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盛世妖顏(下)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古代玄幻向,九尾狐王周x人類修道者葉

 



  猝不及防見故人,又是幾百年來無消無息、生死吉凶一概未知的人。

  這讓今年的三界會談,熱鬧程度是前所未有的空前盛況,比第一回三番兩次險些走火混戰起來還要火爆。

  所有認識葉修的舊友,不分種族不問來處,仙/魔/人/妖一哄而上,那氣勢之洶洶,不像是久別再見,比較像是要群毆,虧得身為妖王的周澤楷擋在前面,才沒有釀成大亂。

  吵鬧了半天總算冷靜下來之後,整群人連開三天三日的宴會……什麼?酒水不夠?那就回去搬啊!於是,大量的仙酒妖釀被速遣回去的隨侍一批一批地搬到島上,簡直有要酒淹小島的氣勢。

  所有人的興奮喜悅都寫在臉上,連三界聞名的黑面閻君的臉色看起來都破天荒的沒那麼陰沉,還心情尚可的跟葉修互懟了幾句,也讓未曾見識過的年輕一輩的代表嘖嘖稱奇。

  畢竟對在場的仙/魔/人/妖來說,幾百年的歲月不過彈指須臾,但當年葉修的離去,是魂散天地、幾乎察覺不到一絲半點的生機,所以能在五百餘年後再次見到這人……那德行還是一如往昔的讓在場所有種族的拳頭不禁發癢,這教他們打從心裡的高興,不管酒量如何,抱著酒罈就是喝!

 

  即使經過五百年,重新投胎過的葉修,完美保持了一杯倒的酒量,分毫不差,因此成為第一波倒地陣亡的醉鬼,但還好他酒品不錯只是倒頭就睡,再加上旁邊有個千杯不醉的妖王時時刻刻地照看著,安穩睡過前半局酒宴。

  下半局清醒過來時,有王仙君友情贊助的醒神丹一枚,再加上周妖王暗搓搓在他嘴裡塞了酒葫蘆果,灌到肚子裡的酒液會被其吸收,最多只會有幾分酒意,但不至於酩酊大醉,所以在酒宴終於告終時,許多仙/魔/人/妖都是靠旁人攙扶才站得勉強穩當,少數被灌趴下的就直接被扛回去了,例如魔界的張先鋒官就被他的同僚孫將軍直接扛走。

  有妖王保駕護航的葉修站在穿雲島山谷外,針對幾個神智尚有幾分清醒的,毫不客氣更毫不心虛地再懟上幾句,得到幾個白眼之後,一群人大笑揚手,約好下回再見或再戰,便各自散去。

  跟心上人分別數百年好不容易重逢,周澤楷臉上的喜色顯而易見,幾天過去依舊高興得神采飛揚,恨不得跟葉修時時刻刻黏在一塊兒,於是他再一次揮退眾妖,善解妖意的江波濤自然是帶著其餘部屬火速離開,率先回返族地。

  留下一心一意只想討好並且與心上人獨處的妖王,溫言低問:「前輩,跟我回去?」

  「睽違這麼多年,是該去看看你的狐狸窩亂成什麼樣了。」葉修笑著捏了捏妖王頭上那對不時抖兩下、靈動到看起來跟主人心情一般雀躍的狐耳,那毛茸茸的柔軟觸感實在太美妙,讓他臉上的笑意又張揚幾分,「不過,我剛想起我那多年沒回去的老巢了,既然順路了就回去看看,小周,你說好不好?」

  「好。」只要葉修想要的,要摘星星還是摘月亮都好。

 

  葉修所謂的老巢,是五百多年前他給自己蓋了個小天地,碰巧就在他這近幾年出沒的蕭山上,只不過不在他與柳樹精兄妹住的那片樹林附近,而是在山的另一面、有著泉水飛瀑的溪谷處。

