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

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Killchalla】Worship -01-

*自我流設定有,時間線在電影結局後

*Erik(N'Jadaka) X T'Challa

 

 

 

 

  身為Wakanda的國王,每日總有忙不完的政務。

  特別是國內才剛歷經一場動亂,除了日常要務,善後的工作以及對全世界開放的準備日程,同時如火如荼地進行中,因此T'Challa開始過著登基以來最忙碌的日子。

  即使如此,他總是會勉強抽出一點空檔,來到妹妹的實驗所。

 

  「哥,你又來了……」Wakanda公主看著從長廊疾步走來的兄長,有些不是滋味地道:「明明最近很忙碌的,難道不是嗎?」

  「是的,一直都是。」T'Challa大步跨出的腳步不停,從妹妹身邊走過時也為了不耽擱時間不作停留,而是以眼神示意她跟上,並且相當熟練地踏入某個房間,「他今天的情況如何?」

  「沒有變化。」跟在後面的Shuri不滿地偷偷朝兄長的背影做了一個鬼臉,但還是老老實實地滑開透明螢幕,展開其中的各項數據報告,說明道:「他的身體數據在上週時就已經全部恢復正常,這幾天下來也一直穩定維持,嚴格說起來──他的復原狀況相當良好。」

  「只是依然沒有醒來?」T'Challa嘴角微揚地問,不放過調侃妹妹的機會。

  「我親愛的哥哥,希望你還記得昨天我才告訴過你……」Shuri忍不住瞪了兄長一眼,反駁道:「他沒有醒來已經不是生理上的問題了,而是他根本就不想活著!所以說……哥哥,你到底是為了什麼跟長老們爭論──」

  「為了很多原因,Shuri,他身體裡流著跟我們一樣的血液。」T'Challa看著躺在病床上的男人,眼底和神情掩飾不了復雜的情緒和為此而生的嘆息,「N'Jadaka是叔叔的兒子,同時也是我們的兄弟。」

  「是,他是叔叔的兒子。」Shuri並沒有反對這樣的說法,但想起兄長身受重傷還被丟下瀑布時的生死未卜,沉鬱的難過和痛苦的絕望依舊讓她心有餘悸,「但是,他卻將你扔下瀑布!哥,要不是M'Baku,你現在已經和我們的先祖同在了。」

  「……」T'Challa頓時啞口無言,隨即有些無奈地笑道:「我當時那麼狼狽的模樣,妳就非得要記得那麼清楚嗎?」

  「哥!」Shuri氣憤地喊了一聲,不滿道:「我是非常認真地說這件事!」

  「我知道。」T'Challa舉起雙手,安撫妹妹的情緒,「不可否認的是,他的確非常的強,並且具備繼承資格。」如果不是因為他的心中充滿仇恨,手段激進而暴戾,那麼在一場公平決鬥之後,無論勝負如何,T'Challa想,他自己肯定是能接受的。

  然而,這麼殘暴狠戾的「怪物」,卻是自己的父親、以及歷代先王為了保護Wakanda而造成的……儘管是為了人民和國家,但將那幼小又孤苦無依的孩子拋棄在外也是事實,身為血脈相連的至親更無法坦然坐視。

  那個被丟在外面的孩子,在重傷瀕死前依然記得父親說過,Wakanda是他見過最美的景色──儘管在他的心中,那是個美好卻遙不可及的童話。

  他說,將他葬在海裡,陪伴那些為自由而跳船的先祖,因為他們知道為奴不如赴死。

  但是,T'Challa想,寧可選擇死亡那該是多麼絕望慘烈之下才會做出的決定──他已經向先祖宣誓要改變這一切,他必須糾正過錯,並且盡最大的努力來彌補……如果說聽到當年的奧克蘭孩子在長大後依舊還記得的「童話」讓這個念頭的萌芽,那麼男人決意赴死的意志更讓他堅定地作出這個決定。

  KillMonger已死,但他想讓N'Jadaka活下來,親眼見證Wakanda從此刻開始的改變。

 

  通訊的提示音突然響起,思緒被打斷的T'Challa只得趕回去繼續忙錄,

  Shuri跟在後面追了出去,繼續叨念兄長每天專程跑來根本是白費力氣的作為。

 

  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男人,依舊深陷於他的夢境中。

  尋找或者等待,可能屬於他的救贖。

 

  ■

 

  從很久以前的那一天開始,注視著天空不明的飛行物體離開後,他始終被留在深夜的籃球場上,失去唯一的依靠,幼小的男孩只能環抱住自己,任憑身影孤獨佇立,也沒有誰會對他伸出溫柔和善意的手。

  往後的無數個日子中,惡夢無限在延續和重來,無邊無際的黑暗,陪伴他的只有充滿血腥殺戮的仇恨,從來沒有其他色彩,更遑論能夠拯救那個在惡意的世界受盡欺凌的小孩的任何一絲希望和光亮。

  埋藏在心中的夢,來自於曾經天真的幼小男孩,即使多年的憤怒和仇恨也未將它沾染上其他色彩,彷彿最純淨無暇的淨土,柔軟地存在過去他始終不願想起的深處。

  這讓他又一次見到父親時,不是在那個記憶的最後充滿悲傷苦痛、卻又無法忘卻的熟悉公寓裡,而是Wakanda的遼闊蒼茫的草原,被瑰麗的夕陽渲染成更迷人的景色。

 

