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家長組】Amarantine -07-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家長組  #gramander

* 龍部長Graves × Newt

※ 捏造的少年時代&自我流設定有而且很多OOC可能也有請務必慎←

※ 部長假便當有+血統私設有

※ 本篇大綱來自於 記梗小段子

 ※ 刊物資訊:      請戳我

 



  Newt身上裹著毛毯,呆愣地坐在床上,在看見那杯遞到面前的治療感冒的魔藥,完全是出於下意識反應的伸手接過。

  但心神基本上還沒從無比驚訝的狀態中恢復過來,導致他就這麼拿著杯子,遲遲沒有要喝的意思,只是依舊用那雙瞪得比平常還要大了些的棕綠眼睛,繼續傻愣地看著眼前半人半龍的青年。

  「怎麼了?」Graves看著他這副明顯不對勁的模樣,面帶幾分擔憂地蹙著眉,也沒多想、直接伸手蓋上他因為正在微微發熱而有些汗濕的額頭,「體溫有些高……Newt,你覺得很不舒服嗎?」

  「不、那個……其實,我覺得很好。」Newt看著眼前這依舊是虛幻大於真實的畫面,眨了眨眼睛、幾乎是直覺反應的端起杯子將魔藥一口喝完,顧不得那酸澀的奇妙口感,滿心的歡喜湧上時,不自覺露出旁人看起來很傻、但Graves覺得相當可愛的憨厚笑容,「很久沒這麼好了…真的……我還以為──」

  「我能平安無事,這一切都多虧了你、Newt,幸好有你。」Graves將他手上的空杯抽走擱到一旁,在床沿坐了下來,捧起Newt的臉在那微燙的額頭落下一記冷涼的親吻後,這才緩緩地從頭說起,「當時情況的危急程度,確實出乎了我原本所預料的……」

 

  猶記得意外發生的前一天晚上,Graves在返家途中無意間發現了一群黑巫師的蹤跡。

  他在將消息迅速傳回MACUSA、並且要人盡快前來支援後,同時他果斷地跟上去暗中追查,沒想到在安全部的職員趕來前,被其他潛伏的黑巫師發現,雙方因而發生了激戰,雖然最終的結果是他帶著總算趕上的部屬將大部分的黑巫師抓了起來,但仍是不免受了點傷。

  在他眼裡並不算太嚴重的傷勢,在他隔天下班回家時,從未想過Grindelwald會帶著一票信徒埋伏在他的公寓外,因而還是變成了負擔,在那陣瘋狂的圍攻當中不慎落到下風。

  那群黑巫師並沒有給他脫逃和求援的機會,在最終致命的一記咒語從Grindelwald的魔杖揮出前,Graves果斷地選擇了不到毫無生機前絕對不會使用的手段──來自Graves家族的神祕血統,古老而強大的血緣咒語。

  Graves家有龍的血統──這是鮮少人知道的祕密,而血緣咒語就是讓血統純粹的後人經過「死亡」,重新由蛋的方式孵化出來,再一次長大後最終能能就如此強大的血脈。

  因為Graves的咒語是在Grindelwald的攻擊擊中他的前一刻發動的,而後的連屍體都沒留下的「屍骨無存」狀態,讓Grindelwald以及後來知曉的所有人都以為Percival Graves已經死在了那一場的埋伏當中。

  沒有人知道,Percival Graves其實已經重新回到了被封閉起來的家族宅邸裡,等待有人去帶「牠」出來,並且將「牠」孵化。

  噢不,知道一點Graves家族秘密的Theseus或許是個例外。

 

  「Theseus那傢伙會知道,是因為在戰爭時,有一次我跟他一起行動,他中了一種不致命但治療起來非常麻煩的毒,但是用龍血可以很快治好,當時戰況緊急,我們得去救援其他人,我那時候顧慮不了太多、只好給他一點血……雖然我們從未明確提過這件事,但以他的智慧,估計也猜到一些了。」再加上兩家在祖輩原本就有交情往來,Theseus結合這些線索再猜測不到的話,就不配當他最具威脅的對手了。

  「……哦。」雖然最奇妙的畫面已經在他的眼前,但聽到這些前所未聞的家族秘密,Newt還是覺得無比驚奇,他愣愣地點了點頭,覺得自己需要一些時間消化。

  但過沒多久,他摸到了不知何時被擺在枕頭邊的銀質項墜,直接提出疑問:「那這個項墜……?」停頓了一下,Newt順便把Picquery將信跟東西交給他前的那番話一併轉述。

  聽完之後,Graves的笑意多了幾分無奈和苦澀,「那封信確實是我來不及寄出的,本來想著你再不來紐約,或者由我去見你──而這個項墜,是我本來想當面問你願不願意收下的…信物。」

  「信物?」眨了眨眼睛,Newt困惑地看著對方,那雙因為感冒而有些水霧迷濛的眼睛看起來比平常還要單純憨然。

  他記得兄長先前提過這個項墜是Graves家族的重要信物,現在總算找到人之後,雖然有點捨不得,但Newt也知道這麼重要的東西必須要物歸原主,但Graves先生原先是想交給自己……這又是為了什麼?

