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盛世妖顏(中)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古代玄幻向,九尾狐王周x人類修道者葉

 



  周澤楷原本是在趕赴三界會談的路上。

  雖然使用破空或縮地一類的術法要趕到目的地不過是眨眼間的事,但他惦記著與日俱增的莫名悸動,妖族天性格外強大敏銳的直覺告訴他這趟出門肯定能遭遇到什麼天大的收穫,於是他便化作原形,慢悠悠地馳於雲間乘風而行。

  結果在路經西南群山時,一隻成妖且修為尚淺的喜鵲從不遠處的樹林竄往空中,而後朝某個方向平飛。

  那小妖隱隱傳來的薄弱咒息,是如此的久違熟悉,即使睽違數百年,周澤楷仍能在那瞬間清楚地辨別出來。

  他連忙放出威壓嚇得那小妖連翅膀都忘了拍,要不是周澤楷接著又補上一道風旋托住牠,那喜鵲就要直直往地面墜了。

  周澤楷也不用多費脣舌,在妖王略施的幾分威壓下,那小鵲妖又是驚恐又是顫抖地喳喳嘎嘎很快就將自己今日的遭遇還有出手救他的人類的底細全數交代個乾乾淨淨,生怕有一個字落下,在經歷彷彿有十年那麼長的沉默瞬間後,被允許離開的喜鵲如蒙大赦,用前所未有的振翅速度往自家山頭飛,從此龜縮在窩裡很長一段時日,由此可見今日種種給牠的心理陰影。

 

  ──是他嗎?……真會是他嗎?

 

  周澤楷數百年下來平靜到近乎死寂的心從來沒有像此刻這般忐忑躁動過,懷抱著美好但也極為脆弱的期盼,在懷裡的葉玉感受到「主人」的氣息化光遁走時,他毅然追至那近在咫尺的那棵大樹──據喜鵲說是那人而今所在的地方。

  感受到那修為不算太低的精怪所佈下的結界,周澤楷變化人身,於周身覆上一層妖氣,果斷乾脆地強行突破,靈巧地落於那人眼前,各種情緒猶如沸水般激烈地翻騰,滿溢的情感再難自制。

  像是要將人咬碎再吞吃入腹化作自己的血肉靈魄、與他徹徹底底地融為一體,這樣方能確保世上再沒有任何事物還能夠拆散他們……急切又熱烈的深吻,毫不保留地在彼此的脣舌間劇烈索求,而對方軟下身子明顯是無聲順從的反應,更是讓情感正澎湃的狐族妖王肆無忌憚地進行下去──

 

  『啪。』

 

  ……呃,其實也並不完全如此。

  因為在葉修從意亂情迷中稍稍醒神後,發現自己的衣領被扯開,鎖骨頸間埋著一顆連狐耳都興奮到精神豎起的腦袋時,再這樣下去他恐怕有相當大的可能會直接被這狐妖給當場辦了……葉修在這一刻迅速的冷靜下來,默默抬起方才被握住按在樹枝上但現下已經被鬆開的手,直接朝那妖界第一狐的後腦勺冷酷無情地拍了下去。

  「…………」狐族青年很快地停手,腦袋緩緩地抬起,那如畫般的精緻眉眼帶上了無比純真的無辜,像是世俗凡塵皆不染的單純小妖,頭一回接觸到外界似的。

  「嗬。」葉修輕笑了聲,顯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對方這番作派了,被啃吻得紅腫的脣相當有經驗地微微挑起清淺角度,冷漠道:「多年未見,你就是這樣歡迎我的嗎?小周。」

  「我──」周澤楷終於出了聲,嗓音低啞,縱使臉上的淚痕轉瞬即消,但終究藏不住那幾分哽咽,「想前輩……很想很想。」想到瘋魔,曾經險些走火入魔。

  葉修不過是想嚇唬嚇唬他罷了,一想到這麼多年下來他獨自守著那些短暫的回憶苦苦熬著,就什麼再也顧不上了,自己隨手把衣衫拉好、將那些痕跡掩藏起來,溫言細語問起周澤楷這些年發生的大事,一人一妖並肩坐在大樹上敘舊說話,激盪洶湧的情感慢慢緩和下來,更顯得溫情似水,猶如狂風暴雨過後的撥雲見日,那陽光和煦得讓人感到又暖又甜。

