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夏休期的正確休法?

◎全職高手衍生,周葉原作背景

◎本篇收錄於合本企劃 In Ones Head 夢中人

 ◎ 2016年與  @風味乳齒  和綠ㄉ(Greendre)的合本特企




  又一個賽季結束,無論成績好壞,各戰隊再度迎來了夏休期。

  奮鬥一整年之後的夏日漫漫長假,職業選手們多半會選擇回家或是其他放鬆舒壓的行程,當然也有與榮耀女神難分難捨的,譬如專注榮耀十年以上並且表示再玩十年也不膩的葉修大神,就往常的紀錄來看,即使是夏休期也依然沒有挪窩的打算。

  興欣上下已經很習慣自家這位隊長放假從來不回家、即使是除夕當天弟弟親自上門也屹立不搖的行徑了,但他們今年卻非常意外的發現──夏休期開始沒多久,葉修竟然收拾了一袋行李,一副準備要出遠門的模樣?!

  「臥槽,老葉你這是吃錯藥了啊?」方銳嘖嘖稱奇地盯著他腳邊的行李。

  「依老夫的觀察,這一看就是沒吃藥,就說了你藥不能停啊還不趕緊補上!」魏琛跟著吐槽。

  直接忽視旁邊那兩人你一句我一句沒什麼內容的對話,陳果看著因為時間還早正開小號跟人PK消磨消磨的葉修,好奇地問:「你這是要去哪裡?回家?」

  葉修飛快靈活地操作著鍵盤和鼠標,過沒幾秒屏幕顯示「榮耀」之後,轉頭朝她淡定一笑,道:「嗬嗬,妳猜。」

  於是,陳果差點忍不住將手上的水杯砸在他頭上。

  隊上有大半的人都在假期一開始就回家了,就連蘇沐橙也應唐柔的邀請去她家小住幾天,陳果作為老闆還有些事情待處理,所以就沒跟她們一塊兒去了,但這會兒被氣得不輕,立刻憤憤地打電話控訴某大神的行徑──

  「對啊沐沐!葉修那傢伙實在是太過份了,妳一定要好好說他!咦?這樣啊……妳也不知道他要出門的事?欸、是喔……所以也不知道他要去哪……」

  竟然連堪比親妹子的蘇沐橙都不知道?方銳和魏琛躲在一旁本想偷聽然後八卦一番的,這下子好奇心更是又旺盛起來,偏偏還得不到答案簡直揪心!

  本來想著再接著聽,蘇沐橙那邊還有唐柔妹子,就不信得不到半點蛛絲馬跡!

  豈知姑娘們的聊天與漢子們根本不是同個頻道,幾句話之後重點就已經歪到「某某私人會所風光好景緻佳、還附有不對外開放的海灘」去了。

  「不用擔心我這裡,連葉修都要出門了,再過兩天大概人大概就全走得一個不剩了……」

  「喔好好好、當然要跟!我過兩天就有空了……嗯,那就直接約在車站。」

  「那邊有商場?那我們可以先在那邊逛逛,看缺什麼先買!」

  還能不能再敬業一點?說好的探聽消息呢老闆娘?!

  於是,興欣兩大猥瑣人物整個人都不會好了。

 

  同一時間,焦點拉回到這邊的葉修。

  只見這位榮耀教科書大神看了一下牆上的時鐘,覺得時間差不多了,便退出遊戲,將手邊的帳號卡全收進行李袋中,從容愜意地準備出門。

  在門口正好遇見恰巧從外面買東西回來的喬一帆,還擺擺手道:「小喬,我還得趕飛機呢就先走了,幫我跟老闆娘說一聲。」

  「……欸、好。」喬一帆愣愣地點了點頭,顯然是還沒反應過來。

  興欣的小年輕下意識站在門口目送前輩搭上出租車遠去之後,這才意識到──前輩這是要去哪裡?

  葉修究竟要去哪裡?

