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典型摩羯座A型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重返榮耀 36

◎全職高手衍生

◎便當&重生梗有,腦洞非常大,務必慎入

◎不敢保證不是坑← (慢著)







 

  過了一會兒,葉秋走了回來,看起來情緒平復很多,已經沒有稍早前那般感傷難過。

  「你們好了嗎?」葉秋總覺得他家小孩和周澤楷之間的氣氛看起來好像有些奇怪,不過他沒有探究。

  「嗯,好了。」葉修點點頭,一旁的周澤楷也跟著應和。

  「那走吧。」葉秋轉身,走在前頭準備離開。

  葉修深深望了一眼那寫著自己名字的墓碑,感受到周澤楷安慰地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之後,才拉著他、跟在葉秋的後面離去。


  「你們接下來要怎麼辦?」葉秋頭也不回的問。

  「……回S市。」瞄了一眼身側的葉修似乎還在糾結,於是周澤楷乖巧地搶先應答。

  「小攸,那你呢?」葉秋再問,其實他原本只是想問自家小孩的,但又覺得忽視人家也不太好。

  「葉秋哥你接下來要去哪?」葉修沒有回答,而是反問了一句。

  「先回S市吧,反正我跟爸媽說還有事要忙,這趟過來就不回家了。」葉秋說完之後,冷不防側首瞪了他一眼,「到底你是監護人還我是監護人?明明是我先問你的!」

  「嗬嗬……」葉修笑咪咪地露出天真純良的表情,但已經將頭轉回去的監護人沒有看見,於是他只得乖巧地說:「那我也跟葉秋哥回去好了,明天再回興欣。」

  「唷?這麼難得?終於捨得回家了,我還以為你下一次回家還要我親自去H市請人呢。」葉秋稍微表示一下他的驚訝。

  「嘿,偶爾也要和葉秋哥聊聊天嘛,說說近況談談心之類的……」

  只見葉秋再度轉頭過來望向他家小孩,神情非常狐疑的說:「你今天吃錯東西了?還是被什麼給上身了?」是後者的話等等要先帶去廟裡拜拜上個香先。

  「……」小騷年的笑容瞬間僵硬了。


  一旁的周澤楷,將頭側向另一邊……忍不住偷笑了。

  還沒辦法對著笨蛋弟弟撒氣,葉修乾脆把帳遷怒到周澤楷頭上,默默地用手肘撞了他一記。

 



  既然三個人的目的地都是S市,所以他們就一起搭車去機場,劃機位、吃點東西,就一起上飛機了。

  起飛之後,坐在靠窗位置的葉修,再度調整好姿勢,蓋著空姐拿來的毯子,舒舒服服地睡著了。

  剩下坐在中間的周澤楷和靠走道的葉秋,寂靜無聲地翻著雜誌和報紙。

 


  因為覺得有點冷,葉秋原本只是想看一眼自家小孩的毯子有沒有蓋好,卻看到那孩子的腦袋已經擱在隔壁青年的肩膀上,睡得正香甜。

  他忍不住低聲對旁邊的人道:「你和小攸……交情很好?」

  「……嗯。」周澤楷輕輕地應了聲。

  「你們不是不同戰隊的嗎?就算S市跟H市距離不遠,那也是不同城市啊,怎麼熟起來的?」葉秋倒是真的挺好奇的,而且身為監護人必須為孩子的交友狀況把關一下才可以。

  「因為──」周澤楷頓了幾秒,最後還是給了一個最接近事實、但也最模糊的關鍵詞,「葉修。」

  「喔……你跟我哥挺熟的?」葉秋又問。

  周澤楷點點頭,緩緩道:「以前,很仰慕…前輩。」

  「嘖嘖,沒想到我那混帳哥哥還會有後輩這麼尊敬他。」葉秋輕哼了一聲,小小的表示一下『這簡直是不可思議』。

  既然提到葉修,葉秋也忍不住多問兩句從前他在打榮耀比賽的時候都是什麼德行,但畢竟詢問的對象是周澤楷,所以最後也得不到什麼非常具體又明確的答案。


  幾個問題過後,葉秋大概能總結幾個結論……

  ──那混帳哥哥的人緣大概還過得去,就眼前這個俊帥的小夥子對他貌似挺崇拜的。

  ──榮耀聯盟真是個神奇的地方,聽小攸說過周澤楷是人氣很旺的選手,可是這麼靦腆寡言真的沒問題嗎?不過感覺人品倒是還不錯,就惦念舊情這點……交朋友也沒什麼不好的,就算不怎麼愛說話也無妨,要知道巧言令色鮮矣仁啊。


  短暫交談過後,葉秋為自家小孩的大朋友打了一個不錯的分數,至少為日後奠定了一個還不錯的基礎……如果槍王大大未來的某一天要上門向監護人提親的話。

 



