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重返榮耀 40

◎全職高手衍生

◎便當&重生梗有,腦洞非常大,務必慎入

◎不敢保證不是坑← (慢著)

◎最後一次偷渡的工商訊息(欸)↓

《Evenstar》: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2pYq6o&id=42900080523&qq-pf-to=pcqq.c2c

《少年情懷‧‧‧?》: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wxzOMK&id=42883753119&qq-pf-to=pcqq.c2c...








  「……你、你剛剛…說了什麼?」葉秋不禁瞪大著眼睛望向他。

  「我說,我和小周現在是……戀‧愛‧I‧N‧G!」葉修像是怕還不夠打擊他似的,貼心地加重語氣在關鍵字詞上。

  「搞什麼東西!周澤楷看起來人模人樣,沒想到竟然還敢誘拐我家小孩!」葉秋看起來非常震怒,已經開始打算起待會兒直接殺去他的戰隊俱樂部把人叫出來算帳的主意,反正昨晚才去過,地址還妥妥記著!

  「笨蛋弟弟你冷靜一點,當心血壓太高。」一旁的葉修,倒是很冷靜的看著葉秋發飆,「小周人品可好了,你少汙衊他……再說了,人家槍王大大粉絲數量驚人,就算你只是弄掉小周一根頭髮那些妹子們肯定分分鐘跟你拼命啊。」

  「你還好意思說!我問你,什麼時候跟他勾搭在一塊兒的?上一回你說在他家過夜是不是就已經開始了?還不快給我從實招來!」葉秋目前完全是進入監護人嚴厲審問模式,氣勢驚人。

  「什麼勾搭……這詞是這樣用的嗎?葉秋你的中文程度真是讓人捉急啊!」葉修一副『恨鐵不成鋼』的嘲諷表情,但被葉秋怒吼一句之後,又接著道:「嚴格說起來,是更早以前就開始了,當初我還在興欣的時候他就向我表白了,那時候我原本答應他總決賽結束就要給他答案,只是後來……嗯,來不及告訴他。」

  「告訴他什麼?你現在是要跟我說其實你老早就喜歡人家了?混帳哥哥你還能不能再靠譜一點!」

  「小周有什麼不好?要外表有外表,要身高有身高,要家世有家世,高富帥中的高富帥……更重要的是他眼光可犀利了,兩輩子都能喜歡上哥,人品這麼純良的優質好飯票不好找了──所以你說哥哥我靠不靠譜?」葉修以十分認真的神情和語氣表示著。

  「我是叫你講清楚不是叫你放閃!!秀愛分快你知不知道啊混帳哥哥!」葉秋覺得他的血壓在二十四小時之內數度受到了臨界點的挑戰。

  「咦?」葉修露出一副吃驚的模樣,訝異道:「……你竟然還會知道秀愛分快?」

  「…………」要不是葉秋的手機剛好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肯定會忍不住揍人的衝動。


  只不過,正好打電話來的人可要大禍臨頭了,葉家二少被自家兄長兼小孩氣得不輕,一肚子火氣正愁沒地方爆,所以出了小紕漏而來電請示上司的倒楣蛋,立刻被罵得慘兮兮。

  聽著葉秋連珠炮似的痛罵著電話另一端的人,葉修一臉淡定的繼續吃著自己的早餐,心裡順便默默為對方點上一長排的蠟,同時也感嘆了一下『笨蛋的脾氣還真是差、一點也沒有學到哥這般泰山崩於前都能面不改的從容不迫……』,完全沒有身為點燃火藥庫兇手的自覺。



  幾分鐘過後,葉修已經吃完了早餐,發現葉秋還沒有結束通話的意思,於是便打算把地上的杯盤碎片清理一下,不然要是待會兒不小心踩到就真的悲劇了。

  只是他才想伸手先把比較大塊的碎片撿起時,在還沒碰上之前,就被那個原本應該很投入訓斥下屬的葉秋給喝止了一聲,「等一下!別用手碰!」

  聞言,葉修下意識地停住了動作,抬頭望向葉秋,表情很是無辜,眼睛還眨了眨。


  葉秋簡短交代兩句就結束通話,只是他在放下手機之後,又繼續叨唸道:「用手去碰要是劃傷了怎麼辦?你以前不是說雙手是職業選手的生命嗎?還敢用手去撿!到底還想不想打比賽啊你!」

