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君莫笑笑 08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架空向古風paro,老梗&狗血有,務必慎入  

◎不敢保證不是坑

 ※因應劇情有原創角出沒 








 

  葉修其實在選地方的時候也是經過一番思量。

  直接上門去找嗎?似乎太簡單暴力,一點驚喜感都沒有。

  讓周澤楷來茶樓找他?似乎也是可以,不過極有可能會多一個盯他休息吃藥的人,這養傷生活也太鴨梨山大了。

  當然也不可能約在鎮上的某個地方,白天人多容易出亂子,晚上人少卻也可能被巡查的士兵盤問,增添被笨蛋弟弟逮住的風險。

  而且說到底,中秋夜畢竟是他失約在前,再怎麼樣也要選個景致怡人的地方好好賠罪。


  因此沒考慮多久,地點就這麼敲定下來了。

  蕭玉潭正是楓紅季節,小周肯定會喜歡──抱持這樣的想法,葉修愉悅地揮毫寫了信,交由隱一替他跑一趟。

 


  到了約定當夜,葉修算好時辰,拎著一壺讓隱一悄悄去摸來的貢酒,懷裡塞了兩只酒杯,熟練地翻牆溜出茶樓後院。

  陳果等人一向早歇,只要在天亮前趕回來就神不知鬼不覺了,故葉修偷跑得毫無顧忌……雖然他大概也沒放在心上就是。

  蕭山山腳下駐紮了軍隊,戒備森嚴,要是放在以前葉修要過去也只是呼口氣般容易的事兒,但現在內力盡失的情況下,翻牆他有辦法,闖營就難度太高了。

  不過呢,年少時他也在蕭山鎮打滾過一段時日,有一條進山的小徑極為隱密,估計連魔教也沒多少人知道,於是他便依循著記憶找到了地方,悠悠哉哉地乘著夜風前往蕭玉潭。

 


  子夜寂山,星辰映耀,月輪無缺。

  清風徐徐迎客至,相視而笑,方曉對這人亦是惦記。

  卻上心頭的,又豈僅是思念?

 


  見到那抹身影在眼前一晃,還沒來得及反應,葉修已經被一雙手臂狠狠抱住,那力道之大,讓他直接撞進那寬厚的懷抱裡,身上未痊癒的傷口因而一陣疼痛。


  葉修壓下了差點倒抽一口氣的反應,忍住撕裂般的痛、故作輕快的語氣帶上笑意,道:「小周,一段時日沒見,這輕功又更上層樓啦!剛剛『嗖──』就衝過來了,哥連影子都沒揪準呢。」

  「前輩……」周澤楷將腦袋埋在他的頸肩,感受懷抱裡這人的溫熱,飢渴地確認他還好好活著、還依安然無恙的事實,「……你還在。」

  「當然,這必須的,不過是座孤雲崖,哥還不放在眼裡呢。」葉修帶著輕鬆的笑意說著,只是埋在他懷裡的笑臉有些微的扭曲──被痛的,於是他無奈地拍拍周澤楷的手臂,道:「先鬆鬆手、我一口氣快喘不過來了。」

  聞言,周澤楷連忙放輕了力道,但還是戀戀不捨地攬著人不肯放,腦袋還繼續蹭著對方的肩窩。


  「嗬嗬,堂堂輪迴城少主,原來這麼愛撒嬌啊?」葉修笑了笑,卻也縱容了他的動作,還伸手揉了揉對方的腦袋,將那如上等絲綢般柔軟順滑的墨色長髮弄出幾分紊亂。


  「嗯……」周澤楷輕輕地應了聲,同時也發出有些粗喘的呼息──按理說習武之人氣息不該如此失序,但他現在的情緒實在過於激動,連常規的吐納都無法維持。

  重重地深吸口氣,周澤楷漸漸察覺到一絲異樣……前輩的味道他是熟悉的、那彷彿草原般遼闊蒼茫的清新,但現下似乎參雜了點別的?而且似曾相識,過去自己肯定聞過。

  不禁將腦袋往下移了一點,周澤楷看見那月白色的衣衫裡似乎有什麼跟襯衣是完全不同的──那布料太過粗糙,穿在裡面不怎麼舒服,但是又很眼熟……答案霎那於腦海浮現,周澤楷立刻瞠目地鬆開了手,在對方尚未回過神之際,迅雷不及掩耳地扯開他的衣襟一看──那裹上藥料的麻布的立刻映進眼底,看得他心頭一抽、狠狠地酸楚起來。

  那曾經聞過的味道,是藥味……自己不慎受傷時也用過。

  那粗糙的布料,是包紮傷口用的麻布,一層又一層地包裹住前輩的胸口和胸腹之間,可見那傷多麼嚴重。

  原本見到思慕不已的人而激盪出幾分星光的幽澄黑眸,如今卻黯淡了幾分,眉宇目光流露出驚訝、心疼、難過,以及深藏的慍怒。

 


  ……喂,剝前輩的衣服要不要這麼順手?說好的沉默寡言、害羞靦腆的輪迴城少主呢?

