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少年情懷‧‧‧? 02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架空向,學生x家庭教師

◎CWT38槍王大大補慶生突發小料生日大餐有(喂)







 

  下課的鐘聲響完之後,講台上的教授又意猶未盡地講了十來分鐘,才宣布放行。

  葉修看了一下手機的時間已經有點晚了,只好在校門口旁邊的小餐館吃碗餛飩就匆匆解決了晚餐,因為他趕著要去上家教。

  搭上了公交車,他挑了後排的位置坐下。

  眼睛雖然盯著窗外,但眼底卻什麼也沒看進去,腦海不自覺地想起其他事情。


  ──好比說,他的家教學生,周澤楷。

 


  上星期的家教課時,他不小心打了瞌睡。

  雖然他是真的挺疲倦的,但畢竟是在別人家的沙發裡打個盹兒,所以他也沒有睡得很沉,周遭發生什麼動靜他還是有點知覺。

  起先只覺得四周很安靜,他想那時的周澤楷應該是很專注的在寫題目。

  不知道過了多久,隱約好像有人靠了過來──熟悉的味道,離自己非常的近……好像是周澤楷身上沐浴乳的味道,印象中他那天因為考試比較早放學、所以已經洗完澡了。

  感覺到溫熱的吐息吹拂在自己臉頰上的同時,嘴唇也傳來被什麼貼覆上的柔軟觸感,以及那屬於另一個人的熱度……他這是被人給親了?

  休眠中的大腦因此而開始恢復運轉,當葉修睜開眼睛時,就看到周澤楷紅著臉站在自己面前,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

 

  ──看起來就是剛剛幹過什麼壞事。

  ──而壞事還是偷親自己的這件事。

 


  也是在那一次之後,葉修心裡原本模模糊糊的感覺,逐漸明朗起來。

  周澤楷──那名比自己小了兩歲多的少年,確實喜歡著自己。

 


  起初他查覺到的時候,還以為是自己的神經太敏感。

  畢竟是個不太擅長交際的孩子,或許對自己比較依賴信任,那恐怕也只是因為當成朋友或是年紀相近的兄長看待……畢竟周澤楷是獨生子,不像他從小就和雙胞胎弟弟打鬧長大的,家裡沒有兄弟姊妹陪著成長的童年或許比較寂寞。

  但是久而久之,那雙純淨眼底的深處所透露的訊息,那張好看的臉龐在看到自己之後總是露出發自內心的喜悅笑容,以及在談話時他那般極力隱藏的小心翼翼,再加上三不五時準備的蛋糕點心給自己……幾乎到了、可以說是討好獻寶的地步了。

  葉修雖然對感情這方面沒什麼興趣,所以表現很淡漠,更沒有任何經驗可言,但這也不代表他的感覺是遲鈍的。

  有人對自己表現出逼近突破友誼界線的最大好感度,這一點他還是能感受得到的。

 


  而在確認了周澤楷對自己有這般念頭時,葉修的心情反倒是複雜起來。

 

  不是覺得麻煩,也不是覺得困擾,更不是覺得反感。

  而是──疑惑不解、茫然不明、措手不及……可能還有一點開心吧?

  真的就一點點!葉修表示這必須絕對肯定要強調一下。

 


  對於周澤楷,葉修原先也沒有抱持太多想法。

  簡單來說,他對周澤楷的好感度也相當高,只是在這之前都是以身為一個「前輩」對於「學弟」那樣的看法。

  但是在意識到對方的心意之後,潛意識裡也開始有了變化。

  一個長得帥氣個性又好的小年輕,聰明穩重又乖巧聽話,在他這個年紀實在不多見。

  雖然家境很好、身為獨生子父母也算疼愛,但完完全全就不是長歪的富二代,成天不學無術、像個紈褲子弟……這些都沒有。

  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實在是太害羞靦腆了,將來長大之後還是這樣肯定很容易吃虧。

  但是這樣的特色反應在周澤楷身上,卻又沒什麼違和感,甚至套一句班上那些妹子們成天掛在嘴邊的形容詞,就是──又呆又萌,完全可以有。

  萬一周澤楷被她們那群人看到的話,肯定是陷入瘋狂、如狼似虎的……不行,這得極力避免才可以。


  ──無意間,「護食」的心態不知不覺地冒了出來。

 


  與此同時,葉修也想到一個問題。

  ──如果哪一天,周澤楷真的向他表白的話,那該……如何是好?

 


  平心而論,他是打從心裡喜歡那小年輕,只是那樣的心情原本非常純粹。

  若是那一天真的到來的話──他要是拒絕,周澤楷肯定會失落難過。

  一想到那張猶有幾分稚氣的俊帥臉龐出現那樣的神情……他突然覺得非常不忍心,也捨不得。

  倘若,要是答應的話……仔細想想,心裡好像還真的沒有多少抗拒的感覺?