  從瀑布頂端的邊緣過去,會發現有條隱密暗道藏於茂密的灌木叢裡,而沿著那幾乎只能貼著岩壁走的密徑,通往瀑布的另一側。

  儘管葉修回自個兒老巢過了這麼多年依舊熟門熟路,但現在的他畢竟不如當年的修為歲數,周澤楷也不敢讓他走在前面,難得硬氣地堅持要走在前面,並且另一手緊緊握住身後那人不放。

  「怎麼?哥回自己的老巢還怕出事嗎?」葉修戳了戳周澤楷的後背,有些小小的不滿,開始找茬,「還是你走前頭想要狐佔葉巢?快老實說!還是這麼多年來你早就把裡面的東西給搬空了?要知道這個地方我只透露給你一隻妖知道!樂樂老韓文州我誰都沒講──」

  「我沒有!」周澤楷回過頭來,滿臉無辜的趕緊否認。

  「那你說、為什麼不讓哥走前頭?就算是仗著你來過很多次了,但再熟還能有我熟嗎?」葉修繼續使性子,蠻不講理地捏了捏他的掌心又摸了摸他的手背,順帶調戲幾把。

  「我──」周澤楷張口欲言,卻在短暫停頓後才緩緩道:「從未來過。」

  「什麼?」葉修眨了眨眼,似乎有點反應不過來,「為什麼?當初、那時候……我不是將位置和進去的方式詳細交代給你了?難不成你沒記好?」但這也說不通啊,看周澤楷毫不遲疑地直接將自己帶來這兒,顯然是知道地方的,再者,自己當時也說了裡頭有些東西對周澤楷當時的修練有不小的助益,才要他過來自個兒拿的,結果竟然是沒來過?

  「……我怕。」過往那累積幾百年無盡等待中的無助寂寥,縱使此心無悔堅定,卻也總在那極度思念難抑的情緒下幾番險入魔障,清醒時格外苦痛的絕望,周澤楷想起當時的幾分心境,冷涼下來的手一記反扣,將葉修的手握得死緊,「怕等不到。」

  「傻。」葉修心悶悶地疼了起來,他讓人轉了回去,從後方環抱住周澤楷的腰,整個人緊貼在對方背後,故作輕鬆地道:「堂堂妖王陛下、萬千年下來第一隻九尾雪天狐呢,怎麼能這麼傻?」原以為是留個地方讓這小狐狸有個念想,二來是自個兒在那百餘年下來搜刮到的好東西想全留給他,卻不曾考慮到自己的離開,對這執念幾乎成狂的小狐狸這般嚴重打擊,連一個故居都讓他承受不起。

  心心念念惦記的那人親密地抱住自己,感受著那溫暖的體熱和滿心的親暱,那雙漂亮的手也在自己的腹前與他的手緊握在一起,暖意一點一點傳進他的心中,驅散那片陰霾,也讓他的掌心逐漸恢復原本的熱度。

  「最喜歡,前輩。」周澤楷捧起那雙漂亮的手,送到唇邊虔誠地吻了吻,像是捧著絕世寶貝般的歡喜小心。

  「傻小周。」葉修抽手捏了下那側首回望自己的俊美臉蛋,「走吧,再待下去這邊濺起的水花都能將我們淋成半隻落湯雞了。」

  因為站的地方與瀑布離得近,飛落的水花不免會濺了過來,一人一狐都沒有用避水術法,站久了確實有被打濕衣衫的風險,顧慮到葉修就算得到那葉玉裡餘下的魂識和些許修為,但目前年歲尚輕還是凡人,周澤楷不敢耽擱地帶著人趕緊往前。

 