  「我說的沒錯吧?Wakanda是世界上最美的地方。」

 

  站在矮丘上的Eric猛然轉頭,見到了他的父親穿著他從來沒看過的家鄉常服,站在他的身旁,一起眺望遠方。

  他想,無論迷失的到底是他們或者是家鄉,但最後還是回到這裡重聚。

 

  「我想回家了,爸爸。」

 

  意外的,Eric並沒有看到父親對他張開手表示歡迎,而是目光深遠的看著他,其中無比複雜的情緒難以言喻,唯一清楚可見的是眼角明顯帶著一名父親對於兒子驕傲和想念。

  因為此刻還不是他們父子倆能夠永遠團聚的時刻。

 

  「會有那麼一天的,我的兒子……但不是現在,你看。」

 

  Eric下意識順著父親抬起的手所指示的方位,看向草原的另一側,在那片灌木叢的外圍,隱約跳出一道敏捷矯健的身影──那像是一隻黑豹。

  他瞇起眼睛打量著那隻漂亮的貓科動物,在原地轉了兩圈後卻是好整以暇地坐了下來,腦袋對著這裡,彷彿也在凝視著他們。

  而Eric並未在得到父親的任何回應,隨著他方才轉過視線時,遼闊的草原就只剩下他一人……噢不,還有不遠處的那隻黑豹。

  他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筆直地朝牠走去。

 

  對於Eric的靠近,黑豹並沒有表現出排斥或抗拒的反應。

  反而在他距離約莫兩步時,起身往位於後方的灌木叢的方向前進,每走一小段距離便會扭頭回望,像是在確認對方有沒有跟上,就彷彿一名引路者,即將帶領著他前往某個未知的地方。

  而在進入灌木叢之後,的確是另一片迷離的夢境。

 

  絢麗的靛紫取代了溫暖的夕色,天際的光帶晃蕩交錯,成為蒼穹最奇異的色彩。

  這片被灌木圍繞起來的大片區域,零星散布的樹木間,陸續出現了無數道的身影,他們就只是遠遠站在樹下,每個人的身邊都跟著一隻黑豹。

  Eric就佇立在其中,與所有人對望。

  他大概猜到了這些人是誰,但他無所畏懼地昂首瞪視著他們,甚至試圖尋找殺害他父親的兇手──但引路的黑豹並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隨著一聲低吼,那些身影很快就在淡去中消散,穿過重新空蕩下來的草原,目光所及的是心型藥草的幽暗花海,但徹底吸引他的注意力的並不是這些藥草,而是躺在花海中央的那個人,白色的國王常服讓那抹身影格外顯眼。

  Eric很快就確認了對方的身份,他也確定自己在那場決鬥中落敗死亡,但這個人為何會出現在歷代先祖的安息地?不會這麼快又被人幹掉了吧?

  意識到這點的他頓時感到一陣氣憤,他該死的堂兄怎麼可以在贏了他之後立刻被其他人打敗?!

  挾帶著怒氣的腳步大步跨出,進入花海當中時免不了將那些花葉踩得支離破碎,惹得早已走到花海中央的黑豹發出一陣不滿的嘶吼。

  但Eric完全不予理會,並且很快也來到了那人身邊。

 

  「T'Challa!」

 

  飽含忿怒的吼叫迴盪於整個奇異的曠野中,但被一旁的黑豹用舌頭舔了舔手背的男人並沒有因此睜開眼睛,依然維持沉睡的姿態,安祥而寧靜。

  或許是那份沉靜極富感染力,使得Eric心中的躁動和怒火逐漸平息下來。

 

  ──N'Jadaka、你該回家了。

 

  那個男人並未睜開眼睛,但Eric卻突然聽到對方的聲音,彷彿直接在他的腦海中響起。

  只是這句話語的內容,惹得他不禁露出冰冷諷刺的笑意,嗓音喑啞地回道:「回家?我還有家嗎?我的家早在很多年前就被T'Chaka親手毀了,你那位偉大的父親曾經做過了什麼,你不是最清楚了?」

 

  ──這是你父親的家鄉,當然也是屬於你的。

  ──你所經歷並爲此付出的一切都是有意義的,Wakanda開始改變。

  ──是因為你而開始的改變……不該回來親眼確認嗎?

 

  「不怕我再次將你趕下王位嗎?陛、下。」

 

  ──你可以試試,N'Jadaka。

  ──我就在這裡等你。

 

  ■

 

  Eric醒來時,首先看到的是靠臥在沙發上的Wakanda的現任統治者,平緩規律的起伏和呼吸,再加上完全放鬆下來的身體,顯示那人正處於熟睡狀態。

  在這一瞬間,他彷彿又看到了夢境中的T'Challa,那股安寧祥和的力量彷彿延續到現實,使得他因為剛醒而狂躁焦慮的心跳和情緒,慢慢地趨於緩和平靜。

 

 

 


                          TBC.

 

在520這個良辰吉日開坑啦!!

預計參加7月的DC×MARVEL ONLY,希望如期關窗(合掌

 

啊,還有LOFTER好久不見(?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