  恐怕興欣全隊上下都沒有一個人能猜得到。

  在幾個小時之後、夜幕初降時,葉修出現在S市的機場。

 

  身為縱橫榮耀十餘年的葉修大神,即使是近年才開始出現於人前,但他也只是簡單戴了個帽子稍作遮掩,反正S市可是輪迴戰隊的大本營,相信榮耀聯盟的帥氣臉面、現任榮耀第一人的槍王大神才是最吸引人的那一個。

  才剛走到機場接客大廳,葉修於人群中張望一會兒,就發現一道站在稍遠一點地方的身影,臉上戴著口罩和一副黑框眼鏡,試圖將自己的面容完全掩飾起來,但葉修還是一眼就認出對方的存在。

  那堪比模特兒般完美修長的身形,即使經過喬裝卻依然讓一些路過的人忍不住注目幾秒,但對於那些來來往往的視線,他卻絲毫不以為意。

  如同葉修很快就在人群中發現他一樣,那雙幽深純粹的眼眸,始終在人群裡尋找他守候與此所盼望的人──果然一眼就察覺葉修的到來,哪怕頭上還多了頂平常根本不會戴的帽子。

  「哎、小周,怎麼來了?不怕被認出來然後被妹子們追著在大街上長跑嗎?還是說──就這麼想念哥嗎?」

  「嗯,很想前輩。」

  「……少來,明明總決賽的時候我們才見過面!」

  「沒有、不一樣。」

  「什麼一樣不一樣的,還是你覺得那不是獨處更不是約會所以不算?」

  「嗯,不算。」

  「……噗哧。」

  「?」

  「小周啊小周,你就是這麼可愛,難怪哥這麼喜歡你。」

  「……我也,最喜歡。」

 

  是的,這個沒人猜得到的秘密,那就是──前後任的榮耀第一人,目前正在處對象,哪怕因為分隔兩地聚少離多,程度還是那個甜蜜火熱,只差沒自帶粉紅泡泡背景。

  從單向暗戀到雙向暗戀,最後不知不覺走到一塊兒,沒有刻意,彷彿水到渠成般的自然,過程已經不是重點,更重要的是──周澤楷和葉修,他們已經在一起了。

  在假期第一天,周澤楷就直接在QQ上逮到葉修,邀請他來S市的家中。

  君莫笑:唷,不是吧?小周你這妥妥是要帶我回家見家長的節奏啊!

  一槍穿雲:不、還不是,他們出國。

  君莫笑:喔,這樣子啊……所以你家沒人?

  一槍穿雲:嗯,只有我。

  君莫笑:那好,哥就過去和你一起看家了。

  一槍穿雲:好,一起看家。

  雖然只是看著屏幕,葉修總覺得敲出這句話的周澤楷,臉上一定有著笑容,而且還是那種眉眼都盈滿喜悅的笑意。

 

  周澤楷完美發揮槓槓好的男友力,直接將葉修手裡的行李接了過去,帶著人上了自己開來的車,幫著繫上安全帶的時候,還貼心問:「前輩,餓嗎?」

  「原本不覺得,聽你這麼說好像真的有點餓了。」

  「想吃什麼?」

  「都行,隨便吃吃就好,哥挺好養的。」隨便給包方便麵都能吃得津津有味的葉修如此表示,接著又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看著開車中的小年輕樂嗬一笑,「買點小吃回去墊墊肚子就行啦!晚上的時間可寶貴了,千萬不能浪費。」

  聽了葉修這彷彿暗示著什麼的話,周澤楷心跳突然亂了拍,一股莫名的熱意從耳根散開,正好前邊碰上一個紅燈,他連忙又驚又羞又緊張的朝副駕駛座看去。

  只不過葉修的下一句話,就將他心頭才剛撩燒起來的火苗瞬間滅得乾乾淨淨。

  「黃少天那話癆跟我約了今天晚上去競技場開房PK,賭注可是稀有材料,哥連帳號卡都帶上了,必須利用這個機會痛宰藍溪閣……小周,你怎麼了?」

  「……沒事。」周澤楷轉回視線,默默等著燈號變換,方才瞬間燦亮的神采有多飛揚、現在就有多無精打采。

  葉修明顯感覺到身旁的小年輕似乎突然變得很沒精神?明明不久前在機場見到面時挺開心的啊……仔細回想了一下上車後的幾句對話,瞬間就頓悟了──嘖嘖嘖,果然小年輕就是血氣方剛!哥隨便一句話就能往偏裡歪,節操呢?!

