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典型摩羯座A型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君莫笑笑 07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架空向古風paro,老梗&狗血有,務必慎入  

◎不敢保證不是坑

 ※因應劇情有原創角出沒







  最後,葉修還是留在茶樓後院繼續過著難得安分的修養日子。

  因為武林盟的人在蕭山鎮周遭迅速地聚集起來,葉秋雖然不好露面,但每日都會差人送來傷藥──內服外用再加上滋補調養的一應俱全,就連陳果等人也收到葉秋豐厚的謝禮……雖然他們是想退回去的,但這時候霸氣測漏的葉家二少爺怎麼會給機會呢?

 

  幾日過去,蕭山鎮居民原本擔心武林爭亂禍延百姓的事情並未發生。

  因為大軍到來,分成兩撥人馬,分別將魔教和武林盟圍堵起來,防止兩相衝突,此外還有部分兵馬留在鎮上巡守,維持秩序。

  一時之間,原本緊張的氛圍突然消停下來,但這形勢卻也詭譎起來,讓人猜不到這情勢究竟會如何發展。

  至於被朝廷兵馬這麼橫插一手,魔教方面看不出反應,畢竟他們本來就行事神祕、不按常理出牌,武林盟鬧這麼大動靜也沒看他們有大規模的動作,現在更是看不出來,反倒是嘉世莊這邊……急得陶軒等人都上火了,幾壺涼茶連著灌都消停不了那火氣,與同盟門派人馬一同駐紮在蕭山鎮幾里地外,商量著這局面該怎麼破。

 


  有葉秋送來的珍貴奇藥,再加上這些天確實安靜養著,葉修的傷勢好了不少。

  這天,陳果來後院給他送東西的時候,先前那張蒼白的面容已經有了幾分血色,人看起來也精神許多,這會兒正坐在屋裡,拿著一張似乎是剛寫好的信箋,若有所思。


  「老闆娘,來得正好,有件事兒想請妳幫個忙。」見到陳果到來,葉修掛起微笑,從容地將手上的紙張塞進桌面上的信封裡。

  「什麼事?」陳果將手上的布包擱在桌上,看了他的動作雖然好奇,但也沒多問。

  「替我留意這陣子有沒有人來茶樓找我,應該會有兩個人,一個是年輕人看起來特別真誠、一個是中年大叔看起來特別猥瑣。」葉修認真形容著,「不過他們有個共同點,就是──下限都被忘在娘胎裡了。」

  「……啊?」陳果想著這描述也太不靠譜,於是問道:「來人會拿什麼信物嗎?或是有什麼暗語?」

  「暗號是海棠葉,跟茶樓大堂的主樑上的那個刻印一模一樣。」葉修淡笑道。

  「你、為什麼……」陳果這會兒可是驚呆了,她爹親告訴過她海棠葉的意思,葉修這會兒說出來,究竟有什麼用意?!

  「老闆娘,我沒什麼惡意,更不會對茶樓不利,我在這兒住得很舒心,大夥兒待我也很好,不會恩將仇報,實話跟妳坦白……那兩個人跟魔教有些關係,讓他們來這裡找我是避免惹出不必要的事端。」葉修看她還是一臉不可置信,又道:「至於我為什麼知道……我確實跟魔教有些牽扯,但絕對不是陶軒說的那樣。」


  好半晌之後,陳果才略為僵硬地點點頭──她雖然還是很震驚,但不影響她對葉修未曾動搖的信任,因為葉修若真要害他,茶樓原本就是魔教的一處暗點這是只要抖出去就是滅頂之災。

  「沒事的,若要知道天機,也要等時候到才行。」葉修笑嗬嗬地說著,表情特別高深莫測。

  陳果想著反正葉修的秘密肯定只多沒少,他別折騰自己的小命就行了,於是乾脆表示一下自己的來意,她一邊拆開帶來的布包、一邊道:「這個是你弟弟方才差人送來的,說是天氣越來越涼,你用得上……」


  一件高貴瑞氣的白裘披風掉了出來,讓她的話接不下去。


  

  ──這北風還沒開始吹、況且西南邊這邊也沒那麼凍……哥現在雖然虛了點,但還沒弱不經風到如此畏寒的地步好嗎?

