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典型摩羯座A型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重返榮耀 22

◎全職高手衍生

◎便當&重生梗有,腦洞非常大,務必慎入

◎不敢保證不是坑← (慢著)










  葉修大大心裡很是糾結,葉修大大想要下線裝死了。


  但很可惜他不是正在登陸遊戲、更不是君莫笑可以群嘲之後甩開敵人包圍再從容脫戰下線。

  他現在面對的是,除了回血之外無所不能,而且勇於破局的槍王大神,突然跑來又不發一語的直接開槍破局,一發子彈就命中紅心,這根本是想把他血條打空了吧……接下來該怎麼回?


  堂堂四大心髒戰術大師之一、刷起下限來完全看不到極限在哪的葉修,自重生以來頭一回,面臨了最大難關──這究竟,是該裝死到底、還是乾脆哥就認了?


 

  沉默了數十秒,最後葉修還是選擇了迂迴戰術。


 

  本想先掙脫再說的,但奈何周澤楷的力道實在不輕,他一個原本就是學音樂的瘦弱少年實在沒什麼勝算,只得維持臉頰被迫貼在對方胸前的姿勢,故作困惑的模樣開口道:「……前輩,你說什麼呢?我剛好像聽到了葉修哥的名字?」

  「……葉修,是你。」周澤楷悶悶地說著,語氣裡帶著微乎其微、或許只有他才知道的顫抖,「那晚,前輩說了。」

  說是確定,但其實周澤楷也有那一分的害怕。


  ──害怕自己的想法被全盤推翻。

  ──害怕對方最後給了完全否定的答案。

  ──害怕心中滿滿的希望與念想最後只是自己的妄想與空談。


  先前會做出這般肯定的推論,是因為他在按照常理的推論下得不到答案,突發奇想才改往不被常理侷限的方面去想,正好選手群的對話給了他靈感方向,最後才得出葉攸就是葉修的結果。

  就算原因不是他所想的,但他相信結果也是相差無幾的……是葉修,必須要是葉修。


  九成的把握,仍有一成的不確定與十成十的擔心害怕。


  這等於是一場豪賭,唯一的籌碼就是……賭一場完全不科學的奇蹟。


 

  ……我到底是說了什麼你好歹給我個明白啊周澤楷大大。

  葉修以前覺得靦腆寡言是小周最大的呆萌的特色,逗弄起來非常有趣,現在有種以前欺負人家的報應通通回來的感覺,而且大有一次就得還清的趨勢。


  「所以……那天晚上,我喝醉之後究竟都說了些什麼、或是幹了些什麼?」葉修聲線平穩地說著,已經帶上幾分垂死掙扎的意味。

  「……哥…是葉修。」其實沒這麼簡潔扼要,但是周澤楷自然是總結成最簡短的句子還帶了他本身的風格,外加點試探,非常精闢的回答了。

  「……噗哧。」愣了幾秒,葉修終究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不忍心、也不想再繼續隱瞞他。

  反正是周澤楷主動來問的,並不是自己主動說的,所以就算承認了這麼不科學的事情,他也沒理由不相信,不是嗎?


  「小周,哥這種說話風格你還是別學了,畫風完全不合啊,讓老馮聽到了估計又得掏藥罐了。」彷彿從前那般,葉修語氣淡淡的說著,「這麼不科學的事情,你怎麼猜出來的?」

  「連續劇。」周澤楷緊緊抱住對方的力道又加重了些許、彷彿要將對方揉進自己骨子裡似的,興奮與喜悅滿溢心頭,讓他不禁眼眶一熱,那溫熱的液體似乎就快要奪眶而出。

 


  ──臥槽敢情哥還是敗在連續劇上頭?這讓人輸了都不服氣啊!

