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

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家長組】Amarantine -08- END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家長組  #gramander

* 龍部長Graves × Newt

※ 捏造的少年時代&自我流設定有而且很多OOC可能也有請務必慎←

※ 部長假便當有+血統私設有

※ 本篇大綱來自於 記梗小段子

 ※ 刊物資訊:      請戳我




 

  Percival Graves「死而復活」的歸來,震撼了整個美國魔法界。

  消息一流傳開來,甚至以最快的速度往海洋外擴散,過沒多久連歐洲那邊也收到了消息。

  但在英國的「戰爭英雄」寫信前來關切之前,美國這邊也是經歷了一番熱鬧景象。

 

  那天Graves突然現身MACUSA總部時的場面,在許多人的心中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

  絕大部份的原因是──在場所有人、無論巫師還是妖精,都像是中了石化咒語般,像是大廳裡擺滿一尊尊石雕,呈現出各種震驚錯愕的表情和反應,十分栩栩如生。

  過沒多久就驚動了正在會議中的Picquery首長,他接獲通知後連忙暫停會議前來查看──因為她第一個想法並不是他們的部長死而復生,而是會不會又有黑巫師偽裝冒充?

  關於這點,當她看見在場的職員不少人已經由驚愣轉為警戒狀態時,在心中暗自稱許著,同時也將目標轉移到全場焦點的男人身上──

 

  「……Graves?」Picquery語氣淡淡地喊出這麼名字,雖然看起來十分平靜,但在看到對方瞬間已經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和專注力,用來觀察對方每一個動作和表情變化。

  只見那名總是優雅從容的男人,收斂了原本極為異常的笑意,恢復往昔的淡漠,緩緩地開口:「一段時間未見了,很高興看到這裡……似乎一切都好?」

  那副姿態和語氣,在MACUSA總部工作資歷較久的老職員而言,顯然比當初Grindelwald假扮了一段時間的「Graves」更像是Graves部長。

  即使部分人員的疑慮稍微打消了些,但慎重起見的Picquery還是對突然出現的這名男人進行了有效徹底的檢測,最終證實……他的確是真正的Percival Graves,魔國會的安全部部長。

  結果出來,頓時讓整個魔國會震撼不已,歡樂的氣氛宛若戰爭贏得勝利的消息從前線傳回來一般──他們的安全部部長、真正的Graves先生,確確實實地回來了!

  畢竟過程是攸關家族傳承下來的古老秘密,Graves只有在與Picquery談話中稍微透漏了一些線索,而公眾所知道的消息是Graves先前傷勢嚴重到幾乎瀕死,連Grindelwald也沒發現他頑強地努力活著,最終是一位老友秘密將他救走,休養了這麼長的時日才得以重新現身。

 

  無論如何,MACUSA的安全部長奇蹟似的平安歸來,讓魔國會上下相當振奮。

  有鑑於這些日子以來,紐約發生了不少騷動,大大小小的事件讓所有人或多或少都感到疲乏,正好最近已經平靜許多,再加上Graves在此時回來,MACUSA幾位高層幹部討論過後向Picquery首長提出建議並且很快獲得同意,消息隨即公佈出來──MACUSA即將要舉辦一場內部晚宴,慰勞眾人這些日子以來的辛勞。

 

  「咦?連我也必須出席嗎?」Newt被告知這個消息時,人正在皮箱的工作間裡準備要餵給孩子們的食物,「但我並不是內部職員啊。」

  「你不是內部職員,但你是內部職員的伴侶。」Graves笑著揉了揉他的腦袋,並且在他頰邊親暱地又吻又蹭後,抽走他手裡那把鋒利的刀,十分嫻熟地攬下切剁肉塊的工作。

  「嗯、哦……」一提到伴侶,Newt就沒有拒絕出席的理由了,但他還是免不了為了那即將到來的場合而有些羞赧──畢竟那是MACUSA所有人員都會出席的晚宴,一但去了之後,與將他和Graves的關係宣揚出去並沒有分別。

  「過了這麼久,還是不喜歡那樣的場合嗎?」看著他有些困擾又有些難為情的猶豫神色,Graves不禁想起那一回去Scamander家參加宴會、卻在走到庭園透氣時意外碰到這般美好的人,眼底不由得露出幾分懷念,「這次舉辦晚宴的地點,恐怕沒有庭園可以讓你躲藏,不過有隱密的露台,但那向來是──極少部分的人用來偷情的地點。」

  提到這個煽情的詞彙,Graves忍不住分出心神地想像著那刺激香豔的畫面,同時也有了逗弄戀人的心思,「還是……你想嘗試看看?我保證會百分之百的完美配合。」

  Newt給予的回應是──有些羞憤地瞪了他一眼,而後撇開那張開始漲紅的臉龐,提著旁邊的鐵桶匆忙地離開工作間,頗有幾分落荒而逃的模樣,彷彿再晚一步離開、Graves真的就會拉著他去做這種在他眼裡是無比羞恥的行為。

