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榮耀森林狼與羊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架空動物(?)向,楷滋狼x修咩

◎本篇收錄於合本企劃 In Ones Head 夢中人

◎ 2016年與 @風味乳齒  和綠ㄉ(Greendre)的合本特企

 

 

  這是一片所有動物都能和平共處的樂土。

  沒有捕捉獵食,沒有血腥殺戮,沒有生死爭鬥。

  群山環繞,溪谷迎風,樹林蒼鬱,草原繁茂……無論是哪個地方,都是如此生機盎然。

  像是天堂般的地方,擁有屬於自我的名字──「榮耀森林」。

  許許多多的種族住在這裡,即使能和平共處,長年下來還是免不了一些紛爭,但好在都只是些小打小鬧,大致還是維持森林的安樂祥和。

  在這麼多的動物族群中,最聲名遠播、等於是稱霸森林的又是誰呢?

  不是山中的猛虎,也不是山谷的獸群,更不是任何豺狼虎豹。

  而是一隻興趣是抽菸草和到處群嘲、分分鐘都是出口成仇的……山羊。

  大名為葉修,因為種族的關係又稱修咩,有隻連頭上那搓捲起的毛的捲度都捲得一模一樣的同胎弟弟叫葉秋,又稱秋咩──不過這是被當事羊暴躁否認的稱呼。

  「我叫修咩,作為我弟弟當然要叫秋咩啦!」

  「秋咩你妹──!」

  「……原來老頭給我生的真不是弟弟而是妹妹,過這麼多年才知道真相的我哭出來。」

  「你給我閉嘴混帳哥哥!!」

  好的,底下因為秋咩……咳,葉秋已經氣到理智線斷裂而開始口不擇言的叫罵,所以讓我們先消音處理──氣到從山羊炸毛成綿羊,也真是不容易。

  修咩在還沒成年的時候就立志浪遍整座森林,經常逃離羊群跑往其他動物們居住的地方,幾年下來可謂交友廣闊,幾乎每個動物族群裡都有想蓋他布袋的。

  ……沒錯,是蓋布袋,要不是礙於榮耀森林中不成文同時也是最嚴厲的規定──不管是任何種族都不得殘殺外族更不能傷害同類,修咩大概早就死上幾百次了。

  這都要歸功於他那嘲諷起來直教動物吐一口老血的嘴,經常讓動物們是氣得抓狂又是咬牙切齒,恨不得糾眾蓋他布袋然後圍毆一頓。

  修咩之名差不多也稱霸榮耀森林十年了,至今仍被許多族群裡當初認識的時候是年輕一輩、現在紛紛升任頭兒的動物們恨得牙癢癢的,但修咩不會這麼容易就退隱森林的,甚至還有宣言──「再浪十年我也不會膩。」

  姑且不論咩咩村村長會不會被自家這隻不肖羊氣得腦溢血,至少還有秋咩……咳,葉秋在,所以修咩浪得非常愉快,反正後繼有羊,他那聰明優秀就只差自己那麼一點的弟弟只要多加歷練肯定能擔下重任──於是修咩浪得更隨心所欲了。

  每天悠閒地抽著菸草,想著當日的活動,好比說──上山捋虎鬚、林中逗花鹿、草原鬧狐狸、夜訪貓頭鷹……簡直是多個種族一天惹足。

  不過,大概是修咩橫行森林霸道多年終於得到了報應。

  這天傍晚,修咩打著趁這個時候上翡翠山差不多入夜可以到貓頭鷹地盤的主意,去找王杰希談談星象順便讓他幫忙去他家長老那邊摸點珍藏的菸草出來,豈知這條修咩走了好幾年、就算閉著眼睛也不會迷路的平坦山道,不知何時多了個不大不小的坑洞,而且還位於路中央的位置,今日的雲層又厚重,月光透不下來導致山中視線不良,再加上因為路況很熟根本沒花費多少心思在看路上頭的修咩就這麼悲劇了。

  修咩一腳踩進坑洞裡,大驚之下根本來不及反應,直接往前撲倒──怕他還不夠慘似的,剛好掉落在路旁的枯枝還因為這一摔而重重地劃過他的小羊蹄,鮮紅的血立刻從被劃破的傷口滲了出來。

  「嘶……!」饒是浪了這麼多年挨過大大小小的光榮「戰績」的修咩,也忍不住痛得抽了一口氣,爬起來看到自個兒的小蹄上的傷口時更是在心裡把弄出這坑洞的兇手罵過一遍又一遍──要是讓他知道是誰的話肯定要讓對方嚐嚐在臉上印滿羊蹄印是什麼樣的滋味!