  走了一會兒,他們來到了瀑布後方,窄小的岩道稍微寬敞些,足以讓兩人妥當地站好。

  而在他們面前的,是看似沒什麼特別的岩壁,凹凸不平的壁面因流水長期滲漏而顯得潮濕,上頭覆蓋了一層青苔。

  「好了,總算到啦!」葉修笑咪咪地對著這片岩壁熟練地打出一道咒訣,頓時出現了隱隱約約的門形輪廓,「小周,開門的咒語你還記得吧?哥當年可是告訴過你的。」

  周澤楷的臉色有一瞬間的凍結,但他還是點點頭,「記得。」

  「記得就好,快唸吧!」葉修臉上的笑意更深切了,還多了幾分明顯的惡趣味。

 

  威名響徹三界的妖王陛下不敢違抗,僵了一會兒,他深吸了一口氣,有幾分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的決絕,緩緩開了金口:「盛世美顏……周…澤楷。」

  下一刻,一陣轟隆的短暫響動後,消失的岩壁後方出現一條幽暗的通道,看似不長,從這頭望去還可以看見彼端的光亮。

 

  「唸太慢了,幸好我這咒語沒有限制語速。」一本正經的葉修面色有些扭曲的說完,終究忍不住大笑起來,在朗朗笑聲中扯著無奈又滿眼縱容的妖王陛下往通道踏入。

 

 

  走到盡頭,豁然開朗後是別有洞天的景致。

  別緻的小山谷中,飛泉溪流環繞,水邊原是一塊悉心照料的藥田,奈何多年下來未有人接手導致現在田中長的雜草比人還高了。

  此處唯一的住所是乾燥寬敞的山洞,經過主人的打理佈置倒也有幾分巧趣,洞口掛著水色珠簾,在微風徐徐中傳來輕靈好聽的細細脆響。

 

  「唉,可惜我當時照料多年的流靈草和神露花,那時候都已經快要成熟了。」葉修看著那狂妄囂張的雜草田,忍不住可惜了一會兒,不過他個性向來豁達,又有周澤楷摟著安撫一陣,很快恢復笑容,帶著人繼續往山洞裡走。

  裡頭的擺設也著實簡略大方,僅以屏風隔出起居和寢室兩塊地方,前者還充當書房用,除了吃飯小憩的桌椅和臥榻,還有桌案和書櫃,後方寢室只有一張石床,上頭鋪墊了燄火獸皮和絨毯,既簡單又舒適。

  因為有避塵的術法在,縱使這麼多年歲過去,這裡依舊乾淨得猶如主人不曾離開過,一塵不染的書案上,那張書寫到一半的紙還被紙鎮安好地壓在那兒。

  「怎麼樣?哥選的地方就是好吧?」葉修帶著妖王陛下參觀了一圈,很是得意地說。

  「嗯,這裡很好。」而且處處充滿葉修的氣息,那熟悉又令他眷戀不已的純淨味道,不時竄入妖王陛下的鼻間,撩得周澤楷有些心猿意馬。

 

  ──幸好之前沒來。妖王陛下忍不住暗自慶幸著,萬一被徹底撩撥起來後要怎麼收拾?那畫面太慘他不敢再想下去。

 

  縱使自制力驚人,但心愛的人就在旁邊,又是久別重逢,再者獸類妖族都有的那什麼情時期在這幾百年被他強行壓制了無數次,心情本就飄飄然的周澤楷,有再強大的心性在這當下不免有幾分恍惚。

  「小周?」發現身邊的小狐狸似乎有幾分心不在焉,葉修有些擔心地扯著他到桌邊坐下,「你怎麼了?」

  「……沒事。」周澤楷搖搖頭,但下一刻葉修的雙手直接捧起他的臉,額頭就這麼貼了上來,對方的吐息和氣味近距離的迎面拂上,讓他不禁面色一紅,體溫也竄高起來。

  「你在發熱?這好端端的怎麼會──」鬆手退開後,葉修擔憂地看著他的臉色,伸手探查了會兒對方的脈息和妖力,又仔細地打量一番後,過了良久才掌握到不對勁的關鍵。

  脈息還算正常,不過心跳特別快的樣子。

  妖力也沒有突然暴漲的情況,不像是走火入魔。

  仔細端詳,周澤楷那在情緒過度波動時會顯露妖異金暈的墨瞳完全掩飾不住地亮晶晶起來,眼角帶了幾分紅艷,眸中彷彿躍動著火光,開始有幾分銳利的張狂執念,像是盯上了什麼獵物……