  雖然有點想抓住這個機會調戲一下自家的小年輕,但看周澤楷這副活像被人狠狠欺負、蔫了吧唧的樣子,終究還是捨不得,只好繼續和他說說話,轉移一下注意力。

  ──至於讓小周誤會的……嗯、夏休期還長,總有機會的,嗬嗬。

  靦腆寡言的槍王大大,縱使在喜歡的前輩面前也不可能一秒變身成劍聖大大那樣的話癆,但積極參與聊天還是沒問題的,哪怕話題都是葉修在帶,周澤楷多半是回應的那個,從上個賽季討論到S市的特色小吃和天氣,將近一個小時的車程很快就過去。

  因為葉修想要吃小吃,周澤楷將記憶中聽聞過評價不錯的小吃全都挖了出來,最後他們還在路上買了排骨年糕、生煎饅頭還有老鴨粉絲湯。

  車子開進某個保全森嚴的高檔小區中,葉修還感嘆一把真不愧是榮耀聯盟的臉面,住的就必須是這種等級的地方,否則槍王大大的夏休期也不用休了,粉絲只要聞風到外圍蹲點爭相等著目睹槍王風采的話,這現場肯定比春晚還熱鬧。

  「小周啊,這邊的房子可不便宜吧?」從車庫出來的葉修隨口問了一句。

  周澤楷頓了一下,才愣愣地搖搖頭,「不清楚。」

  「嗯?怎麼會不清楚?」別告訴他小周其實是連買高檔房子眼睛也眨都不眨的敗家孩子啊!

  非常無辜地眨眨眼,周澤楷好半晌才緩緩道:「爸媽買的。」

  ──得了,原來是一個隱藏屬性的富二代啊!

  人生贏家贏到這種程度,說出去簡直是拉得一手滿滿的仇恨。

 

  當天晚上,葉修在吃飽喝足之後,滿足地摸了摸吃撐到都圓鼓起來的肚子,抱著周澤楷給他的一台筆記本,窩在沙發裡登錄榮耀大殺四方,成功地從藍溪閣那邊宰來不少稀有材料。

  周澤楷則是靜靜地陪在一旁,也不打擾他,就算和葉修沒有更多的互動交流,只是這般陪伴,都讓他覺得心頭有一絲絲擴散開來的甜味,以及滿足的喜悅。

  這大概是有史以來,他們度過的夏休期中最美好的開始。

 

  雖然不是自己家,但周澤楷根本把葉修捧在手心上仔細伺候著,什麼家事也不用他做,每件事都幫他準備好好的,三餐外加下午茶還有消夜更是任君點餐,想吃什麼就有什麼。

  來到別人家當大爺──饒是沒羞沒臊的葉修大神,也覺得這怎麼好意思,但是跟自家小年輕抗辯幾次之後,屢屢遭到深情滿滿的鎮壓,大概也覺得周澤楷根本是樂在其中,葉修就乾脆隨他去了,給小年輕展現男友力的機會。

  ──小年輕就是這麼乖巧貼心呢,之後肯定要好好獎勵他才行。

  就這麼過了舒心愜意的幾天,葉修在QQ上從蘇沐橙那邊得知葉秋跟陳果通過電話、正在找自己的消息,想著反正沒事、難得良心發現的主動打了電話過去……

  「我是葉秋。」

  「我是你聰明哥哥。」

  「混帳哥哥!休假不回家跑哪裡去了?!要不是老闆娘問我你拎著行李出門是不是已經回家了,我還不知道你都離開興欣了竟然不回來!」

  「什麼叫哥都離開興欣了?說得好像我要退役養老再也不回去似的,笨蛋弟弟這還會不會說話呢?」

  「少跟我打馬虎眼!你到底跑哪裡去了?!」

  「也沒去哪,就在S市唄。」

  「你跑去S市幹什麼?」

  正好周澤楷來到葉修身邊坐下,看著他打電話,玩心忽起似的伸手攬住他的腰間,整個人貼了上去、就像是抱著主人撒嬌的大型犬類,腦袋還不時蹭著他的臉頰。

  「嗬嗬,」葉修也由著他蹭,還抬手摸了ㄧ把槍王大大的帥氣臉蛋,然而兩人這般親暱的姿勢,讓葉修將準備好的忽悠詞句給嚥了回去,脫口道:「哥正處對象呢,這個假期就住你嫂子這裡了。」