  其實周澤楷這些年幾乎是都在狐族領地過著避不出門的日子,葉修從稍早連同過往記憶所得到的那些片段畫面大略可以猜想,聽著對方簡單挑了三界間幾樁大事講、自己則是用「尚可」、「無事」這些簡短詞句一筆帶過,幾回過後,葉修終於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那還高興得耳朵直晃的腦袋,心嘆這傻狐狸耿直成這樣卻將自己剋得死死就算過了幾百年依舊如此。

  但也幸好,因為是小周,所以縱使過去數百年,傳聞中多情風流的狐妖仍舊初心不改,此情如故,不枉費當年他毫不猶豫地留下自己的部分魂識,連同當時剩下的半數修為,全封在那葉玉中交給他。

  那時,葉修打定主意拼著魂飛魄散也要將這自己第一眼看到就忍不住格外上心的漂亮小狐狸護得周全,若是他沒有撐到狐族的族長他們來救,那枚葉玉中的自己就會接著死守,直到援兵來到。

  很險,但也因禍得福。

  有著這麼小塊魂識跟在狐王身邊蘊養,他散於天地間的殘魂碎魄終有機會重新養回,而後再入輪迴,雖然這時間有些長了,沒來得及看到小周修練成九尾雪天狐的那一刻──

  ……尾巴?對、尾巴!

  「小周?你的尾巴呢?還不趕緊亮出來讓哥看看,當年可是說好的啊!」突然急切地說完,葉修只差沒像個急色鬼去摸對方的後腰。

  「……嗯?」本來聽著對方提起關於那塊葉玉的事,周澤楷憶起幾分當時那束手無策的絕望和疼痛,但還沒來得及沉浸感傷低落,就被葉修突然轉了話鋒的要求給弄懵了,不過這麼多年下來他也是一直守著當初的承諾,沒給任何人或妖看過的尾巴,就這麼一條條冒了出來。

  蓬鬆雪白的九條尾巴,整整齊齊地垂懸在狐妖青年的身後。

  葉修還依稀記得當年摸過前六條的柔軟觸感,這會兒看到了自然是毫不客氣地辣手摧尾巴,順著毛往後撸,一條搓揉過一條。

  尾巴這種部位對妖族來說本來就是特別敏感的地方,而葉修又很手欠的不斷碰到接近根部的位置,所以過沒多久他就發現妖王陛下的臉色怪怪的……

  心想這下捅了馬蜂窩,再摸下去就是自己作的死哭著也要受完,連忙將爪子收回來、岔開話題道:「對了小周,你怎麼會突然路過這兒?是發生什麼事嗎?」

  周澤楷那張盛世妖顏閃過了一瞬間短暫空白,像是突然想起了某件被遺忘的大事,而有那麼一點心虛,於是他語氣有些微弱地回道:「……三界,開會。」

  「喔喔百年大事,是該出門一趟的。」葉修點點頭,雖然以他的實際歲數資歷還不會知道這種三界間的大盛會,但先前聽過蘇沐秋提及過些許皮毛,後邊的詳細都從歸來的魂識裡取得常年跟在妖王身邊的旁觀記憶,「什麼時候開始?」算算慣例的時辰差不多很接近了。

  「……半個時辰前。」

  「喔,那來得及──等等、」葉修下意識地應和著,很快就驚覺不對,「半個時辰…前?!」

 

  ──當年那個在自己意圖拐帶逃課時總繃著一張漂亮小臉蛋兒慌張表示要認真上進絕對不能遲到早退也堅決不逃課的單純騷年呢?