  葉修又問了一次,得到的是更閃躲的目光和支吾迴避,瞇著眼繼續打量──紅撲撲的臉色簡直要往後感染到耳根以及往下擴散到連脖子都紅了、無端緊繃握起的拳頭、僵直不敢妄動的身軀,以及──這是、徹底動情了?

 

  看到那下腹衣袍間已經遮掩不了的部位,葉修立刻頓悟了百獸妖族縱使修練有成,到了特定期間還是比較敏感的時刻。

  況且他了解周澤楷,五百餘年漫無止境的等待,除了思念還是思念,在那期間裡定是更加難熬,明明放眼三界有無數眾多的貌美姑娘可以大把選擇的堂堂妖王,卻淪落到只能自己狼狽強憋的地步,連到現在看著自己在面前都還忍著不敢妄動,也不知道這麼多年忍成這樣到底憋壞沒有……

  葉修滿滿的心疼不捨,同時卻也有幾分好笑──他這隻純情的小狐狸,如今都長成大狐狸了還是這般死心眼。

  卻也只有這麼執拗的堅忍心性,讓葉修願意回以相同的情感,並且溫柔縱容不已。

 

  本想死死憋住強忍著,默默等這波突如其來的洶湧慾念平息下去,但冷不防被撞破腿間那來不及掩飾的部位,周澤楷的臉更紅了──又羞又臊,有種想直接奔去外頭將自己種進溪流底部的衝動。

  但在他採取行動前,葉修率先一把將他從椅子上拉了起來,牽著往屏風後的石床走。

  周澤楷不禁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想著──葉修他這是、跟自己所想的一樣嗎?

  接下來,葉修極有氣勢地伸手將他往石床上推倒,然後直接跪伏在他身上,傾身咬了口他的嘴脣,才含著笑意霸氣發言──

 

  「小周,春宵一刻值千金呢,你就乖乖從了哥吧!」

 

  說完後,又往妖王陛下的喉結輕啃了一口,接著還舔了一下,極盡撩撥。

  面對這根本是用行動直接應和了他的猜想,見心上人表現出全然的順從,妖王陛下再憋下去真的就要爆了。

  周澤楷一個使力翻身,上下交換、將人重新按在身下,而見到葉修那眉眼溫順中還帶著鼓勵縱容,再也不願浪費地覆了上去……

 

 

  鋪天蓋地席捲而來的,又豈是情欲而已?

  橫亙數百年的相思,盡在此時徹底點燃,猶如蔓延的野火。

  輕易燎燃,不過須臾,更似千百年。

 

 

  (車已開走)


 

  一人一狐,就這樣在小山谷中荒淫無道了整整三日。

  直到忍無可忍的葉修,扳起臉孔嚴肅地將饜足的妖王陛下直接踹下床,這才結束這場再繼續下去做上個七天七夜也不是不可能的雙修情事。

 

  吞了妖王陛下所給、極為珍貴的大補丹藥,葉修揉著痠乏不已的腰,總覺得自己似乎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

  旁邊的周澤楷看他神情疲憊,一副就是被縱欲過度的虛弱模樣,提出了於此處停留休整一日再走的建議,立刻被葉修冷冷地回絕了──畢竟色慾薰心時,饒是妖王陛下,也是沒有信用可言的。

  隨後出了小山谷後,無數符鳥朝著葉修迎面砸來,要不是周澤楷反應夠快,估計他就要被原地掩埋了。

  而這個時候,葉修總算想起忘記了什麼事──幾天前跟小狐狸久別重逢後,就被拉著去穿雲島見見從前故友,自己只留下有事離開晚些時候回來的字條,接著又在有設下禁制的小山谷裡待了幾天……