  此話一出,不僅是周澤楷愣住了,話筒另一端也傳來幾聲巨大的碰撞聲,顯然是不小心摔了手機的聲響。

  也幸好葉秋買的手機品牌夠給力,這一摔沒被摔壞,ㄧ會兒後手機主人重新將它撿了起來,忍不住大吼:「你說什麼──?!」

  葉修皺著眉將話筒拿遠一點,就算隔了一段距離還能聽到自家弟弟在另一端炸毛,問題彷彿連珠砲似的接二連三丟了出來,就算聽得很清楚,葉修也沒有要回話的打算,而是用另一手拍了拍身旁驚呆的小年輕,往旁邊一靠直接壓在周澤楷身上,將話筒貼了回來、懶洋洋地接著開口:「都多大年紀了還喳喳呼呼的?總之就是這樣了,哥正在S市待得好好的,你也不用太羨慕,還是去積極相親找對象趕緊脫離單身狗的身份吧……這樣就掛電話了?哥還沒說完呢,嘖!」

  將話筒掛了回去,葉修轉頭看周澤楷還是那副呆愣卻特別萌的臉,忍不住樂嗬嗬地捏了捏他的臉,各種言語加動作調戲,讓小年輕羞得回過神,注意力也漸漸不在「自己的存在這麼突然就見了前輩的家人」這上面了。

 

  又過了兩天周葉兩人窩在家裡不是膩在一起就是打榮耀的舒爽日子,榮耀官網終於公告了玩家期待已久的夏日活動的內容消息。

  也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刺激一票死宅,這次的活動規劃除了鬼節之外,有一部分竟然是七夕情人節應景相關!

  在伺服器維護結束開機之後,榮耀大陸上的各主城出現限時的活動NPC──中古世紀歐洲 風打扮的紳士德南以及他的愛人艾琳娜,玩家必須在雙人組隊的情況下才可向其中一人接取任務,每日可解一次,任務內容可能是跑好幾張地圖去送東西、收集指定的道具、打滿指定的怪物和數量,或是通關某個指定副本,完成任務後會得到一個情人禮包,能隨機開到稀有材料、技能書、橙裝橙武、紫裝紫武、食物藥劑、情人節限定神秘道具,但看各位玩家的人品了。

  公告上還特別註明情人節限定神秘道具攸關這次情人節隱藏實體大獎──首位完成指定的隱藏條件的玩家,將能獲得某知名連鎖五星級大飯店的情人節燭光晚餐,價值上萬,而且若玩家是住在某幾個特定城市的話還可指定該地區飯店超限量的景觀包廂。

  開機之後,立刻就有玩家在官方論壇開帖討論,很快就吸引不少回應──

  「官方今天特麼虐了一群狗!」

  「連官方也補刀,簡直喪病!」

  「單身狗難過,單身狗委屈,單身狗心理苦!」

  「就算真的中獎又怎麼樣?帶帳號卡一起去燭光晚餐嗎?!」

  「哈哈哈要是真的中獎我就帶好基友去啊!」

  「樓上這是要順勢出櫃的節奏嗎?」

  「說不定到時間結束都沒人達成隱藏條件,你們未免也想太多了……」

  「好基友,約嗎?」

  「好基友,約嗎?」

  「好基友,約嗎?」

  「不約不約,要約就約沐橙女神!」

  「官方特麼真不夠意思,好歹抽個與沐橙女神共進晚餐的大獎啊!要是能和女神見面,蹲在路邊吃烤串我也願意!」

  「求跟槍王共進晚餐!」

  「求跟葉神共進晚餐!」

  「求跟──」

  ……

  討論帖相當火熱(雖然底下貌似跑題了),遊戲裡的世界頻道也刷頻刷得熱烈,但畢竟夏日活動的主力還是鬼節,所以玩家吵個大半天後還是都去做活動了,情人節這個看在一天可解一次,說不定運氣好能開到好東西,抱著聊勝於無的心態大家還是會去解解。