  葉修忍不住滄桑地感嘆了一把。

 

  ■

 

  東南海域,穿雲島。

 

  這座孤立於海上的仙島,長年被雲霧所籠罩,外有迷陣造成附近海中無數漩渦,不至於傷及過路船隻的性命,但也讓人們無法發現這座島嶼的存在。

  往日裡,島上鮮少有仙人停留,是屬於靈獸精草花妖的無憂無慮小天地,日日過著恬淡閑靜的生活,直到今回的三界會談定在此處舉辦,才有這番有別以往的熱鬧景象。

  島嶼中央的山谷,如今是聚集了四方各界的「大人物」。

  除了最初舉辦的那一年,因人間動盪初平,三界局勢亦混亂不堪,所以氣氛格外凝重嚴肅,多方代表幾番發生衝突,還是連續協調了四天三夜才達成初步共識。

  而後過了百年,動亂已平、萬物甦生,一切都步上正軌,除了幾樁後續需要商議之外,後面的時間幾乎是拿來喝茶嗑瓜子,交流交流一下情感。

  接著之後的三界會談,直白一點可以直接稱作三界八卦交流茶話會,基本上沒什麼大事需要共商,時間全數都在喝茶飲酒配點心,十分愜意悠閒,氣氛一看就是自在安樂、和諧融洽。

  今年也不例外,會談正式開始都快一個時辰了,與會者各自圍出大大小小的圈,氛圍無比輕鬆也無比八卦。

 

  「今年妖王陛下不出席嗎?甚是難得。」天界執掌星羅命盤的仙君王杰希端著茶盞,好奇地起了話頭。

  「近兩、三百年來始終平靜,並未有大事發生,不出席也是無妨的,想來以那位陛下的性子來看,連著參加這麼多回也確是難為他了。」天界仙官喻文州,如此感嘆著。

  「怪不得那些仙女魔女看起來都無精打采活像丟了魂兒似的,精心打扮好的妝容,最想讓瞧的對象卻不在。」極少數的人間修道者代表之一的方銳一副總算頓悟的模樣,「不過這樣也好,那些姑娘們回回看到周澤楷都像是一群餓犬看到肉骨頭似的,忒吵人。」

  「但看江波濤領著幾隻妖半個時辰前衝出門的氣勢,比較像是他們家的陛下掉在半路了?」隸屬魔界的先鋒官張佳樂饒有興致地推測著。

  「我跟他有打過照面還匆忙聊了兩句。」同屬魔界的魔將孫哲平搓了搓下巴回想稍早前的對話,「據說妖王撇下他們提前出發,卻遲遲未到,連訊息都沒留下。」

  「難不成是半路出事了?怎麼可能、是那個周澤楷耶!才一百五十歲就修成九尾雪天狐,放眼三界能拿下他的人屈指可數啊!」張佳樂立刻驚嘆回應著同僚。

  「出事不至於。」剛把手中的星羅命盤收起的王杰希搖搖頭,率先推翻這個說法,並且露出一抹確實高興的笑意,「應當是有事耽擱,而且……估計是好事。」

  「既然王仙君這般說了,那就不用擔心了。」喻文州笑了笑,抬手召來仙婢為他添了茶。

  「好事?得了吧能有什麼好事啊回回看周澤楷那跟萬年冰山一樣凍的臉我都覺得遍體生寒直打冷顫一身雞皮疙瘩,那些姑娘們也太想不開了吧每回都這麼風風火火的只想倒貼上去也不怕被凍成千年不化的冰雕供後世瞻仰個百千年……嗯所以說到底是什麼好事讓周澤楷掉在半路了?」方才到處去串門、晚幾步回來的天將黃少天,立刻火速跟上八卦的隊伍。

  「晚些時候就知道了。」王杰希溫和地笑著,自故自得繼續喝著茶,一副閉口不談的模樣。

  黃少天急得跳腳想再說些什麼,被笑得如春風般和煦的的喻文州給按了回去。

  交情少說都是幾百年幾跳的人圍在一起閒聊,天南地北什麼都能扯,這會兒談起三界各方潛力新秀時,凡人代表幽幽地嘆了口氣……

  「唉,你們不懂我們這些凡夫俗子的苦悶,這些年人間修道者根本是青黃不接的狀態,沒多少人才頂用,最多就當年老葉帶出了一個邱非勉強撐著場子,但除了他後面也沒什麼人了,真怕百年後我也去了的時候,從此凋零啊……」提起這個,方銳就非常頭疼。