 

  無端失蹤這麼多日,蘇家兄妹八成會以為他是不是被綁或遭遇什麼不測了……雖然可以不管蘇沐秋那傢伙,但讓沐橙妹子急哭了的話可就不好了。

  葉修越想越覺得心急,拉著周澤楷就要往蕭山的另一頭走,才剛來到山頂,怒火燒盡九重天的柳樹精就這麼氣勢滂沱地從天而降,險些將泥地踩出了足以活埋上百人的大坑。

 

  「葉、修!你這傢伙到底死到哪裡去痛快逍遙了?!」

 

  隨之而來的,還有另一名嬌俏可人的小姑娘。

  看到葉修安然無恙之後,那哭得紅通通的眼睛才彎彎地笑了起來,總算鬆了口氣。

 

  ■

 

  自從當年辭別柳樹精兄妹後,葉修就隨著周澤楷來到了久別的狐族領地。

  幾百年前認識的老狐狸們收到消息後,一隻隻從天崖海角紛紛跑了回來,圍著葉修熱鬧許久,還歡歡喜喜地慶祝了幾天幾夜,當場喝趴不少道行高深的老狐狸。

  在那之後,有了妖王陛下全心全力的各種支持下,葉修開始安安穩穩地潛心修練,力爭在百年內將修為拉拔到比當年還要鼎盛剽悍的程度,省得三天兩頭就被妖王陛下給摁住雙修還無力反抗……雖然他掙扎起來也不怎麼認真就是,就算做得太兇狠,當下的快感和酸爽總是讓他痛並快樂著,被拖進那極致的歡愉當中,往往在事後被需索無度、差不多已經是個廢人的時候才會有所悔悟,但接著下一回到來時又是被妖王美色所迷根本把持不住,形成一個無解的輪迴。

 

  葉修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狐族裡,偶爾會被周澤楷帶著去遊山玩水、四處遊歷,宛如最契合恩愛的道侶,無論千百年過去還是甜蜜得一如往昔。

  再者,遍及三界的那些故舊損友每隔一段時日也會送來拜帖邀約,偶爾聚上一聚,也是無比欣然快慰之事。

  修練無歲月,況且又是這般充實快意的生活。

 

  春去秋來,年歲流轉。

  時光就在平靜安樂中度過,無聲無息地流逝,彷彿彈指須臾間。

  很快的,又一年的三界會談,即將召開。

 

  這天清晨,雖然精神疲憊但腰實在痠軟得很、遲遲無法睡踏實的葉修,又一次充滿怨氣地醒來時,狠狠地瞪著將道侶操了個爽、連九條雪白尾巴都爽到炸開來的周澤楷。

  ──明明昨晚就寢前就說過了,出門前不得胡鬧的!

  繼續盯著那睡得十分香甜的饜足睡容,讓睡不好覺只得暗自氣得咬牙得葉修,終於忍不住那顆想要報復的心!

 

  在天光大亮時,妖王陛下神清氣爽地睜開眼睛,但出乎意料的沒有在床榻上看見自家道侶的人影,而且自個兒那蓬鬆軟綿粗長的九條尾巴不知何時被人編成了──三條麻花辮!

  雖然尾巴末端是用效力極弱、對妖王陛下來說根本無關痛癢的捆妖索綁著,但在稍後進門的葉修睨了他一眼又似笑非笑地往他的尾巴掃了一圈之後,周澤楷就這樣拖著收不起來也完全不敢將「麻花辮」掙開的九條尾巴,去出席百年一度的三界會談了。

 

  理所當然的為三界增添一樁流傳至少千百年的趣聞。

  同時也讓這一人一狐的恩愛佳話,繼續閃遍四方無敵手,餵足狗糧無遺漏。

 

 

 

                          END.


本篇收錄於馴獸高手2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