  前幾天也被自家弟弟扯鬆過前襟的葉修表示:動不動被人扯開衣服什麼的,這絕壁不能習慣啊!

 


  葉修有些尷尬地想把衣衫拉攏好,當然是因為夜裡秋風涼,趁隙吹在身上要是得了風寒肯定又是遙遙無期的養傷加養病,絕對不是看到小周這副模樣自己心裡也有些難受……但是眼前這小年輕就是不配合啊!揪住自己衣襟的手可激動了,若不是葉秋送來這衣袍料子還不錯恐怕難逃被扯裂的命運。

  「唉,」低低嘆了一口氣,葉修無奈地抓住周澤楷那緊繃的雙手,用自己冰涼的掌心貼住他的溫熱手背,寬慰道:「出來闖江湖的哪能沒個大傷小傷?沒事的,放寬心。」

  那體溫明顯偏低的冷涼,讓周澤楷迅速地冷靜下來,他再次蹭了蹭對方側臉,同時也伸手將被他扯開的衣衫整理好,動作之輕巧小心,生怕稍有不慎會牽動前輩的傷勢,接著也懊惱起來方才的魯莽……一定是碰疼前輩了。

  「對不起。」無精打采地垂下腦袋,周澤楷悶聲地道歉。

  「噗。」葉修忍不住噗哧一笑,揉了揉那在自己面前姿態低得自然又毫無壓力的輪迴城少主,完全看不出符合他身分的清冷孤傲,就只是個乖順偶爾還會撒嬌討好的後輩。


  以輪迴城少主的身分,碰上葉修不過是輩分稍微低了一點,但出身比較起來差異甚鉅,那是因為周澤楷性子好,有世家公子的傲骨但性格卻溫和靦腆,換作是驕矜自傲的大少爺,就算碰上武林前輩多半是趾高氣揚、目中無人。

  更別說周澤楷對葉修那份心思,比尋常的孺慕憧憬還要更多、更多……故而在他面前,表現自然格外上心。


  葉修和周澤楷,兩人年紀相差不大,都是年少成名的武林風雲俠客。

  論武功造詣,各有所長,江湖上能匹敵之人甚少,葉修武林擂連莊三年,周澤楷不遑多讓、目前連莊兩回,彼此前後皆曾有過武林第一人的讚譽,若兩人真要論高低,葉修略勝一籌的地方在於他很早就開始闖蕩江湖之閱歷。

  不過要論江湖地位的話,還是輪迴城出身的少主周澤楷優越許多。

  畢竟葉修先前的身分是嘉世莊的莊主,原本嘉世莊只不過是二、三十年的小門派,突然聲名大噪的原因還是葉修橫空出世後應邀接下莊主位置、拿下武林擂第一人時名氣才宣揚開來;但輪迴城不同,那可是不管在江湖還是朝堂都有一定地位的門派,歷史悠遠且雄踞一方。


 

  「好啦,真沒事,哥又不是嬌貴的瓷器經不起碰。」葉修笑嗬嗬地拍拍周澤楷的肩膀,然後將人輕推到亭中的石凳旁邊按著他坐下,自個兒也跟個坐了下來,「別說那些了,來嚐嚐這個!」邊說邊拿著酒罈給他倒酒。

  琥珀色的液體滑進杯中,吹拂過的清風頓時沾染上幾分濃郁酒香,彷彿使夜色更加醉人。


  ──確實是好酒、而且似曾相識……

  周澤楷乖巧地道謝聲謝,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果真如記憶般的口感,立即對這酒的來歷起了好奇心,「前輩,這酒……?」

  「嗬嗬,好東西對吧?」葉修見他問起,刻意擺出幾分顯擺的得意,神祕兮兮道:「這酒連很多達官顯要都喝不到的,可珍貴了。」

  事實上也沒錯,這貢酒名為百朝淬,十分稀少,大多都在皇宮裡坐大位那人手上,偏偏自家笨老弟喝過一次就迷上了,喝別的再不覺得有滋味,之後身邊的護衛就會很自覺的給他隨時帶著,至於是誰在背後交代的這麼心照不宣的事情就不用多提了,葉修這回輕鬆到手也是讓隱一悄悄去跟其他夥伴摸來的。

  「嗯。」周澤楷很奉承地點了點頭,一副沾了光的高興神情,把心中的狐疑先默默地吞了回去。

  葉修滔滔不絕地講了幾句,正興致高昂地想跟著拿起酒杯喝時,卻被周澤楷一把按住了手,這才困惑地抬頭望過去,就與那張斂起溫和、嚴肅異常的俊逸面容對上了,並且十分認真地道:「有傷,禁酒。」


  ……我去!小周對自己以前老是百依百順的頭一回被駁面子特別的不適應啊!

  葉修一時愕然,還真的在那剎那間失去平時的反應──換作是自家弟弟或是其他人大概這時老早就嘲諷開來了。




                     TBC.




意外寫的頗卡的坑不會真的要坑了吧(皺眉

有BUG錯字之後修(遮臉)

 



评论(9)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