  周澤楷和葉修也是這樣想,反正也不會花多少時間,在榮耀的大部分時間他們各自和自家戰隊的人去進行鬼節活動,有時候搶怪、搶野圖BOSS的時候雙方也會交火,即使在遊戲外是談戀愛的關係,在榮耀裡遇上了打起來也毫不手軟,但是在每天告一段落之後,一槍穿雲和君莫笑就會默默組隊去解情人節任務。

  雖然解過解,情人節隱藏實體大獎什麼的,葉修是根本沒放在心上……正確來說,是他的心神以往是全神貫注在榮耀上,有了對象之後分出了一些在對方身上,其他是根本沒太多想法的。

  周澤楷這邊,則是暗搓搓地想著既然這個夏休期兩人都能盡情膩在一起了,過個情人節當然也是理所當然,但他當然也不會覺得自己或是葉修可能會中獎,而是默默地想著七夕當天他們能怎麼過節。

  然而,在槍王大大還想出個章程之前,意外卻先一步的發生了。

 

  活動開始的幾日後,這天晚上,做完情人節任務的周澤楷和葉修,各自開啟了本日的禮包──周澤楷開到的是一件數值普通的橙武,葉修則是開到了疑似隱藏道具的東西。

  「一本陳舊的手扎?」葉修盯著道具說明,「觸碰到塵封記憶的有緣人啊,可願見證這段血色愛恨的過去?帶著你的命定之人來吧……這啥東西?後面還有地圖座標呢。」

  坐他旁邊的周澤楷好奇的將腦袋探了過來,「去看看?」

  「也行。」葉修想想接下來也沒什麼事,跟興欣的副本團早在一個小時前就散了,這個時段本來就是君莫笑跟一槍穿雲的自由時間。

  兩位大神來到某個森林深處,再一次確定座標之後,發現是在一塊隨處可見斷垣殘壁的廢墟當中,有些倒榻的石塊還爬滿了鬱綠藤蔓,像是年代久遠的建築物遺跡。

  讓君莫笑繞著廢墟晃了一圈,沒發現什麼特殊的地方,有些納悶道:「這難道是要我們掘地三尺不成?」

  一槍穿雲跟著在周圍搜索,同樣沒找到任何蛛絲馬跡,最後看君莫笑已經乾脆站在道具指示的座標上不走了,他也跟著靠了過去……就在兩人站在同個座標上的瞬間,他們被強制傳送到另一張地圖。

  幾秒鐘後,君莫笑站的地方已經從森林遺跡變到某處中古世紀的宏偉古堡大門前,葉修忍不住嚷嚷了聲:「臥槽,官方說傳送就傳送,連招呼都不打的啊!」

  周澤楷顧不得回話,因為他的視角與葉修相反,正好面對著大門外,看到兩個不知道是小怪還是BOSS又或者只是普通玩家的身影跑過來,「有人……」

  聞言,葉修也轉了視角,只確認到跑來的是一男一女,還沒做其他判斷,這兩人已經自顧自地唱起大戲了──

  「噢!艾琳娜,我是深深的為妳著迷啊!我願成為妳裙下的俘虜,為妳美麗和善良付出所有──我已愛瘋了妳,但又為何,妳是艾琳娜呢?」

  「噢!德南,我是深深的被你吸引啊!我願成為你永生的伴侶,為你的英俊和勇敢獻上一切──我已愛慘了你,但又為何,你是德南呢?」

  「無論前方的路上有多少荊棘阻礙著我們,我都會為妳披荊斬棘,現在什麼也不必多說,妳先閉上眼睛。」

  「為什麼?」

  「因為它太亮,讓我迷戀不已。」

  ……

  葉修:「……」

  周澤楷:「……」

  ──這真是被淋得一頭熱騰騰的狗血!