  抵達S市之後,天色也暗了下來。

  剛睡醒的葉攸,揉著眼睛表示自己餓到快要產生幻覺了,整天下來都在趕飛機,一頓正餐都沒吃到,對一個正在發育的少年來說簡直殘忍至極。

  原本準備要依依不捨地告別然後返回俱樂部的周澤楷一聽,立刻改變主意留了下來,努力想著離機場最近的餐廳哪間最好的要帶前輩去吃。

  「想吃什麼?不挑食吧?」葉秋簡潔扼要地問著。

  「不挑,有得吃就行了。」葉修餓到伸手摀著胃,什麼也不挑剔,只要給他吃的就行,就算是方便麵他也妥妥的接受……不過現在身邊是周澤楷和葉秋,估計他連包裝都沒機會看到。

  「那好。」葉秋點頭,對於自家小孩一點都不挑食的感到還算滿意,又看向周澤楷問:「那你呢?要趕著回去還是一塊兒吃飯?」

  「不趕。」周澤楷搖搖頭,表示自己並不趕時間,反正今天已經請假了,頂多是傳訊息跟他的副隊說一聲會稍微晚點回去。

  葉秋畢竟也在S待了許多年,也不像周澤楷大多數的時間都在比賽和訓練,再加上經常應酬的關係,所以迅速地打電話安排好一間離機場頗近的酒樓包廂座位,直接帶了兩個人過去。

 


  三人一起離開機場後沒多久,葉秋帶著他們來到一間外觀看起來挺高檔的酒樓。

  一踏進門,旁邊立刻有人恭敬客氣地迎了上來,就像是專程等著的模樣,寒暄幾句後便領著他們上樓進包廂,對方穿著西裝打上領帶,感覺他的等級少說也是個經理。

  葉秋看起來就像是個熟客,隨口就是一連串的菜名,流暢得很。

  「這樣夠吃吧?你們還想吃什麼嗎?」唸完之後他問著同行的兩人,得到一致搖頭的答案之後,就讓那名接待的人下去準備了。

  「葉秋哥很常來?」沒看過笨蛋弟弟這麼霸氣的模樣,葉修在心裡默默地感覺不太習慣。

  「談生意有時候會來,這裡地點不錯。」葉秋說。

  在旁的周澤楷幫著倒茶,還有把桌上已經擺著的小點心推到葉修面前,讓他填個肚子先。

  興許是葉秋是常客,又或者是這間酒樓上菜的速度本來就給力的關係,沒多久的功夫,菜就一道道的上來了,並且很快就擺滿整張桌子。

  葉修餓到眼睛都快露出兇光了,所以一開始上菜之後就速度的拿起筷子,好好的祭自己空很久的五臟廟。

  看他這副模樣,葉秋和周澤楷一個幫他夾菜,另一個幫他舀湯,然後叮囑他吃慢點、小心噎著了──在那個瞬間,讓葉修有現在他的身邊坐著兩個媽的錯覺。

 


  一陣風捲殘雲之後,服務員將殘羹冷炙收了下去,端了飯後水果和甜點上來。

  已經吃飽喝足了,三人才有閒聊的興致。

 

  「你等等要回俱樂部嗎?還是要跟我們一起回小區?」葉修側首問著正端著紅棗銀耳湯喝的周澤楷。

  「俱樂部。」周澤楷這才想起忘記傳訊息給江波濤了,連忙放下碗、拿起手機交代一下自己的行蹤。

  「怎麼了?不會是突然想起有什麼重要的事吧?」葉修問。

  「不是……」周澤楷搖搖頭,解釋道:「交代,會晚歸。」

  「你們俱樂部在哪?」葉秋突然插入話題問了句,又補充道:「我已經叫人來接了,等一下順便送你回去。」

  周澤楷報上地址,然後道了聲謝。

 


  這頓飯吃得也算和樂融融,最後也不見服務員進來送帳單,葉秋帶著兩人大搖大擺的往門口走,稍早前負責接待的那人還恭送他們出去。

  「葉秋哥,不用付錢的嗎?」坐在車子裡,葉修默默想著這輩子還沒吃過霸王餐。

  「……」周澤楷也跟著跟向葉秋,他原本也做好要預備搶著買單的準備。

  「反正很常來,之後再一起算。」葉家二少爺非常淡定,吩咐司機開車。


 

  ……笨蛋弟弟今天突然霸氣測漏一把的,不會是被髒東西給附身了吧?

  葉修偷偷地觀察著葉秋,莫名的有些擔心。





                                      TBC.



略霸氣的葉秋弟弟,也是挺萌的(慢著  


评论(21)
热度(142)

© ╟彼岸╪滄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