  修咩還沒來得及處理傷口,報應就像是除了時候已到外,還順便追討了利息,原本夜幕中厚重的雲層又濃密了不少,接著又悶悶地響起雷聲。

  「臥槽──」屋漏偏逢連夜雨,跌了羊啃泥之後這落湯羊可萬萬當不得的!

  記得再往前走一段路有間提供給過路動物休息的小木屋,修咩忍住痛、拖著受傷的小羊蹄急忙趕路。

  雖然修咩走得急,傾盆的大雨降得又快又猛,伴隨著雷電交加,仍舊免不了淋到雨,終究還是淪為半隻落湯羊。

  一踏進木屋中,修咩先是不舒服地抖了抖身上被淋濕的羊毛,再冷不防打了個噴嚏,這才準備要摸索著黑漆漆的屋裡。

  只是他才小心地往前踏了一步,屋裡突然亮起了一抹昏黃的光──角落的一道身影提了盞油燈,疑惑中帶著幾分警戒地朝著門口看來。

  修咩差點沒被這突如其來的動靜給驚得後退然後用後腦去撞門,到底不是被嚇大的,跟對方互看僵持幾秒之後,也憑著這點光源打量了屋裡的情況。

  一頭大灰狼坐在蓬鬆的稻草堆上,看起來英姿颯颯、威風凜然,在狼群裡肯定是隻數一數二的帥狼,但要是其他羊看到大概會忍不住奪門而出,哪怕在榮耀森林裡並不存在這種捕食與被捕食的弱肉強食,但畢竟本性上還是天敵一樣的關係。

  不過連老虎的鬍鬚都敢捋的修咩自然是沒放在眼裡,他拖著傷腿、慢吞吞地走進屋裡,找了一個不近不遠的地方坐了下來,一副從容愜意的想和對方搭聊的模樣,道:「唷,這麼巧你也被這雨困住啦!看你的樣子,肯定是從隔壁山谷的狼窩來的?」

  「嗯。」灰狼輕輕地應了聲,感覺非常淡漠,像是不怎麼想與動物搭聊的樣子。

  但是修咩何許羊也?你越不搭理我我越要跟你好好聊一頓,於是一句接一句不停地拋出話語,話題從這見鬼的天氣到翡翠山的特產,雖然灰狼的回應都是相當冷淡而且非常簡潔扼要,但聊上(根本是修咩單方面的攀談)一陣子之後,頗析各種動物性格非常精準的修咩已經有了結論──這頭少年狼根本不是冷漠,而是靦腆型的害羞所以才這麼寡言不怎麼敢說話啊!

  最直接的例子,就是那雙應該是兇惡煞氣的狼目,聽自己說上一段話之後,不時瞧過來的模樣根本半分凌厲也沒有,清澈純粹的誠然,反倒是比他這隻羊還像羊啊!看著看著修咩都有種「咱們倆其實是種族顛倒了吧」的錯覺。

  「對了,都聊這麼久了,還沒問問你的名字。」修咩很乾脆地先自我介紹,「我叫葉修,也可以叫我修咩。」

  「……周澤楷。」

  「喔喔,好名字啊!」修咩一副懂得紫微斗數周易算命還有姓名學的高深模樣點了點頭,要是他有山羊鬍鬚肯定還會裝模作樣的捋一把,「那有小名或是暱稱嗎?」

  「有。」灰狼老實地點了點頭,但是他停頓兩秒之後才道:「……楷滋。」

  「楷滋?」修咩下意識復誦一次,突然覺得似乎哪邊不對勁,聽起來就像是某個挺損的詞彙,但是看到面前的大灰狼那雙澄淨的眼睛又說不出什麼,還硬生生地將差點脫口的笑聲給嚥了回去,因而發出不太自然的咳嗽聲,引來對方帶著疑惑的關切注目──這讓一向沒羞沒臊的修咩破天荒的覺得有些發虛,想換個姿勢順便換個話題時忘記傷蹄而碰了一下,立刻讓他痛嚎了一聲。