 

  葉修蛋疼地看著這兩個已經確定為沒什麼威脅的劇情NPC正忙著上演不知道哪個年代的狗血愛情文藝連續劇對白,一邊腹誹著寫出這些台詞的企劃是沒吃藥呢沒吃藥呢還是沒吃藥呢,一邊和周澤楷討論這張地圖。

  從大門處看進古堡內部的庭園,一群又一群的紅名怪物沿著既定的路線巡守著,確定是張副本地圖無誤,怪物強度如何要等實際碰上了才知道,但門現在還是緊閉著,大概要等NPC唱完戲才會打開。

  幾分鐘過去,在葉修快要忍耐不住想叫小周讓一槍穿雲開火看能不能轟開大門時,劇情總算是有了收尾的跡象,簡單來說就是一名流浪吟遊詩人遇到一名嬌俏可愛的少女,雙方一見鍾情墜入愛河,而少女其實是一名吸血鬼,被更強大的吸血鬼所控制,負責誘騙年輕英俊的男人到古堡裡,讓他們被吸乾血液,但少女卻是真真正正地愛上了這名吟遊詩人,不忍他受害而把真相說了出來,豈知吟遊詩人非但不害怕,情願和她在一起。

  「……德南,為了你,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我這就去求夫人成全我們!」

  「等等艾琳娜!讓我們一起面對吧!等等我!」

  艾琳娜話一說完大門就打開了,她轉頭就往古堡裡面衝,德南則是跟在後頭急忙追趕。

 

  「這劇情怎麼好像有點既視感?小周你覺得咧?」

  「……嗯,有點。」

  「好像是一部很老很老的電影啊……啊啊算啦不管了,這次的關底BOSS大概是吸血鬼了,咱們上吧!」

  「好。」

  憋了很久的君莫笑,一馬當先地衝進大門裡,立刻引來在庭院裡徘徊的紅名怪群。

  一槍穿雲緊跟在後,站在一定的距離外,將靠近君莫笑的小怪一一擊殺。

  第一波的小怪雖然血薄,但攻擊力不弱,真要被打到還是挺肉痛的,但君莫笑單憑靈巧走位就幾乎閃避了所有攻擊,連千機傘盾都不用開,花不到五分鐘就將怪群清理乾淨。

  就算以往在比賽場上是敵對關係,但畢竟都是擁有第一人光環的兩位大神,論起合作殲敵默契也是槓槓好的,從大門進去一路殺過廳堂和長廊,可謂勢如破竹。

  或許是因為官方規劃的副本是兩人組隊,強度對一般玩家來說是艱難了些,但對榮耀大神來說分分鐘都是虐菜的節奏,很快的一槍穿雲和君莫笑已經踩過無數的小怪屍體,來到最後的關卡──露易蕾莎夫人的寢室。

  他們進門的時候,看到的是方才那對苦戀NPC正跪在一具華麗精緻的木棺旁邊泣訴他們愛情的偉大與美好,葉修一看又覺得蛋疼起來,反正一時半刻也打不起來,他乾脆先移開視線──結果就看到坐在他旁邊的周澤楷,一臉認真的盯著屏幕,眼睛眨都沒眨的。

  ……這是有什麼好看的?

  幾秒後他想到一種可能,忍不住開口道:「……小周,你可別學這什麼亂七八糟的對白啊!」要是周澤楷哪天對他說出這種天雷滾滾的狗血情話……那畫面太美我不敢看!

  周澤楷抬起頭來,正想說什麼,遊戲裡突然響起了棺木打開的嘎嘎聲響,讓他們趕緊將視線移回屏幕,準備迎戰BOSS!

  一名皮膚雪白的金髮美人從棺木裡緩緩坐了起來,但她看向跪在旁邊的兩人時,那張美麗的臉孔一秒就變成猙獰可怕的凶鬼,她迅速地從棺木跳了出來,尖長的指甲直接朝他們狠狠招呼過去……結果那兩名NPC就一邊慘叫一邊繞著房間跑,在跑到某個壁燈底下時艾琳娜突然伸手扯動了某個機關,一道暗門打開之後她火速拉著德南躲了進去,露易蕾莎夫人站在變回牆壁的暗門外厲聲咆哮。