  看著那很快就消失在轉角的身影,Graves不禁開懷地揚起脣角,眸光帶著笑意,不疾不徐地將剁好的肉塊裝進旁邊的空桶當中,提著它慢悠悠地走了出去。

 

  ──有這般容易害羞的戀人,逗弄起來就是……別有一番情趣和甜蜜的滋味。

 

  ■

 

  晚宴當天,Graves提前從MACUSA總部離開,回家為不擅長準備出席正式場合的服儀的戀人打理一切。

  Graves早就提前預約了高級訂製的晚宴服,兩人是同樣的款式,只是有著顏色上的區別──Newt的是湛藍色,而他自己的是一如往昔的黑色。

  Newt顯然是不習慣這麼精緻合身的衣服,在Graves替他繫上領結的時候,他有些僵直地站著,看起來相當的不自在,「穿著這樣的衣服…感覺……」

  「非常好看,親愛的。」Graves朝他柔和地笑了笑,溫聲安撫道:「你一定會是全場矚目的焦點,我都有些捨不得放你出門了。」

  得到了戀人的讚美,Newt即使知道對方肯定是為了寬慰自己,還是按捺不住臉上微微發燙的熱度。

  將寶石飾品也配戴到對方身上後,Graves將人從頭到腳仔細地反覆打量檢查,除了確認狀態非常完美外,還得要竭力忍住不把這身總算穿好的裝扮再脫掉的衝動──他的Newt,平常就算穿著樸實簡單也足夠吸引他,現在整個人更是美好的猶如藍寶石般耀眼……

  最終,Graves只能捧著Newt的臉、狠狠地將他的嘴脣吻到豔紅微腫的程度,這才捨得將人放開,轉而迅速地打理自己的服裝。

 

  晚宴上,如Graves所說的,Newt一出現確實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

  起先的原因是他與安全部部長相偕出席,親密無比的姿態讓人對他們之間的關係一目了然;再者,Newt先前被捕的狼狽有許多人親眼目睹過,但再看到現在他裝扮得如此優雅華貴的模樣……眾人驚艷的同時也紛紛想著原來這名研究奇獸的古怪學者長得這麼好看。

  最後的原因是──拜先前Theseus在MACUSA總部掀起的那場短暫風暴所賜,所有人對英國的「戰爭英雄」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誰都可以惹,就是他逆鱗所在的弟弟絕對不能惹。

  再加上Graves部長對Newt也是相同的維護態度,眾人很直覺的就把Newt Scamander列為最不能得罪的人士,引免惹來他背後那極為護短的兩頭「惡龍」。

  於是,眾人投來原本驚訝好奇的目光,最後不約而同地帶了點或多或少的敬畏。

 

  Newt並不知道這些人的想法,被這麼多的視線包圍讓他感到非常的不自在,還有些心慌地想著果然他這身打扮太奇怪了……

  但Graves很及時妥善地安撫了他,溫柔細心地帶他到角落的餐點區挑選他所喜歡的食物,一邊吃一邊陪著他聊天,這才使得Newt慢慢放鬆下來。

  不過,Graves畢竟身居重要職位,與一些高層的往來交談免不了,當第四度有人想找他談話時,碰巧Goldstein姊妹中的其中一人主動前來找Newt說話,徵得伴侶的意見後,Graves也就順勢離開了,讓Newt專心和他的朋友聊天。

 

  「好久不見,Scamander先生……沒想到你會出席這場晚宴,前些時候我跟Tina才提起你,可惜她前陣子被派去了德國,要下個月才會回來。」Queenie帶著燦爛嬌美的笑容,眼底有著誠摯的喜悅和關心,「自從你回英國之後,我和Tina都很擔心你呢!不過現在……嗯,真是太好了,Scamander先生,這是讓人感到非常開心的事。」

  「是啊,一段時間沒見了──」Newt想著對方看起來還是老樣子,依舊那麼樂觀大方,不知道她和……想起了另外一位朋友,他連忙壓低聲音問:「Jacob他近來好嗎?」他可沒忘記美國這邊可是有條約明文禁止巫師和Muggle往來的。

  「他很好,再好不過了!烘培坊每天都大排長龍,生意非常熱絡。」提到喜歡的人,Queenie的笑容看起來更加明豔幾分,「Jacob很感謝當初幫助他完成開烘培坊夢想的人,總是說有機會一定要向他的這位『朋友』道謝。」

  Newt眨眨眼,不確定那位本該被消除記憶的Muggle是不是記起自己了,但他聽到這個好消息先是欣慰地點了點頭,由衷為他高興,「那真是太好了,Kowalski先生也完成了他的夢想呢!」

