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重返榮耀 37

◎全職高手衍生

◎便當&重生梗有,腦洞非常大,務必慎入

◎不敢保證不是坑← (慢著)









 

  周澤楷原本還想跟葉修多聊幾句的,畢竟下次見面肯定是比賽的時候,但奈何監護人還在場,所以也沒辦法說些什麼。

  輪迴俱樂部很快就到了,於是他打個招呼後,便先行下車了。


  葉修在車窗後面向他揮揮手,讓還站在門口打算目送車子離開的槍王大大也跟著揮了一下。

 


  「小周?」晚上正好出門一趟買點東西的江波濤回來時,正好看到這副景象。

  「隊、隊長!」旁邊的杜明同志也震驚了一把。

  他們家的隊長剛剛從一輛看起來很高級貴氣的轎車下來最後還依依不捨的跟車上的人揮揮手,不是說去掃墓嗎難道還順便處對象約個小會兒───?!

  周澤楷發現了副隊和隊員,向他們點點頭,道:「……回來了。」

  「你今天不是去掃墓?怎麼……」感覺比較像是去約會?江波濤也覺得挺困惑的。

  「嗯,去掃墓。」周澤楷想了一會兒,又道:「碰到葉攸。」

  「葉攸?那個興欣的新人?他人不是應該在H市嗎怎麼這麼巧還碰得到?」杜明不解地嚷嚷著。

  江波濤知道自家隊長臨時改行程去給葉修掃墓,可能是那時候遇到同樣去給堂哥掃墓的葉攸,所以剛剛那是……葉攸?

  這關係略麻煩啊……江副隊不禁覺得看不出來自家隊長這麼害羞單純,為什麼感情路特別艱辛又複雜。


  「別在門口站著,我們先進去吧。」最後他提議著,省得被槍王粉們發現他們的目標站在門口之後一致圍上,引發什麼騷動就不好了。

  杜明忍住好奇心,想著進去之後跪求隊長和副隊長解惑,沒想到後來他們一人走一邊,招呼兩句就各自回房間了,不顧小隊員眼底對答案的滿滿渴望……最後只得垂頭喪氣地去找其他人小小八卦一番了。

 



  另一邊,回到小區的葉秋和葉攸一前一後進了屋裡。

  葉修原本沒打算要回來過夜的,根本沒拎上行李,但好在還是留了一些衣服在家裡,所以不至於沒有替換衣服可以穿。


  洗完澡之後,葉修開了電腦、登入QQ留言給蘇沐澄,說自己跟著葉秋回到S市,明天再回去。

  原本還想拿手邊的馬甲帳號卡登進榮耀看一下的,但是聽到外頭客廳傳來電視新聞的聲音──葉秋八成百無聊賴的在看電視,又想到了今天在墓園看到的畫面……葉修也失去了興致。

  他跟著回來,本來就是有一個打算。


 

  ──既然決定了,就做吧。

  於是,小騷年非常霸氣的踏出房門,直接走到葉秋旁邊的位置,一屁股坐了下去。

 



  「小攸,怎麼了?」葉秋正在泡茶,所以看他出來之後也倒了一杯給他,「不會是真的要跟我談心吧?」

  只見他家小孩抬眼望向他,目光看起來特別真誠,緩緩地開口道:「……笨蛋弟弟,我是你聰明哥哥。」

 




  一秒鐘、兩秒鐘……半分鐘的沉默過去之後,葉秋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額頭,喃喃自語道:「沒發燒啊……難不成真的被什麼不好的東西給上身了?」

  「……」小騷年拍掉他的手,力道有些悲憤。

  「好端端的胡鬧什麼?」葉秋瞥了他一眼,認定是自家小孩亂開玩笑,懲罰性的捏了一把他的臉,「這種事情是可以拿來開玩笑的嗎?」


  「……五歲那年,你準備了一盒糖果要送給隔壁班的芯芯,結果被我偷偷塞假的大蜘蛛在裡面,結果被人家妹子哭著拒絕,嚶嚶嚶嚶嚶的跑回來求安慰。」

  葉秋一聽,反射性的想炸毛爆走,回過神後卻是愣愣地看著眼前的少年,突然覺得很陌生、但又很熟悉……特別是他現在那看起來有些得意張狂又幾分嘲諷的微笑。

  「八歲那年,有一天清晨的時候我爬起來喝水卻不小心把水打翻在你床上,你睡得很熟沒醒,之後醒來以為自己尿床了,還急到哭出來。」

  「十歲那年,你在美勞課上剪了一個窗花覺得很漂亮,後來跟我打鬧的時候卻不小心扯壞了,氣得整整一個星期沒跟我說話。」

  「十一歲那年的生日,我送了一個『驚喜』禮盒給你,結果嚇得你摔倒在地上,腦袋還喀出一個大腫包,害我被胖揍一頓。」

  「十五歲那年,我發現你偷偷摸摸地打包了行李暗地裡計劃著要離家出走,擔心你這個笨蛋傻不隆咚的在外頭吃了虧,乾脆先下手為強的摸了行李就先開溜……」

  「在那之後,過了很多、很多年……我最後一句跟你說的話,是『剩下的就交給你了,好好的繼續走下去』……對吧笨蛋弟弟?」


  隨著那每一言每一句,都勾起葉秋腦海深層的記憶。

  原本他以為這輩子已經不會有人在跟他提起這些童年往事,因為和他一起長大的雙生兄長已經不在了,就在那一年的秋末……

  眼前這名自己負責看護了數個月的堂弟,原本覺得單純還有點天真的少年……現在卻覺得他看起來越來越熟悉──與自己有幾分相似的臉龐,現在卻有著幾乎跟混帳哥哥幾乎一樣的神情。

