著酒杯,很是滄桑的來一句簡短評論。

  「我去,蘇沐秋你搶人台詞羞不羞啊?!」葉修立刻拍桌怒罵。





                     TBC.


初次遇見那邊若有機會之後番外會寫>w<


原本訂的目標是4月底要寫完的,

現在只寫到預定目標的一半該怎麼辦呢(眼神死

這樣會趕不上5月底的ICE啊啊啊啊啊




评论(5)
热度(63)

© ╟彼岸╪滄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