  饒是自覺經歷江湖十數年風霜的葉修,這時也突然不知道該接什麼話才好。

 


  此時,一名黑衣護衛現身於門外。


  隱一躬身行禮後,小心地捧著手上的木盒進屋,恭敬道:「大少爺,二少爺吩咐我拿手爐來給您。」

  本來有信心泰山崩十座於前都能面不改色的葉修,忍不住微抽嘴角,心裡認真覺得跟弟弟談人生一事似乎比想像中還要迫切許多。

  不過眼前有其他的事要辦,他也只有讓隱一先把東西放下,將不久前才寫好的信函交給對方,交代道:「幫我查一下前些天提過的那位世家公子和書生在哪兒落腳,然後將這封信交給那位公子,若他們已經離開蕭山鎮就不必了。」

  「是。」隱一立刻接了過來,仔細地收進懷中。

  「嗯……」葉修盯著隱一看了一會兒,道:「去送信的時候換件喜氣點的衣服吧,就你這一身黑去沒準對方以為你是去報喪的。」小周這會兒肯定是急瘋了,就別這樣刺激他了。

  「……是。」隱一面不改色,但心底還是無言了一把,又問了葉修是否有其他命令,得到否定的答案之後便告退去辦事了。

  只是那離開的身手似乎迅速俐落不少,活像有毒蛇猛獸追在後頭般。

  「唷,不錯嘛,才幾天不見…輕功見長啦?」葉修看著黑衣護衛逃命似的背影,如此讚嘆一句。

 


  ──這兩人果真不愧是親兄弟,敢不敢再靠譜點呢?

  一旁的陳果看著葉秋送來的東西,再聽聽葉修剛剛交代的那句,深有此感慨。

 


  □


 

  出了蕭山鎮,除了官道,還有一條前往蕭山頂的路。

  平時有百姓會進山去打獵、撿柴火、採野菜……什麼的,補貼家用,雖然山頂是魔教,但是只要別踏進他們的地域,魔教的人基本上也不會為難尋常居民,一直以來倒也相安無事,不過隨著武林形勢緊張,現在老百姓也不敢靠近,生怕被波及。

  而原先會三五成群來蕭山找荏還有探路的武林人士,也在這幾日朝廷派兵之後無法靠近,蕭山的山腳下駐紮了軍隊,不管上山還是下山都挺麻煩的,所以讓這附近更加蕭瑟,魔教弟子亦閉門不出。

 


  幽幕蔽天,夜靜寂深,銀盤懸穹。

  清冷月色灑落重山林葉間,照映小路一道玄色孤寂影,宛若融入此夜中。

  此人雖然往山頂的方向走,但卻在半山腰的小岔路時轉了彎。

  這條小路平素居民也會前往,因為有一水潭位於盡頭,周圍有數條瀑布,沿岸種有楓林,山光水色一孤亭,景緻幽美宜人。

 


  不費吹灰之力穿過山腳下軍隊,周澤楷提氣躍過樹梢枝葉,卻一刻也不想停歇。

  打從收到一封信函那一刻起,他的心緒就無法平靜下來。

  抽出裡面的紙張、那熟悉的字跡映入眼簾時,他幾乎是屏住呼吸的,手也是難以抑制的顫抖。

  ──與前輩書信來往過無數次,每一次的喜悅,都比不上這回的激動歡喜。

 


  那封信要他明日的子時三刻到位於蕭山半山腰的蕭玉潭一會。

  江波濤很擔憂,除了這般約定有幾分不尋常之外,還有那送信來的人從未見過,不似武林中人,因而不贊同他赴約。

  但間隔如此多的時日總算盼得前輩的消息,周澤楷顧不得這麼多,就算是陷阱也打算一闖,於是在熬過感覺特別漫長的幾個時辰之後,他便來了。

 



  這會兒正是楓紅時節。

  寂寒月光映,秋風輕拂掠,楓葉蕭颯偶飄零,碧水血楓任自流。

  水中亭,懸孤燈,一清影,笑空塵。

 


  出了小路盡頭,周澤楷站於岸邊望向水潭中央時,也不免被此等景色所迷住心神。

  特別是這些日子以來令他魂牽夢縈、日夜惦記的那道身影,正帶著熟悉的笑容望向自己,輕聲喚道──

 

  「小周,你來啦。」

 


  霎那間,周澤楷只覺得即便是天上仙音、山妖魅曲,都比不上這人一聲呼喊。




                     TBC.


他們見面了我說真的YOOOOOOOOOOO(被揍

好吧破了2萬字才碰面也算是刷新紀錄(不

本篇的大意是葉神讓人送信去問小周約嗎,小周就立刻衝來了(最好是#


半夜幽會什麼的,我才不羨慕!!!!(滾


评论(22)
热度(79)

© ╟彼岸╪滄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