  更讓他無法忽視的是,葉攸方才最後說的那一句話,這個世界上應該只剩一個人知道而已。

  因為葉修那混帳走之前,陪在旁邊的只有自己而已……和他最後的一席談話,自己連父母都沒有說過,葉攸更不可能會知道。

  所以,能夠解釋目前這很荒謬、不科學又匪夷所思的可能,那就是──現在的葉攸說字字句句是真的、他真的就是那混帳哥哥……?!

 


  盯著葉秋那在幾分鐘之內跟變臉般、精彩萬分的表情,葉修突然覺得各種的畫風不合,因為看著那張臉等於是在看以前自己的臉一樣──葉修大大表示自己的心理素質可是槓槓的,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采多姿的一面?

  ……嘖嘖,笨蛋弟弟雖然都一把年紀了,怎麼還是這麼毛毛躁躁的?果然還有得學啊!

 


  「回過神了沒?要不要你聰明哥哥來給你講一下這傳奇一般的經過?」葉修的臉上只差沒赤果果表現出「不要迷戀哥,哥只是傳說」的嘲諷表情。

  葉秋瞪著他,心裡想著不管之前的葉攸到底是不是葉修,現在他越來越相信眼前這個肯定是他那混帳哥哥!

  不過,到底是一開始就被掉了包、還是今天去掃墓才又回來託夢的……?


  他覺得腦袋的混亂程度正在急劇上升當中。

  特別是在聽聞那一串根本是電視劇情節的經過,葉秋只覺得整個人都不會好了。

 


  「……大概就是這樣,懂不?聽不懂也沒用,好話不說第二話,再要哥講一次就要收費了。」葉修立刻用行動表示講了這麼久的話真是口渴,然後將葉秋泡的茶喝到所剩無幾,無視這可是他現任監護人收藏的高級茶葉。

  葉秋默默地按著自己一抽一抽地痛起來的額角,覺得這不到半小時內的訊息量可以抵上一整年的財務會報,讓他的大腦思考正在經歷一場大混戰。

  「所以,你是說……在醫院的那一刻起,你就不是小攸了?」過了好一會兒,葉秋才緩緩地開口問道。

  「對,從那時候開始我就是你聰明哥哥……不用問我為什麼一開始就不告訴你,這麼不科學的事情,我要是直接講出來的話,下場不是被你壓去做各種腦部檢查,就是請什麼高僧道士來作法看是要收了我還是幫超渡……」葉修一臉認真肯定的表示。

  葉秋白了他一眼,沒有附和也沒有否認,只是又問了道:「現在……還要誰知道?」

  「小周和沐橙。」葉修說完,又是很嘲諷的道:「他們可是自個兒發現的呢,就你還要哥看不下去自己跳出來承認,你看看你的智慧真是讓人捉急啊笨蛋弟弟。」

  「最好是!」葉秋忍無可忍的炸毛了,以只差一步就會拍桌子大罵的氣勢道:「要不是你這混帳當年搶了我的行李早一步偷跑好不容易回家時還把自己搞到重病最後還掛掉,現在會是這樣嗎?!」

  「……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葉修非常誠懇又裝逼的說了這麼一句,噎得葉秋怒到順不過氣來。


 

  「總之,事情就是這樣,笨蛋弟弟你有什麼話想跟久別重逢的聰明哥哥說的?」葉修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樣。

  「……我需要,冷靜一下。」葉秋深深吐了一口氣,他是真的迫切需要好好整理自己的思緒。

  「還行吧你?心理素質這麼差,這些年是怎麼出來跟人家混的?」葉修表示了一下懷疑與關懷之意。

  為了讓自己的腦血管還有心境得到絕對的安寧,葉秋站了起來,「我先回房間了,明天早上再說吧。」說完他還順便從酒櫃摸了一瓶酒,還有拿了一只杯子。

  「喂,說要冷靜一下還喝酒呢!想想自己一杯倒的酒量,不要想著醉倒之後醒來就什麼都沒發生過……」葉修朝著他背後滔滔不絕地繼續講著。


  「少囉嗦,混帳哥哥!」


  最後,在葉秋又一次憤怒條集滿的怒吼之後,房間門被『碰』的一聲關上了,那音量和力道完全可以感受到當事者的怒氣指數。








                                      TBC.



好久不見!!!!(乾)


總算苦逼的葉秋弟弟也知道了!!!

邁向尾聲倒數中~~~


评论(33)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