  葉修一看劇情NPC都跑了,直接扔了一個手雷到BOSS腳邊。

  手雷炸開,露易蕾莎夫人怒不可遏地朝君莫笑尖銳一嘯,一大群蝙蝠衝了過來。

  君莫笑俐落的一個翻身滾離原地,站在稍遠的一槍穿雲接著開火,三兩下就將牠們轟滅。

  露易蕾莎夫人沒什麼棘手的技能設定,比較煩人的大概是頻繁出現的蝙蝠怪群,效果好比閃光彈致盲效果,在近身戰鬥時根本是全屏幕遮擋,但這對兩位大神來說完全不成問題,打起來就像是在溜血特別厚的智能NPC,毫無壓力。

  最後,一槍穿雲一招轟在露易蕾莎夫人頭上的巴雷特狙擊,成功將BOSS血條清空。

 

  「恭喜玩家一槍穿雲、君莫笑,首殺露易蕾莎夫人。」

 

  系統通告一出來,世界頻道就瘋狂了。

  除了兩位大神的名號太響亮之後,大部分的玩家都在問露易蕾莎夫人是哪來的BOSS?

  當他們知道是情人節活動副本的關底BOSS之後,所有人差不多都風中凌亂了。

  「臥槽!!!!!!兩位大神一起去過通關情人節副本??!!」

  「我下午也有拿到隱藏道具,但好不容易進去之後就死在大門口了……」

  「一槍穿雲和君莫笑??輪迴和興欣關係有這麼好???」

  「不是吧、重點應該是大神為什麼要一起去打情人節副本啊!」

  「一定是我今天登錄角色的方式不對!」

  「一定是我今天登錄角色的方式不對!」

  ……

  彷彿怕玩家們不夠狂亂似的,系統接下來又公告了「恭喜君莫笑獲得情人節隱藏實體大獎」,於是世界頻道直接暴動了。

 

  陳果接到葉修電話的時候挺無語的。

  她原本以為這傢伙不知道去什麼地方逍遙了,誰知道他還是每天兢兢業業泡在榮耀裡,也懶得猜測他到底去哪了,結果突然搞出這麼一齣──和小周閒著沒事一起解解情人節任務,誰知道就開到隱藏道具還順手去通關了副本最後還拿到首殺隱藏大獎。

  而葉修打電話給陳果,就是為了實體大獎的處置──他讓陳果幫忙代為跟官方交涉,把大獎讓給下一個通關的玩家,畢竟他是職業選手,這種程度的活動副本再輕而易舉不過了……但事後劍聖大大在職業選手群裡嘲諷葉修根本是沒對象才用這種冠冕堂皇的理由推拖,跟葉修相熟的幾位大神紛紛+1,但葉修很快就回他們一句「嗬嗬」,一切盡在此言其中。

  至於君莫笑跟一槍穿雲怎麼會一起跑去通關情人節副本?葉修的說法還是那套閒著沒事所以找了小周去解解任務、反正官方也沒限定角色性別要一男一女,禮包也是能開到好東西的啊……基本上不少人同是這麼幹,所以大部分的人也沒懷疑他倆之間有什麼。

  但極少數知這兩位大神甚深的人,默默地察覺到什麼──好比江波濤、蘇沐橙,但現階段他們也只是把懷疑留在心底,等日後觀察……至於大神們的戀情曝光,那也是在更之後的事了。

 

  當周澤楷看到葉修竟然得到隱藏實體大獎時,整個人是驚呆了,同時還有一點期待和興奮,然而在他知道葉修的做法之後,也沒覺得失望,更能理解這樣的處置。

  反正還有時間,周澤楷繼續暗搓搓地計畫著。

  看著有時候在打榮耀時偶爾會心不在焉、神秘兮兮不知道在想啥壞事的周澤楷,葉修想了想,挑了個小年輕洗澡的時候,打了通電話,「笨蛋弟弟,幫哥一個忙……」

 

  七夕前的晚上,吃過晚飯後周澤楷找了個理由出門一趟,去取他先前訂製的禮物。

  在他懷抱著「明天要給前輩一個驚喜」的既期待又緊張的心情回家時,卻發現屋裡沒人,只有在葉修用的那台筆記本的旁邊,發現一張卡片──「槍王大大,想要情人節禮物就趕緊過來,愈時不候,嗬嗬。」最底下還附了地址,以及抵達目的地的下一步指示。

  周澤楷趕緊轉身出門,攔了一輛出租車直奔卡片上的地址,結果發現是S市相當著名的五星級酒店。

  ──前輩,是要補一頓燭光晚餐嗎?