  「那你呢?」Queenie的笑容依舊,只是眸光間隱約有著含意不明的興味,「Scamander先生,你的夢想完成了嗎?」

  「我嗎?」被問及這個問題的Newt,靜下心神專注地思考了一會兒,最終目光下意識地望向不遠處被幾個人包圍談話的男人,清澈明亮的棕綠眼眸流露著豐沛的情感和依戀,「完成了,而且是……超乎想像的美好。」

  「那樣很好,Scamander先生。」Queenie為他由衷地感到高興。

 

  和一圈的人打過招呼,Graves來到擺放餐點長桌後方的露台,找到了正趴在欄杆上仰望著夜空的戀人。

  他走上前去,站在Newt身邊的同時手也很自然地攬上他的腰,帶了幾分逗弄意味調笑道:「怎麼跑到露台這邊來了?難道,真的是想──」

  「沒有!」在那個羞人的詞語脫口前,Newt連忙伸手摀住他的嘴,成功阻止後更是猶有幾分羞憤地瞪了他一眼,「待在裡面、嗯,不曉得要做什麼,所以才想找個安靜一點的地方……」虧他還挑了這個位置並不隱密的露台,幾分鐘前旁邊還有幾個人在說話的,看Graves過來後就全鳥獸散了。

  「抱歉,是我疏忽了。」Graves歉然地揉了揉他的頭髮,沿著頰邊親暱地輕吻著,「我應該要全程陪著你,一刻也不該走的。」

  「不、沒關係的,」Newt搖搖頭,微微一笑,「是我對這種場合…呃,不擅長?跟你無關。」

  Graves笑得更加溫柔,低聲在他耳邊輕喃著些情話私語,讓Newt很快就羞紅了臉,連耳根也跟著泛紅,惹得男人開懷地輕笑出聲,毫無顧忌地按著戀人的後腦、直接吻上他的脣。

 

  「噢、對了……」看著被吻到徹底低下頭還是能見到他那紅腫的嘴脣和隱隱帶著水光的眼角,Graves深深吸了口氣,決定找其他話題冷卻一下自己可能會忍不住大發的獸性,「我剛收到一個新消息,Theseus不久之後會再來趟紐約,還有德國那邊的代表,主要商討Grindelwald的引渡問題。」

  「上一回Theseus來的時候,不是已經談妥了?」Newt回想了一下後來兄長與他的通信內容,再加上對Theseus能力有著絕對的信心,覺得不應該存在決定被推翻的疑慮。

  「談妥了,但德國那邊聯合其他代表又提出異議,Theseus得再來一趟,這一回……嘖,火氣恐怕不會小。」畢竟再次前來紐約,要處理的不僅有公事、還有私事──關於自家弟弟確定被人拐跑的定局……就算是隔著遼闊廣大的海洋,Graves只是看到那言詞毒辣凌厲的約戰書信,就能想像大海彼岸的Theseus的怒火該有多大。

  「有Theseus和Percy在,肯定不會打敗仗的。」Newt倒是相當樂觀,來自於對他的兄長和伴侶毫無保留的信任和仰慕。

  「是的,我們不會打敗仗,絕對不會。」Graves點點頭,馬上應和他的話,但隨即又轉而問道:「但如果是我對上Theseus呢?」

  「……啊?」Newt困惑地看著他,不知道為什麼他與兄長會從盟友變敵方?

  「我拐走了他從小到大最寶貝的弟弟,Theseus肯定會來找我算帳的──親愛的,你會站在我這邊嗎?」Graves看著聞言愣住後又陷入猶豫苦思的戀人,又開口補充:「畢竟我可是你孵化出來、親手帶大的『小龍』呢!Newt……Mommy…你真的忍心丟下我不管嗎?」

  這樣的說法,雖然符合部分事實,但某種程度來看,也算得上是……厚顏無恥了。

  但聽到這句話的奇獸飼育學家,卻是掙扎了一會兒、相當認真地點了點頭,顯然是認同他的說詞。

  「你別擔心,Percy,我會保護你的。」雖然有點對不起兄長,但Newt確實堅定地認可著這個事實──Percy是他的龍、他的戀人,自己必須要盡到保護對方的責任和義務,「到時候我先找Theseus談談,相信他會理解的。」

  看著Newt如此認真專注的神情,Graves向來堅強剛硬的心志頓時柔軟得一蹋糊塗,充斥著溫暖的感動。

  因為強大的魔力,讓他始終是站在最前方作為保護者的角色。

  以前的他從未想過會有這麼樣一個人,會想站在前方護著自己,即使他此生都會傾盡所有地守護著對方,但那樣的心意卻是最難能可貴的……這彷彿令他又一次愛上對方,並且打算在生命終結前也不願停止為對方瘋狂迷戀。

 

  ──即使再怎麼強大無畏的龍,終歸有那麼一個執著永生的目標。

 

  「那、在Theseus抵達紐約前,我們就──先結婚吧?」

  「……欸?」

 

  只為你一人馴養,憑藉著永恆的愛。

 

  ──Amarantine.

 

 

 

 


                      END.





评论(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