 


  ──臥槽還沒發生的事情想這麼遠幹嘛!!

  發現越想答案越失控的葉修,悲憤地制止自己再繼續想下去

 

  但也幸好他突然激動起來才回過神,不然就真的要坐過站了。

 


  ◆

 


  「……前輩?」周澤楷覺得今天的葉修好像怪怪的,捧著自己的書在看卻好像在走神,他已經把一整頁的題目都寫完了,但他似乎都還沒有翻頁過?

  「唔、嗯……?」葉修愣了兩秒後才抬起頭來看向他,表情看起來有些因為突然被喊而愣了一下,很顯然有什麼心事的模樣,但他也很快就反應過來,放下手中的書之後、立刻接著道:「小周,怎麼了?」

  周澤楷盯著他看了一會兒──也不像是身體不舒服,所以最後還是搖了搖頭。

  和葉修相處這麼長的時間,還沒有見到他這副模樣,而要說自己知道最近唯一一件會讓他看起來心不在焉的事情,也就只有前幾天發生的事情……


  ──難道,前輩上星期真的發現了……自己趁他睡覺時偷偷親他的這件事?

  這想到這裡,就算已經過了好幾天,周澤楷仍舊覺得臉頰有些發燙,而且不敢再繼續盯著葉修看……這大概就是一種偷做壞事的心虛。


 

  「小周。」葉修突然開口喊了聲。

  「……!」因為還處於心虛的狀態中,所以周澤楷的臉上自然是出現了明顯的驚嘆號。

  「嗬嗬,沒這麼容易受到驚嚇吧?方才你叫我的時候我也沒這麼大的反應啊。」葉修看他就像是隻受了驚嚇而驚魂未定的純真小白兔,帶著調侃的笑意道:「在想什麼?怎麼臉都紅了?難不成是被我剛剛嚇的?」

  「沒、沒事。」周澤楷趕緊否認。

  「回答得這麼快又結巴了一下,肯定有問題。」葉修瞭然地笑著,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什麼事情說出來,哥可以給你出主意!」

  於是,周澤楷搖頭搖得更用力了,然後逃避似的繼續低頭寫著物理題目。

 


  ──這小年輕、該不會也在想上星期的事情吧?

  葉修搓著下巴,一副正在思考什麼人生大事的樣子。

 


  因為也沒什麼心思看書,又呆坐了一會兒,葉修乾脆站了起來,自告奮勇地說既然果汁已經喝得差不多了,那他來幫忙泡個茶。

  周澤楷原本想要起身攬下這件工作的,但意外遭到駁回,還被按回位置上繼續用功。

 

  雖然沒進過周澤楷家的廚房幾次,幾乎每一回的點心或是飲料都是他還沒來之前,小年輕都已經準備好了,但是在稍微問了一下茶包、茶杯那些物品的位置之後,葉修還是悠悠哉哉地晃進廚房,一副很是熟稔的模樣。

  過了一會兒,葉修端著兩杯熱茶要往客廳走,在經過餐桌的時候,正好發現上頭擺了幾封信,而且都是粉紅、粉藍、粉黃、粉綠……等粉色系的信封,圖案不是小花就是愛心,看起來非常的少女風。

  好奇地瞄了一下上面寫的收信人──果真、清一色都是「周澤楷」啟。

 


  「我說,小周啊……」葉修放下茶杯之後,突然喊了坐在右手邊的小年輕。

  「……是?」周澤楷立刻抬起頭來,臉上帶著幾分困惑。

  「小周真是受歡迎,收到的情書可是一口氣好幾封呢。」葉修帶了些想要逗弄一下他的惡趣味說著。

  「不、不是!」周澤楷慌忙地搖頭,解釋道:「被…硬塞的。」

  「噗。」葉修忍不住噴笑了,接著又是一連串的大笑,「哈哈哈哈────!」因為那個在學校裡被一票妹子硬塞情書的周澤楷,怎麼好像被餓狼圍上的無辜純情小綿羊?這畫面太逗比了讓他笑到差點岔氣。

  「前輩……」看到葉修笑成這樣,周澤楷露出有些無奈又有些可憐兮兮的表情望著他。

  「哈……咳、抱歉,有點難忍住。」好不容易止住了笑,葉修很乾脆地道歉了,但那刻意正經的神情看起來也沒有多大的誠意,而且他後來又補上了一句,「不過話又說回來,小周,緣分這種東西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有好妹子的話可得好好把握啊!」

  周澤楷用力地搖搖頭,語氣有些著急的道:「只、喜歡…前輩!」

  話一脫口,那張年輕臉龐的神情頓時有些精彩──慌亂、緊張、不知所措,從臉頰紅到耳根,眼神也迅速轉開,低著頭、再也不敢望向眼前的人。

  「……啊?」葉修這下子是真的愣在當場了。

  來之前才在公交車上想過的問題,沒想到還真的碰上了!