  大灰狼看到這隻一直跟自己搭話又很親切的山羊抱著腳一副很難受的樣子,連忙靠了過來,發現他的羊蹄上有道略深的劃傷,雖然沒有繼續滲血但看起來就很疼,偏頭想了一會兒,直接把脖子上那條黑白色相間的領巾解下來、小心翼翼地替他將傷口包紮起來,末了還問道:「很痛?」

  感受到那明顯的關懷與擔憂,連傷口都好像沒那麼疼了,修咩笑了笑,自來熟地拍拍對方的前肢……其實他是想拍肩舺的,奈何身材沒灰狼高大而他又是坐著根本搆不著,「謝啦!楷滋,沒想到你塊頭這麼大動作還挺小心的,多虧有你,我覺得好多了。」

  得到讚美的大灰狼稍稍撇開腦袋,似乎有些不自在,但他也因此看到自己放在角落的包裹正好想起另一件事,「修咩,餓嗎?」

  聽到自己的名字被大灰狼用那低沉而有些沙啞的聲音喊出時,修咩有種很奇妙但又說不上來的感覺,況且他的確是餓了,民生問題比什麼都還重要,於是他沒有多想,很不客氣地點了點頭。

  大灰狼立刻去將自己的包裹提了過來,從裡面拿出麵包和乾乳酪給修咩。

  「呼,幸好你不是拿羊肉乾給我。」咬了幾口麵包得到一點滿足的修咩,繼續發揮本性地調侃道:「不然這種暴風雨的夜裡我大概叫破喉嚨也沒動物理。」

  「……?」愣了一下才意識過來他的意思的大灰狼,連忙搖頭,「不、不會的!」

  「我知道你不會。」被他這副緊張的模樣逗樂了,修咩樂呵呵地笑了起來,「你看起來可比我這隻羊還要單純呢。」

  「……」大灰狼眨了眨眼睛、愣愣地盯著他,像是不知道做何反應的模樣。

  這讓修咩笑得更開懷了,到最後更是大膽的靠在大灰狼身上,繼續各種言語調戲。

  純真狼兒猥瑣羊,大概就是現在的小木屋中最貼切的寫照。

 

  雖然修咩進到小木屋裡已經是半隻落湯羊了,但好在小木屋裡堆滿不少蓬鬆的稻草,再加上還有狼型大暖爐一隻,偎著又柔又軟的熱源睡覺不能再暖和了。

  縱使外頭雷電風雨聲交加,修咩還是得到一夜好眠,翌日一早醒來的時候,特別精神舒爽地伸了個大懶腰,哪怕是傷蹄還有些疼痛,但從表情和精神狀況來看昨夜是確確實實地睡了一個好覺。

  「楷滋不錯啊,這身皮毛挺舒服的,靠著睡時又軟又熱又舒服。」修咩非常誠懇的評價完之後,還流氓地摸上幾把。

  大灰狼不僅認真地收下他的讚美,還任由對方摸了又摸,最後還主動表示要送羊蹄受傷的修咩回家。

  「欸?沒關係啦,這條路我熟得很就算用跳得也跳得下山。」蹭得一夜飽餐又好眠的修咩難得節操上線正常運行,覺得揩了對方整夜的油不好再麻煩對方,反正天都這麼亮了路上總會碰到熟識的動物。

  但是看起來性子順軟好說話的大灰狼卻是特別堅持,完全不聽更不接受修咩好說歹說的拒絕,扛起羊就直接沿著山路下山,到了山腳下有岔路時還會要背上的羊兒給他指路。

  被強迫中獎的修咩也只好告訴他自個兒家門的方向,也不怕這頭大灰狼是打著上門吃羊的主意,先別說榮耀森林的守則明晃晃的擺著許多年,憑他這雙火眼金睛也看得出來楷滋根本像是被狼群藏在深閨裡的寶貝狼……等等、他好像想起什麼了──

