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典型摩羯座A型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Evenstar 01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奇幻架空向

◎算是一個梗的試寫(?)

◎噗浪777點文







 

  沒有月光,厚重的雲層緊緊掩蓋。

  漆黑的天穹猶如被黑暗元素所籠罩,深沉地找不到任何一絲的暈黃餘光。

  這樣幽深的夜裡,一望無際的草原之上,漫長的小徑中,卻上演著急如星火的追逐,並不平靜。

 

  一名披覆著黑色斗篷的男人在最前頭奔馳著,從他手裡拿著的魔法杖可以判定是一名魔法師。

  而背後緊追著他不放的,是幾名穿著盔甲的傭兵,手裡分別舉著重斧或是長劍,瞧他們一邊追還一邊叫囂的那股兇狠勁,估計不是什麼善類。

  但也不曉得那名魔法師的實力為何,竟然就這麼讓幾個孔武有力的戰士追著他跑了這麼一路,也不舉起手裡的法杖、吟唱魔法回擊?

  他們就這麼追逐過原野,直到最前面的魔法師奔進了位於小徑盡頭的那片森林。

 

  在地表萬物被夜色所覆蓋的現在,這片森林卻有著不尋常的氣息。

  血紅、碧青、炫黃、迷紫、靛藍……各種顏色的點點螢光,飄盪在林間各處,散開在枝葉間,映襯著深沉的黑夜背景,看起來格外的詭譎奇異。

  這讓幾名追逐者突然忌憚了起來,他們在森林入口緩下腳步,三言兩語討論著是否該繼續追逐。

 

  察覺到身後的追兵停了下來,奔在前頭的魔法師終於有了可以喘息的機會──要知道作為一個身體素質本來就比較差的血薄魔法師,跑了這麼長一段路差不多就可以要了他一條小命了。

  現在的他還能站在原地喘氣(雖然喘得好像快要嚥下最後一口氣了),就已經是奇蹟。

  所以他在拉開一點距離之後,決定拄著魔法杖休息一下,當然也不忘警戒著不遠處的敵人。

 

  「呼、呼…怎麼?……這樣、就不行了…嗎?」一邊喘著氣,魔法師還非常不怕死的挑釁著追兵們,「嘖、看看……你們、一個個…人高馬大……原來都是…中看不重用…的…草包,嗬嗬……」而且還是仇恨一起全拉的群嘲。

  「你別高興得太早,這片森林裡可是住著殺人不眨眼的魔物。」

  「不想死的話最好出來束手就擒!」

  「交出神器,我們保證不為難你。」

  森林外,那幾個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嚷嚷著,又是放狠話、又是談條件的,可謂軟硬兼施。

  但是魔法師淡定依舊,聽到後來他乾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拉下原本覆蓋著自己腦袋的兜帽,露出蒼白的臉龐,在森林枝葉間那點點光暈映照之下,反倒有幾分妖異的魔魅感──就在,他挑起唇畔的嘲諷笑意。

  「你們以為,我吃飽閒著沒事幹,讓你們追著跑這一路是為了什麼?」魔法師輕輕地笑了起來。

  看著他如此反應,那幾人心裡暗道不好,但仍是繼續憤怒瞪視著他,再叫囂幾句壯壯聲勢。

  「神器,還在我兄弟那裡,正等著完成最後的程序呢,鎮上的人那麼多,我挺不好出手的,為了引走你們,哥也算是拼了老命。」魔法師揚起嘴角的模樣,說多張揚就有多張揚,「現在,你們做好到西方的亡者沙漠觀光的心理準備了嗎?」

  「什、什麼──?!」

  「別聽他虛張聲勢,先幹掉他!!」

  「等等!!!」

  幾個人亂成一團的時候,魔法師已經抬起手上的魔法杖,輕輕地碰了兩下地面。

  魔力無聲無息地流洩了出去,就像是突如其來的夜風,沿著來路往回竄出,在碰到目標時化作數個猛烈的龍捲風,將他們一個個困在其中。

  「聽說那裡死亡率百分之兩百呢,那就,祝你們旅途愉快囉。」魔法師說完,一個彈指,龍捲風就急速地往原野的方向飛馳而去了。

  淒厲的慘叫聲,綿綿不絕地迴盪在空曠的大地,劃破一夜寧靜。

 