  他原本認為以周澤楷靦腆害羞的程度來看,大概在短時間之內都不太可能有聽到他告白的機會,所以葉修在發現桌上那幾封情書的時候才會毫不避諱地想逗弄他一下,沒想到卻讓他真的說出口了。

 


  ──小年輕你這麼衝動,哥會很苦惱的你知道嘛!

  ──葉修突然有種人不作死果然就不會死的領悟,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現在的屋內非常安靜,大概連根針掉下去的聲響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寂靜的相對無言持續了一會兒之後,還是那個就算心裡很想裝死但還是不得不面對的前輩,先是打破沉默地道:「小周,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念頭?」

  「……就是,喜歡。」周澤楷忐忑不安地重新抬眸望向他,乾淨清澈的眼神仍然有著緊張無措,但那心意是十分堅定的,「非常喜歡。」

  縱使方才幾乎是衝動表白所以因而感到驚慌擔憂,但那份喜歡的心情絲毫未損──目光、神情……極其認真,從未看過他這副模樣的葉修深刻清楚地感受到他誠然真摯的情感。

  腦海中的想法高速地轉啊轉著,但不管自己選擇的是什麼樣的回答,依舊有一件事葉修並不忍心看著它發生……那便是周澤楷傷心落寞的模樣。

  ──他真的捨不得、也不想讓周澤楷露出那樣的神情。

 

  心只要一柔軟,便什麼否定拒絕的詞語都說不出來,就算是極度委婉的回絕也是一樣。

  換個角度想想,或許自己也和對方有非常相似的心情,否則也不會如此的捨不得……

 

  「小周……」葉修低喊一聲之後,發現面前的少年整個人好像更加緊繃了起來,就像是隨時會面臨斷裂的絃,他不禁柔和一笑,繼續道:「在你成年之前,我們就先維持現狀吧。」

  周澤楷的臉上出現了短暫的空白,顯然是一時之間無法理解他這麼回答的用意。

  「畢竟你現在可還沒成年,要是在你十八歲生日之前一個不小心擦槍走火……那就不好了,哥可不想殘害國家未來的中流砥柱。」葉修伸手揉了揉他的腦袋,發現那少年根本已經是呈現呆滯空白的模樣任由自己各種搓揉。

 

  細細地思考葉修的答案……周澤楷從呆愣、驚訝,到最後滿心期待的喜悅。

  ──前輩沒有拒絕他,也沒有因此想要疏離他。

  ──前輩願意等待自己成年之後,再給自己答案。

 

  這樣的結果,已經讓他欣喜若狂。

  周澤楷忍不住抱緊了葉修,將臉埋在他的肩窩,低聲道:「喜歡、好喜歡……」

 

  只要有今天的回應,他就不怕幾個月之後得到的答案。

  無論如何,他會繼續、這麼樣的喜歡葉修,並且牢牢地惦記。

 

  雖然覺得小年輕這樣似乎有點放肆,但葉修最後還是縱容了他的舉動。

  殊不知將來,縱容到最後的結果,被「殘害」的可是自己。

 



 

  晚些時候,葉修回到了宿舍,還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

  他在小廚房煮了碗麵要吃,卻不小心把麵條給煮爛了。

 


  「……哥哥,阿修怎麼了?」

  「小橙乖,別靠近,你阿修哥現在的情況有點危險,妳先去寫作業吧!」

  「危險?阿修他沒事吧?」

  「沒事、沒事,不嚴重,不過妳先把作業做完好不好?哥哥等一下拿布丁給妳吃。」

  「好,那我先去寫作業!」

 


  「喂,蘇沐秋你個沒下限的跟沐橙亂說哥怎麼樣了?」

  「唷,總算回神了?你知道你現在的表情看起來是什麼樣子嗎?」

  「還能什麼樣子?正面積極優秀向上的好青年啊。」

  「呸───!」

  「你這是赤果果的忌妒。」

  「誰忌妒你那副發春樣啊再警告你一次不准靠近我家小橙五公尺以內!!」

 





                 TBC.




上星期在趕完古劍本之後,原本想要補一下小周的生日賀文,

沒想到越寫越長最後乾脆來突發慶生小料本惹(遮臉

謝景桑再度支援封面QQQQQQQQQQ(巴住


耀家通販的部分,我真的有請親友連絡代理QQ

但是親友忙,代理也很忙,所以我一直沒等到預售頁面(心碎神傷

沒意外的話Evenstar和這本會一起開,不好意思請耀家的同學們再等等(淚




评论(6)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