  「楷滋,現在的狼王是你的誰?」

  「……師父。」

  得了,狼王收的徒弟就是下一任的狼王,也就是他正騎在下一任狼王、現在好歹也是個少主的背上,可算是前無古羊後無來者了。

  狼群算是在榮耀森林裡比較特殊的一族,他們佔據的狼窩名為嗷嗚山谷,狹長的谷口戒備森嚴,除非是受到狼族的邀請,否則是別想靠近,看在其他動物眼裡非常神祕,而修咩跟狼族交情普通,頂多是跟幾隻位高權重的長老有過幾回搶菸草之恩怨,根據閒聊時那幾隻老狼炫耀起自家少主的激動勁,楷滋在狼群裡受到的大概是眾星拱月的照顧……而他也確實是隻英挺威凜的年輕灰狼,那雙眼睛靜沉如深,腿肢結實健壯,就連這毛皮也比是修咩看過的狼中最光滑漂亮的。

  想到這裡,修咩再度忍不住摸了底下大灰狼的毛皮,從頸側、背脊摸到側腹,當然是招來楷滋不明所以而回頭的探究目光。

  「……?」

  修咩身為一隻羊,吃起狼的豆腐簡直是一回生二回熟,迎上對方的注視卻是半分心虛也沒有,笑得特真誠無辜。

  楷滋見狀也沒覺得如何,在前方有岔路時依舊淡然的詢問方向。

  過沒多久,咩咩村就到了。

  而修咩這般回村的方式,自然是驚嚇了整村的羊──就算榮耀森林再怎麼和平,不管是在這裡的很多年前或是別的地方,狼都還是羊最兇殘的天敵啊!

  這可是修咩頭一回把騎在別的動物頭上(身上)這個詞彙的實際和字面意義都徹底實踐,驚呆了一眾羊兒。

  面對眾羊圍觀的視線,楷滋覺得有點方,但他還是依照谷裡師父和長老教導的──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面無表情就好,也因此在旁觀者的眼裡,這隻大灰狼雖然背上騎著一隻羊,但還是那副威風凜凜的模樣。

  於是,咩咩村的羊兒們簡直是沸騰了。

  村裡的騷動也使得原本待在書房裡正代替身為村長的父親處理公務的葉秋不得不出來一探究竟,這一看可不得了──他家那混帳哥哥怎麼會騎著一頭狼回來?!

  當葉秋還在風中凌亂著自己是不是走出書房的方式不對時,引起這場騷動的修咩絲毫不以為意,好整以暇的待在狼背上舉起前蹄揮了揮,「笨蛋弟弟不錯嘛,終於知道要出來迎接哥了。」

  「迎接個毛線──!」葉秋深深吸了一口氣,忍住直接炸成綿羊的怒火,「這是怎麼一回事?」

  「喔、也沒什麼,就我昨晚本來想去找王杰希,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又遇到暴雨,幸好在山上的小木屋躲雨時遇到楷滋……」修咩頓了一下,輕輕地拍了拍大灰狼的頸脖,「這位是嗷嗚山谷的周澤楷,長得帥氣威風個性又好,看我受傷還特地送我回來。」

  葉秋迅速又認真的思考自家兄長這席話到底有多少水分,再看了看他已經包紮起來的腳,又看了看那隻不發一語的狼,最後想著雖然修咩平常總是不靠譜但還不至於連狼都識不清,還是相信了他的說詞。

  「你好,我是葉秋,謝謝你送我哥回來。」葉秋立刻向楷滋打招呼還有致謝。

  「這是我弟,也可以叫他秋咩。」修咩不甘寂寞的補充。

  因為有外狼在場,葉秋也不好再吼羊,只好先狠狠地瞪了自家兄長一眼,將他先從狼背上扶下來。

  「謝了,楷滋。」修咩站在家門前和大灰狼再次道謝,接著還樂嗬嗬道:「過幾天等我傷好了再去嗷嗚山谷找你玩,不會不歡迎我吧?」

  「好。」大灰狼秒點頭,還特別開口:「等你來。」

 