  葉修不滿地抬起頭、看向對方,打算質問他堂堂槍王大神怎麼會有那個閒情逸致開始看起連續劇的時候,卻瞧見了從那雙乾淨的黑眸沁出透明的水珠,沿頰緩緩地落下。


  更別說那盛滿的眷戀與欣喜,是他從來都不曾看過的。

 


  「欸,怎麼哭成這樣?不開心哥還站在這兒呀?」葉修絕對不會說出自己心口一熱,眼眶似乎也有些濕潤,非常刻意的調侃著。

  聞言,周澤楷當然是立馬搖搖頭,顧不得擦掉眼淚,一邊將自己的腦袋擱在對方的肩窩、順帶蹭了幾下,一邊低聲道:「……太開心。」

  「開心就笑一個嘛槍王大大,嗬嗬。」葉修揉著他的頭髮,輕輕地笑了笑,又道:「不過嘛,榮耀聯盟的臉面果真不是浪得虛名,就算是哭也是各種帥氣啊,小周你這副模樣千萬別讓別人看到,特別是老馮,否則下一部聯盟廣告肯定是主打槍王大神的眼淚了,估計這會勾了成千上萬的槍王粉們的魂魄,特別是那些妹子們。」

  「噗。」葉修這番話成功地逗樂了周澤楷,靦腆如他也忍不住笑出聲來。


  「好啦,先放開我,再抱下去哥就要收錢了。」葉修伸手拍了拍緊緊摟住自己的那雙手。

  畢竟葉修都發話了,再怎麼不想鬆口,周澤楷也只能戀戀不捨的將手放開,然後再睜著無辜清澈的眼睛盯著他,看上去還真像是帶上了幾分哀怨。


  「行了,別對哥裝可憐,下回再給你甜頭。」葉修不禁失笑,戳了下他的腦袋之後,將人拉到房間裡的沙發坐下,「好吧,既然都知道真相了,那我們也來談談人生……我是說、詳細的談一下整個經過。」

  「嗯。」周澤楷乖巧地坐在他旁邊,還靠過去蹭了蹭,就像是隻向主人撒嬌的大型犬。


 

  葉修一邊縱容他對著自己各種鬧蹭的行為,一邊說著自己在醫院闔上眼睛後、再次睜開時卻已經是另外一個人的心路歷程。


  「……反正,出院之後就跟著我那笨蛋弟弟回家了,再後來就開始打榮耀,最後就又回來了這樣。」聳聳肩,前後大概花了十來分鐘的時間,他就已經輕描淡寫地把這驚世駭俗的不科學事蹟給大致交代完了。


  當了個配合的好聽眾、靜靜地聽到最後的周澤楷,也只是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這讓葉修突然起了逗弄對方的心思。

  他伸手輕輕地揉了下榮耀聯盟的帥氣臉面,一副想要調戲對方的模樣,道:「嗬嗬,這麼冷靜?小周你都沒有什麼想問的嗎?說不定從頭到尾都是我騙你的呢……周‧澤‧楷‧前‧輩。」


  微微偏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周澤楷依然凝視著他,然後堅定地搖頭,回應道:「……前輩,不會。」


  「嘖嘖嘖,這麼篤定?說得好像很了解哥似的。」葉修方才揉揉對方的臉,現在又忍不住伸手捏了幾下,當然力道還是輕輕的。

  「目標,我的。」周澤楷還真的認真地點了頭,表達自己確實以百分之百深刻了解他為目標。


  「嗬嗬,你以為哥會這麼容易的讓你看透嗎?天真。」反正底牌都掀了,葉修自然是毫不掩飾真性情的開始嘲諷起來。


  看著這樣的他,雖然不是從前那個自己所熟悉的外表,但是一樣的語氣、神情、態度、眼神……總總加起來,都讓周澤楷覺得無比的滿足──因為那個人,活生生地在自己眼前,沒有離開,也沒有失去……


  因為你,還在。






                                      TBC.



上一回寫得有點糾結,到底要不要讓小周聯想力如此神威?

但是不這麼神威這絕對是要寫三十萬字的節奏啊我會自盡的(乾


其實會這樣寫也是一開始就想好了,如同這篇有提到的,用科學的角度來思考得不到答案的問題,就要用不科學的角度來想,相信小周的腦袋是很靈活的,畢竟是勇於破局的槍王大大嘛!

好吧我承認這邊帶了點自以為是的妄想設定(欸


21和22寫起來都很開心,因為周葉終於甜甜了(捧臉

看昨天和今天有大進展的份上,明天讓我休息吧(你妹#





评论(27)
热度(179)

© ╟彼岸╪滄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