  然後他就把自家小孩趕去房間換衣服、收拾東西,不讓葉修再靠近餐桌這邊。


 

  默默回房間將睡衣換下的葉修,一邊扣著上衣的鈕扣,一邊想著笨蛋弟弟真是越來越暴嬌了……暴躁加傲嬌。

  還有,監護人技能好像又升級了……剛剛他真的差點就要叫媽了。

 


  當葉修拎著背包回到客廳時,葉秋已經將餐桌那邊給收拾完了。

  他環抱著胸口盯著混帳哥哥,非常霸氣的要檢查他的行李。


  「……不是吧你、笨蛋弟弟你這是侵犯我的隱私權!」以前是還不能露餡的葉攸小朋友就算了,現在真相大白之後的葉修立刻嚷嚷著不幹。

  「少囉嗦,我可是你監護人!誰知道你有沒有偷藏菸!」葉秋表示任何危害健康的物品他都會強制沒收。

  「沒有菸,就一包棒棒糖而已!」連糖果都不給吃還讓不讓人活了!葉修悲憤地拉開背包以示清白。

  「……你都幾歲了吃這麼多糖幹嘛?」葉秋白了他一眼問著。

  「想事情的時候習慣咬著什麼啊……不能叼菸、棒棒糖也好囉。」葉修正經地闡述他的正當理由。

  「嘖嘖,吃那麼多糖小心牙疼。」葉秋哼哼唧唧唸了兩句,到底還是沒有真的沒收。

 


  在這之後的某一天,人在H市的葉修收到了葉秋寄來的包裹。

  拆開之後發現裡頭是好幾包水果棒棒糖,標榜百分之百天然有機水果製作而成,包裝上全是外文,國內是沒有進口販售的……一看就是透過其他管道從國外買來的。

  這讓當時在場圍觀的興欣眾人,紛紛表示著葉秋真是好媽……呃、他們的意思是指關心又愛護堂弟的好堂哥

  葉修唯有無奈望天。



 

  時間拉回到現在。

  葉秋開車載著葉修前往機場,一路上還跟他叨叨唸唸些住在外面要多多照顧自己什麼的。

  以前的葉攸是不會回嘴,一句一個應聲,乖巧得很,但現在是曝了光的葉修,所以可熱鬧了。

  兄弟兩人邊講邊吵邊拌嘴,很快的就到了機場。


  經驗老道又幹練的葉秋,讓葉修跟在一旁,沒花多少時間就把機票和一些手續給辦妥了。

 

  「照顧好自己啦,混帳哥哥。」在要送走葉修之前,葉秋又這般唸著。

  「行了行了,我知道。」葉修拍拍他的肩膀,一副要他放鬆點、別瞎操心這麼多的模樣。

  「你知道個鬼……當初是誰還瘋到三十六個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不睡覺的?別以為我不知道!」葉秋瞪著他,完全不覺得混帳哥哥有哪一點可以讓人放心。

  「那時候……逼不得已啊。」葉修微微苦笑,卻又有些懷念那段從頭開始組戰隊、一路走來各種艱辛但也有許多難忘回憶的過去。


  「……葉修,」沉默幾秒後,葉秋低喊了那久違的名字,然後道:「有什麼困難,就來找我,別再……」一個人苦撐了。

  後面的話語未竟,但身為他的雙胞胎兄弟,葉修自然是知道他所想表達的意思。

  「放心吧,笨弟弟。」葉修笑了起來,然後主動伸手給了他一個擁抱。

  葉秋頓了一會兒,也緩緩伸手抱上他的背脊,回應於他。



 

  這個擁抱,睽違了許久,甚至橫亙過生與死。

  雙生兄弟的血緣羈絆,縱使有什麼已經不一樣了,但那份情義會一直、一直地保留下來。


  始終,存在於彼此的心底,不曾忘卻──他們是世界上最相似、最緊密的存在。





                                      TBC.


好的,由於該交代的已經七七八八(???)了,

沒有意外的話,應該是下回完結!


前面的留言回到一半還沒有回完,請再等我一下><


评论(25)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