  大灰狼離開咩咩村之後,又往翡翠山的方向走,經過昨夜那棟小木屋時也沒有停頓,直接越過山頭來到另外一邊的山腳下。

  而在那裡已經等候許久的另一隻棕色的狼,看到他出現時明顯是鬆了一口氣的模樣。

  這隻棕狼名字叫作江波濤,是周澤楷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個性謹慎心思細膩,還是狼王欽點給自家徒兒的左右手。

  「楷滋,發生什麼事了嗎?這麼久沒等到你,我還以為出了什麼事,想著再等一刻鐘就要送消息回去。」江波濤看到他的第一個反應是放下心中的大石頭,畢竟楷滋不只是他們王和長老們的心頭肉,更是下一任的王,雖然榮耀森林和平多年,但誰也不能保證不會突發意外,要是真的有個什麼閃失就不得了了。

  「……欸?」不過江波濤話沒說兩句,又察覺到自家少主看起來不太對勁,發現原因之後立刻追問:「你的領巾呢?」

  「給出去了。」周澤楷毫不猶豫地給了答案。

  「給出去了?」江波濤下意識地複誦一次,像是無法立即理解這個答案似的,幾秒後反應過來就震驚了。

  他們的王送給寶貝徒兒的東西很多,其中楷滋最喜歡的就是那條領巾,那是王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送的,幾乎每天都繫在身上,即使經過多年又使用這麼頻繁,那條領巾還是保持它原本的顏色和乾淨,可見有多麼重視。

  王和長老們不只一次拿那條領巾打趣過自家害羞靦腆的楷滋,紛紛說那肯定是以後要用來娶媳婦兒的定情物──拿從小到大最喜歡的貼身物品作為告白的表示,若收到同樣性質的回禮就是告白成功了,這是他們嗷嗚山谷的習俗。

  但現在,楷滋說他給、出、去、了?

  不過是一起出谷替王送信,中途不過是分開一個晚上,這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楷滋你的狼生進度突然超前這麼多,王他們知道嗎?

  到底是和楷滋從小一起長大的江波濤,雖然被驚得久久不能自己但他還是很努力的回過神,繼續問道:「你把領巾給誰了?」

  周澤楷眨眨眼睛,緩緩地吐出一個字,「羊。」

  於是江波濤瞬間覺得整隻狼都不會好了。

 

 

 

  到底是周澤楷的狼生大事,一回到嗷嗚山谷立刻被狼群包圍逼問。

  周澤楷也知道給出去的對象之於他的同族來說非常驚世駭俗,會告訴江波濤也是相信兒時同伴絕對不會輕易鬆口,但在有所準備之前,他決定還是先不公開這件事……狼王和長老們心目中的楷滋雖然是個好說話的孩子,但絕對不是可以隨便拿捏的,他要是打定主意了一件事,那麼就很難改變他的決定。

  也因此,江波濤在回谷之後就過上成天被狼盯梢逼問的日子──天曉得他也是什麼內情都不知道啊!對於當初楷滋給的答案他自個兒都還沒搞清楚狀況,自然也不可能說給別狼聽。

  這幾天江波濤的日子可謂水深火熱,要不是這幾天都沒有差事,否則他一定會搶領了然後立刻逃出谷去。

  直到正主兒登門來訪的這天,江波濤的處境才緩了過來。

 

  嗷嗚山谷鮮少有訪客到來,更別說是來訪的羊,回顧狼族的歷史,修咩大概是開谷以來的第一隻。

  當修咩像是郊遊般的背著一個小包裹來到谷口時,擔任守衛的狼雖然沒有凶神惡煞,但也是非常嚴肅的要他別在這裡逗留,趕緊離開。

  只見修咩不慌不忙,從包裡掏出一條已經洗乾淨還噴上花香精的黑白色相間的領巾,話都還來不及說,守衛狼已經在瞬間驚呆了。

  這隻瞠目結舌的狼瞪著那條領巾又瞪向修咩,心理活動非常熱烈,最終總結出一句話──難道這位就是少主的對象嗎?!真不愧是少主讓所有狼都料想不到!!