  「嗬嗬。」魔法師仍然坐臥在地上,但是他突然輕快地笑了起來,抬頭向著繁茂的枝葉,開口道:「閒雜人等都走了,不出來露個面嗎?小周。」

  不過眨眼的霎那間,一道身影出現在魔法師的面前。

  因為不再掩飾行蹤,該種族周身自然而然散發著淺淺銀光,在如此詭妙的森林裡倒是特別耀眼的存在。

  來人有著如上等絲綢般滑順的黑色長髮,幽深的銀灰眼眸彷彿子夜星辰般的明亮,細緻漂亮的五官就像是來自神族最完美的雕刻,修長的四肢不算纖瘦,有著精悍結實的爆發力,柔韌、敏捷,能夠來去自如的穿梭在樹林間。

  尖耳,更是直接了當說明了他的種族──通常來自森林中,高貴清冷的精靈族。

 

  縱使高冷,但這名精靈,卻在見到魔法師的時候,勾起嘴角的一抹弧度,緩緩地開口、聲線乾淨而清靈──

 

  「……葉修。」

 

  ◆

 

  先是用水元素凝結而成的水注入銀製的茶壺之中,接著再隨手燃起火元素開始將水給煮沸,除此之外,葉修還從腰間的布包取出一小罐的茶葉,準備待會兒要泡壺好茶。

  幾分鐘過後,有著茉莉花清香的熱茶,遞到了坐在葉修對面的精靈面前。

 

  「你怎麼會跑來這兒?剛剛那夥人還叫囂到這裡有魔物呢。」葉修捧起茶杯,小口輕啜著。

  「……剷除魔物。」周澤楷老實的回答道。

  「噗,輪迴之森的那幫老精靈,就這麼捨得放你出來?」幸好茶很燙、葉修喝得很慢,不然早就噴了。

  周澤楷靜靜地凝視著他幾秒,才緩緩道:「……偷跑的。」

  「哈哈哈哈哈────」這下子葉修真的忍不住放聲大笑,笑聲頓時充斥著整間木屋,「什麼時候學壞了呀小周?估計他們現在都得急得跳腳了……嘖嘖、沒看過精靈跳腳的,真應該去見識一下才對。」

  看著魔法師開懷大笑的模樣,雖然使他發笑的起因是自己的族人,但精靈也彷彿被他感染了笑意,跟著帶起淡淡的笑容,周身的光暈彷彿也受到了此刻的情緒所影響,越發閃亮了些許。

 

  ──是來……找你的。

  這才是精靈王子偷跑出來的真正原因,但他並沒有說出口。

 

  周澤楷在輪迴之森等了很久,每天看著緊緊閉合的巍峨殿門,卻都不曾為來客開啟過。

  好不容易,等到了宮殿裡的預言師願意為他透露葉修接下來的行蹤,他趁著慶典結束的夜晚,帶上自己的兩把弓──『碎霜』和『荒火』,就這麼悄然離開輪迴之森。

 

  為了葉修的安危,他先行一步剷除森林裡的妖魔,並且在此等待。

  果不其然,在第二次夜幕低垂的晚上,他就等來了他盼望已久的魔法師。

  即使他有些緊張的刻意隱藏了自己的行蹤,但一如他所相信的那樣,葉修還是看出了他藏在粗大枝葉間的行跡。

 

  ──終於、終於……見到你了。

 

 

  「好啦,小周接下來有什麼打算?」葉修笑夠了,開口問了這個他突然想到的問題,「要乖乖回去了嗎?」

  周澤楷頓了一下,搖搖頭,顯然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這樣啊,沒有打算的話要不要跟哥去見識一下何謂神器?千載難逢的機會唷。」葉修向他眨了眨眼,提出邀約。

  「好。」幾乎是在瞬間,周澤楷立刻就答應了。

  「小年輕就是乾脆啊。」葉修笑嗬嗬的說著,然後又補充道:「不過聞風而來的宵小挺多的,可能要靠你幫忙打發,可以吧?哥最近的魔力有不少耗費在給蘇沐秋鍛造用啦,最近實在有些狼狽呢,嗬嗬。」

  「我會,保護你。」周澤楷認真的接下這份差事,決心從此刻起要好好保護葉修的安危。

  「謝啦,那哥放心多了,小周就是可靠呢。」葉修朝他伸出手,就像初次遇到他的時候,也是這麼樣揉著他的臉頰。

 

  原本種族天性就是厭惡他人觸碰的精靈,現下卻是開心地微笑著。

 

  畢竟,葉修可是──精靈王子,最、最喜歡的,魔法師。

 

  只屬於他的Evenstar。

 



                 TBC.


昨天看了電視在默魔戒之後好像突然被什麼打到(???)

正好寫來作為噗浪777點文活動,其中的一篇周葉文。 

對不起其他兩篇是韓葉讓我慢慢孵一下,我有記得,只是太久沒寫手很生下不了手(乾)


有機會還是想寫寫精靈王子和魔法師(捧臉)


评论(7)
热度(93)

© ╟彼岸╪滄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