  越想越覺得高興,滿心喜悅和期待的周澤楷按照卡片的指示,去櫃檯找了一位姓李的服務員,從他那邊得到一張……房、卡?

  原本以為可能是餐廳指引之類的小年輕驚呆了,有些緊張又有些忐忑同時更有些期待的依照房號來到了最高樓層,直接刷卡進門。

 

  以粉紅色和紅色為主要色調的套房,相連的寢室華貴舒適,大床上堆了好幾個心型抱枕,白色的蕾絲紗幔披落在地毯上;客廳佈置得相當典雅,大片的窗戶可將S市的夜景盡收眼底,桌上還擺著一瓶紅酒和六吋大小的奶油草莓蛋糕,附帶一張粉紅色繪有大大愛心的卡片。

  而葉修正盤著腿坐在客廳的羊毛地毯上,笑嗬嗬地朝他招招手,「小周,快過來。」

  周澤楷就像隻被主人召喚的大型犬,立刻靠上前去,然後……被塗了一臉的奶油。

  「槍王大大,你這身手的敏捷度不行啊!這麼容易就被暗算成功了。」惡作劇得逞的葉修笑得更開懷了,拿紙巾擦試著手指剩下的奶油。

  豈知槍王學習反擊的速度槓槓好,直接伸手抽走他手上的紙巾,然後捧起方才襲擊自己的那隻手,將沾有奶油的漂亮手指一根根地放進自己的嘴裡,舔拭乾淨。

  「!!」被逆襲的葉修瞬間僵住了,感覺到溫熱濕滑的舌尖在手指上移動,搭配那張俊美帥氣的榮耀聯盟臉面近在眼前緩緩舔著自己手指的畫面,可謂衝擊。

  好一會兒後,周澤楷才依依不捨地放開他的手,「乾淨了。」

  「……行啊你小周。」葉修愣了一秒才開口,耳根還是覺得有些莫名的熱度,他讓周澤楷在身後的沙發上坐下,自己整個人往後仰、舒舒服服地倚靠在他的腿上,就這樣仰頭和自家的小年輕說話,「燭光晚餐什麼的太小家子氣了,要就直接開房嘛!嗬嗬,情人節快樂,還滿意哥的禮物嗎?」

  「嗯,滿意。」周澤楷伸手來回撫弄著他的頭髮,燦亮的眼睛裡滿是依戀。

  「滿意是不是應該要有所表示呢?」

  「是,前輩……」周澤楷點點頭,然後伸手覆上他的眼睛,「先閉眼。」

  「嘖嘖還搞神秘啊──」葉修叨唸了一下,還是順從地閉上眼,過沒多久,他感受到中指被套上一個什麼冰涼的金屬物……睜開眼睛一看,發現是銀色的戒指,上頭刻有兩把左輪手槍的圖案,以及屬於槍王大神的英文名字縮寫。

  葉修抬手端詳了一下,面色不改,看不出滿意還是不滿意,接著他朝周澤楷伸手,「我的呢?」

  周澤楷眨了眨眼睛,幾秒後明白對方的意思──在訂製的時候,他確實是做了一對的。

  將刻有一把千機傘圖案以及屬於榮耀教科書英文名字縮寫的戒指交到葉修的手上,幾秒後,這枚戒指就被套回了周澤楷的手上──與葉修相同的位置。

  戒指什麼的,老梗又沒什麼新意,但它的代表意義卻是如此的簡單暴力──已經蓋上了戳。

  套住了,這輩子就是屬於我的。

 

  「……小周。」

  「嗯?」

  「我能問問你現在想幹嘛嗎?」

  「吃蛋糕。」

  「那就別扒我褲子──啊嗯…混、混蛋,哈啊……也別把鮮奶油抹在我屁股上!」


 

                       END.





评论(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