  「歡、歡迎光臨!」少主的對象這可怠慢不得!

  守衛狼立刻換了一副熱情好客的模樣,側身恭迎修咩入谷。

  修咩一邊腹誹著「這頭狼該不會是精分吧這情況似乎還挺嚴重的當守衛真的沒問題嗎」,一邊慢悠悠地晃進狼窩裡,完全沒有走入天敵地盤的緊張,而是好奇地張望。

  一隻羊帶著少主的領巾走入嗷嗚山谷的消息像風一般立刻傳遍整個山谷。

  不管是正好有空閒或是手上有事在忙的狼,立刻奔了出來爭相目睹讓自家少主終於動心的對象到底是何方神羊!

  山谷此時的民心比前些天楷滋走進咩咩村還要沸騰許多,江波濤得知消息時雖然也跟著震驚一把,但他理智上還知道這個時候可不能把楷滋的心上羊給嚇跑了,趕緊交代下去讓眾狼激動歸激動,可不准嚇到羊。

  這導致楷滋收到消息趕緊奔出來的時候,山谷的主要幹道根本是淨空的狀態(因為其他狼已經紛紛找到遮蔽物就好偷窺位置),空曠的路上只有一隻嫩白的羊兒正對他揮著小蹄打招呼,「唷,楷滋,我依照約定來找你玩了。」

  「嗯!」灰狼小跑步來到修咩面前,看起來心情非常愉悅,就連尾巴都不自覺開始大幅度的甩動。

  「不過呢,說好的歡迎呢?哥差點就被守衛攔在外頭了。」

  「……唔、不應該。」狼谷少主有些懊惱沒在回來的當日就交待下去,因為他沒料想到修咩竟然真的這麼快就上門,顯然是傷一好就過來了,這讓他在懊惱之中還有幾分欣喜。

  「沒事,哥還是進來了。」看著他有些蔫了的模樣,修咩趕緊拍拍他的稍稍垂下的腦袋表示安撫,並趕緊轉移話題道:「話說楷滋你的窩在哪兒?不會是要我站在路上跟你聊天吧?」

  「這邊!」楷滋立刻打起精神帶路,往前走沒多久就將修咩帶進自己的屋裡,關上門的那一刻還特別環視了一下四周,那彷彿盯上獵物的銳利眼神中的含意非常明顯──誰也別想來打擾他和修咩的狼與羊小世界!

  於是潛藏在暗處的狼群們紛紛嚶嚶嚶嚶表示少主你無情你冷酷你無理取鬧!

  雖然激昂的八卦之心得不到滿足非常痛苦,但他們同時也欣慰著無家少主初長成,可惜王幾日前外出了現在沒待在谷裡,長老們一早又密閉會議去了無法打擾……要是他們知道的話不知道會悔恨地抓破多少面石牆。

 

  撇開外面的狼群不說,屋裡一狼一羊的氣氛倒還算不錯。

  修咩先是讚美了一下楷滋的窩整齊又乾淨,看起來簡單舒適,然後再興致高昂地放下包裹,接著從裡面掏出一個盒子。

  面前的羊兒一副有些神秘兮兮又有些得意的獻寶模樣,楷滋只有睜著一雙困惑茫然的眼睛看著他。

  「楷滋,這個你肯定沒吃過──」修咩打開了盒子,裡頭裝的是一粒粒雪白渾圓的……饅頭,還散發著淡淡的奶香,「這可是我早上特地做的羊奶饅頭,哥做饅頭的手藝可是咩咩村第一羊,秋咩想吃我都沒讓。」

  一聽到是修咩親手做的,楷滋就算不餓也立刻有了食慾,小心地從盒子裡拿了一粒饅頭開始品嚐,小口小口細細咀嚼,像是捨不得吃、也像是在慢慢體會修咩做給他的這份心意。

  只要想到是修咩特別為自己親手做的,楷滋就覺得心裡有股說不出的暖意伴隨著欣喜迅速地渲染開,彷彿嘴裡嚼著世界上最香最甜的食物,吃著吃著原本那眼角只帶著的淡淡笑意卻越來越深,看在修咩眼裡就是隻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樂呵的狼。

  瞧著面前這隻彷彿嚐了蜜笑得又甜又歡快的大灰狼,修咩不明所以,還擔心地想著自己該不會放錯什麼調料吧?