  被那雙水潤的棕綠眼睛毫無保留地直勾勾看著,Graves覺得心中柔軟無比,感謝帕拉瑟將這麼美好可愛的人送到他的面前。

  他忍不住傾身上前去,輕輕地吻了吻對方的眼睛,在Newt還沒反應過來時,格外柔和低啞的嗓音帶著一絲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緊張,緩緩道出原因……

 

  「Graves家有個外人不知道的傳統──向心愛的人表白時,必須將家族信物交到對方的手裡,象徵自己得先付出所有,才有資格獲得對方的愛。」

 

  ■

 

  那天的後來是什麼情況?Newt回想了幾次,記憶還是有些模糊。

  只記得加劇的暈眩感讓他像是飄了起來,整個人軟綿綿又全身無力的被Graves抱住,熱烘烘的感覺讓本來就有些迷糊的意識更加混亂,也不知道是感冒突然加重而引起,還是聽了那一席話導致……

  無論如何,在他隔天醒來時,那個項墜還是握在他的手裡。

  他與Graves,正式成為了關係親密的戀人。

 

  ──原來,從很久以前,Graves先生就一直喜歡著自己。

  這個事實讓Newt狂喜不已,並且為此心情雀躍了許久。

  過去他從未想過自己對Graves的情感究竟是算什麼?也遲鈍得從未意識到是否有超越特定界線的時候。

  但他曾經在聽聞對方的「死訊」時,只覺得自己某一部分的靈魂也一同死去般,悲傷絕望得不能自己;而在知道Graves對自己的感情時,除了溢滿的喜悅和興奮外再也沒有其他情緒……Newt想,他能肯定自己跟對方有著相同的心意──他們是心意相通的。

 

  於是,一個人帶著所有孩子流浪了許多年的Newt,身邊終於有了另一人的陪伴。

  而Graves在魔力增長到除了收放自如的翅膀、還足以完全收起角和尾巴前,他們就這麼繼續著旅程,儘管還是在美國境內。

 

  在Newt剛結束於印第安納州的調查時,原本的墨色小龍也差不多長到了成年龍的身形大小,而這時變回人類樣貌的Graves已經能將屬於龍的所有部位隱匿,看起來就與使用血緣咒語的模樣相差無二。

  兩人商量過後,決定直接回紐約。

  那個城市是MACUSA總部所在,Graves既然已經平安歸來,魔力和威壓因為血統覺醒的關係比起從前更加強大,自然是要承擔起他原本應盡的職責。

  而Newt這些年下來到處蒐集和調查到的資料已經累積到相當驚人的量,早就超過了足以出版成書的基本需要了,在Graves的建議下,他決定將這些資料整理出來,撰寫成書本,幫助全世界的巫師瞭解這些孩子的美妙和可愛之處。

  既然要寫書,那就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Graves理所當然的把自家宅邸提供出來,況且家族的信物早就在對方的手裡了。

 

  Graves在紐約附近的郊外找了個偏僻荒涼的所在將宅邸移了過來並且重新打開,有繼承人的親自陪伴與引導,Newt總算是得以見識這座富麗堂皇並且有著悠遠歷史和古老血脈的家族宅邸。

  簡單將內部介紹一遍後,Graves將人領到自己的寢室,盯著Newt在沖澡後換上柔軟舒適的睡衣、躺到自己的床上去好好休息後,這才準備前往睽違許多時日的MACUSA總部。

  看著平躺在床上露出十分安心香甜睡臉的Newt,Graves終究忍不住輕輕地吻著他的額頭,而後又順著鼻尖下來、最後在那柔軟的脣瓣上流連忘返一番,才依依不捨地退離。

 

  「……好好睡吧。」

 

  不得不說,親眼看著戀人躺到自己從小睡到大的床鋪裡,全身沾染上自己的氣息,這種感覺……就像是把此生最珍貴重要的寶貝藏進了屬於自己的藏寶洞窟,滿足到讓人心情無比愉悅。

  這使得不久之後的MACUSA總部,迎接了一場彷彿被十個闇黑怨靈同時襲擊的震撼……

 

  「……Gr……Gra…Graves先生?!」

  「……Graves部長?!」

 

  原本各自忙碌的MACUSA員工,在親眼目睹大門那位緩緩走進、而後無視眾人的震驚目光依舊不疾不徐地踩上階梯的男人──優雅穩斂,冷靜自恃,神情淡漠…不、不對!

  這個男人看起來不但就是活生生的Graves先生(部長),而且臉上竟然還……帶著明顯的笑容?

 

  ──茉西路易斯啊!他們現在是集體中了迷糊咒了嗎?!

 

 


                          TBC.


這裡似乎是進入了大屏蔽時代,連2014年的文章都莫名其妙被屏了好幾篇wwwwww

算了懶得去處理了,有緣人可以開 這個網址 ,除非自刪否則保證不會被屏蔽XDDDD


暑假到這個月的事情暫時忙到一個段落,應該有時間來搬搬這段期間的文章(捲袖子


啊對,耀家同學想購買本子的話可以詢問 這間代理 ,之前有把本子送了一些過去!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