  楷滋此刻的心思,修咩確實不會知道……就算放眼整個嗷嗚山谷,大概只有當事狼才明白。

  跟浪遍森林的修咩不一樣,楷滋就是隻宅狼,從小到大他幾乎都待在谷裡,看書、學習、鍛鍊……成年之後才偶爾會被王和長老派出去辦事。

  即便如此,他還是看遍谷裡的同族、也接觸不少森林裡的其他種族,但從來沒有任何一隻動物能像修咩那般,第一眼就帶給他強烈的不同感受。

  自己那副淡漠疏離的模樣有多可怕,也曾不只一次嚇過別族的動物們,甚至在他到訪過後暗地裡傳出狼族少主就是個不怒而威的主兒,不容動物小覷,但理應特別要害怕的羊兒卻一點也不在意,彷彿他鄉遇故知般和自己搭聊起來,無論自己的反應多冷淡多簡短,他都能帶著笑容繼續和自己侃侃而談。

  而得知他就是咩咩村裡那隻頂頂大名的葉修時,又有種本該如此的感覺──曾經自己也聽過對方的名字,來自於外族、長老們的口中,當時對這隻特立獨行的羊有了好奇,但一直沒有機會見面之後楷滋的心思也就淡了,只是還有那麼一點念頭記著。

  初時的好奇,在第一次碰面之後轉化成了興趣,在那個暴風雨的夜裡,甚至連自個兒的領巾都給了出去。

  雖然當初有部分考量是因為手上沒有更適合拿來包紮的東西,再加上也有一點點的衝動,但是給出去之後,楷滋卻始終沒有過後悔的念頭,反倒是在與修咩道別之後,經常在不知不覺中想起對方──想著那個淋得一身濕答答進屋的羊、想著天涼的夜裡依偎著自己安然入睡的羊、想著待在自己背上還不安份東摸西柔的羊……想著與修咩見到之後的各種畫面。

  若是旁狼知道的話,大概會用一個詞準確形容自家少主現下的心思──「春心萌動」,而且是一萌就不可收拾的那一種。

  看著心上的羊兒坐在自己面前,楷滋心裡雖然有些害羞緊張,但喜悅還是大過其他,招待起修咩更是各種殷勤備至,這次見面下來也算是賓主盡歡。

  直到末了,修咩在告辭之前,還認真地把他認為是借來的領巾拿了出來想物歸原主。

  只見楷滋愣了一下,抬爪將遞過來的領巾推了回去,異常強勢地表示自己不會收回的決心。

  修咩納悶地看了楷滋莫名正經嚴肅起來的堅決模樣,歪頭想了想,像是瞬間頓悟般、瞭然地點頭回道:「好,那我就收下了。」

  楷滋還來不及興奮,就聽到修咩繼續道:「這作為我們結識的友情象徵,哥也不好白受你的,之後我也送你一樣東西,當作交換好了。」

  雖然下一句就像是被發了「好狼卡」般讓楷滋彷彿被雷劈了一下,但聽到修咩也要送自己東西,就不是太難過了。

  這次修咩單羊闖進嗷嗚山谷拜訪狼族少主之後,一狼一羊也經常相約出門遊玩,期間楷滋也再度到訪過咩咩村,但是修咩卻再也沒有去過嗷嗚山谷,讓後來得知消息讓沒見到自家徒弟心上羊的狼王非常悔恨,而過去與修咩有過幾番搶菸草之恩怨的長老知道這件事之後──立刻感受到世界的惡意……尼瑪這輩子還沒這麼心塞過啊!那隻沒下限的猥瑣羊竟然招惹上自家少主?!

  即使萬般不願接受這個事實,但看到自家少主每天「約會」回來那副春風得意的模樣,心塞的老狼們也只能含著一口老血接受了,又擔心寶貝少主受了委屈或不開心,簡直是操碎了心,特意偷偷摸摸地找修咩懇談一番,先是威脅恫嚇接著又軟言勸告。

  修咩一開始還有些摸不著頭緒,怎麼楷滋狼都這麼大了,交朋友還要你們這幫老傢伙管啊?

  然而明白領巾真正的用途還有楷滋的心思之後,修咩也跟著感受到世界的惡意──當然方向還是不一樣的,比較深刻的還是這個世界的玄幻程度,怎麼好端端的一頭狼會看上一隻羊呢?

  這讓他將原本要回送給楷滋的禮物又收了回去……原本考慮許久才決定好的,這會兒又用不上了。

  對於楷滋是什麼樣的感覺?修咩在這之前還真沒想過。

  修咩認識的動物很多、生死之交也不少,但浪遍森林以來,楷滋是他相處下來覺得最舒心的一個,相貌好脾氣佳,雖然害羞靦腆不太多話,但每回被他看著就有種被狼滿心惦記的錯覺……原來不是錯覺,而是早就有了端倪,只是自個兒當時覺得玩在一起開心就好,並沒想這麼多。

  也難怪自己對於挑什麼回禮這麼猶豫,大概是下意識的想要讓對方高興──這對向來沒心沒肺的修咩來講是挺罕見的,知道楷滋的心思之後,修咩卻很快就重新挑好了回禮。

  喜歡和楷滋相處到喜歡上楷滋這頭狼,心路歷程可謂又快又順又穩,修咩是不會虧待自個兒的主,既然心意確定了,那也就沒什麼矯情的必要。

  對於送出的時機,修咩也刻意選了一個他認為夜色美氣氛佳的時候。

 

  這天晚上,楷滋約修咩到月光山崖去賞月。

  正好是月圓的日子,夜穹萬里無雲,唯有那輪月盤高掛,照映整片山河暈黃寧靜。

  一狼一羊靠在一起坐著,偶爾一句閒聊,彷彿都被這夜色迷醉了般。

  修咩就是在這樣的氛圍下將回禮遞給了楷滋──那是個看起來有些歲月的鈴鐺,像是曾經被羊掛在脖子上許多年。

  「這可是我家老頭在我出生時給我掛上的鈴鐺,哥可喜歡了,要不是咩咩村的習俗是戴到成年就得摘下,不然這會兒還戴著呢!本來是想拿來當傳家寶的,現在便宜你了。」

  楷滋捧著那個鈴鐺就像是拿著什麼稀世珍寶,望向修咩的目光有著期待、緊張,還有一些小心驚怕……修咩他,真的明白自己的意思嗎?

  看到他小心翼翼幾乎到有些可憐的模樣,修咩忍不住嗬嗬一笑,道:「楷滋,收下我的鈴鐺就是我的狼了,以後可不許去外頭拈花惹草……噢唔!」

  聽到修咩的這句準信,楷滋總算安下心來後接著是若狂的欣喜,將手上的鈴鐺輕放在一旁,激動地抬起一雙爪子將軟綿的小羊兒攬進懷裡,讓修咩冷不防撞上那厚實的胸膛時才悶哼一聲。

  「喜歡……最喜歡,修咩。」

  饒是撞疼了想抱怨的修咩,雖然被摁住的力道重到讓他有些不舒服,也因為這句話軟了下來,心裡比嚐了蜜還要甜滋滋──這會兒他能體會當日楷滋吃羊奶饅頭的心境了。

 

  夜幕中的銀盤亮燦燦的,山崖上的這一雙身影卻比月亮還要圓滿。

  在榮耀森林裡,楷滋狼和修咩羊會永永遠遠的在一起。

 

  「我說,楷滋啊……」

  「嗯?」

  「暴風雨那夜你說不會吃我是真的吧?」

  「真的。」

  「那你先把、嗯啊……我的屁股、放開哈啊啊──」

 

 

                       END.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