  「邱非那小崽子我見過,人品不錯天份還行,可惜葉修走了之後被劉皓瞎拐著跑、白白浪費了幾十年的時間。」孫哲平回想了一下,同樣有幾分感慨。

  「說到劉皓那傢伙真是倒胃口,當年葉修還在的時候沒看出那渾蛋暗地裡能搞出這麼多骯髒破事兒來,連老葉人都不在了還背後放出種種不堪流言,不過也沒什麼好下場,最後還不被周澤楷給收拾得連渣都不剩了?說起周澤楷當年那手段確實夠狠,不狠不解氣啊!」張佳樂談起當年那人渣,依舊很是鄙夷。

  「周澤楷那九條尾巴的狐狸真不是蓋的啊總有一天我肯定堵住他然後邀他打個三天三夜過過癮!要不是他實在太懶幾百年都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也不怕悶成凡人那所謂的大家閨秀,我老早就跟他比過個七八九十場了──」

  「少天。」喻文州有些無奈地再度出聲制止越說越沒規矩的同僚。

  「哎呀我這也沒說錯……」黃少天很想再繼續嘀咕,但在對方的溫和注視下還是很認份地先收了神通。

  「不過劉皓死了也兩、三百年了吧?嘖嘖、作孽這麼多也不知道能不能再投胎成人。」方銳算了一把年歲後,接著又感嘆:「老葉走了……這都也五百年了吧?不知道他到底入輪迴了沒有,當年老魏走之前,還跟我笑鬧一句如果在下面遇到老葉會想辦法託夢給我,至今我都還沒夢到那猥瑣傢伙,大概是還沒有。」

  「關於這個,我們要請教專業的?」張佳樂的目光立刻移往明明在旁邊、但卻始終默默喝茶不插話的兩人──判官張新傑,閻君韓文清。

  「劉皓刑期未滿,仍在地獄底層服刑。」在眾人紛紛投來注視時,張新傑不慌不忙地開了口,「至於葉修的話,無可奉告,王仙君也是這麼認為吧?」

  「確實,天機不可洩漏。」王杰希笑著應和了句。

  「不是、你們這些人擺明就是知道了什麼又不肯說啊!分明是想吊我們胃口!」張佳樂有些不滿地嚷嚷著。

  「就是就是,凡間有句話叫『撩了不認是人渣』,你們曉得不?」方銳跟著幫腔抗議。

  「我堅決同意你的看法啊撩完不認帳這事絕對不能忍──」

  幾個人鬧哄哄地吵了起來,有黃少天在場一仙等同於至少五十人的戰力,很快的眾人就感受到黃天將大人叨唸起來時那餘音繞梁的威力,直教人耳朵嗡嗡作響、雖然沒有三日不絕但再繼續下去至少會嗡上三個時辰,差點沒讓同一陣線的張佳樂和方銳忍不住倒戈。

  幸好,有地府閻君在場,只見韓閻君面色一沉,喝斥一聲:「胡鬧!」

  於是,天地間就安靜如昔,整座島瞬間靜了下來,彷彿有人掐了個時間靜止的術法。

  好一會兒後,有個仙人壯著膽子小小聲地開始說話,這氣氛才慢慢重新活絡起來。

  「……你們不覺得,今天來的代表,比往年還要多嗎?」孫哲平仔細看了場內與會的各界人馬,緩緩提出疑點,「好比說,最近兩回地府的人分明都不參加了,偏偏今兒個來得這麼齊,連久未出府的閻君也到了?眼下可沒什麼足以動盪三界的大事發生。」

  「咦?」聞言,張佳樂瞬間發出被點醒的驚呼聲,「對耶!確實是這樣!」

  「這麼說今天肯定有什麼大事要發生?」方銳搓著自個兒的下巴,有那麼一點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感覺。

  最終,高深莫測的王仙君溫煦一笑,結語道:「呵呵,拭目以待吧。」

 

  過沒多久,姍姍來遲的妖王陛下,領著絕大部分已經懵逼得說不出話來的部屬們,突然現身穿雲島。

  向來跟隨在妖王身側的心腹江波濤,如今卻是站在後方首位,不至於懵逼得說不出話但也看得出經歷過一番大驚大喜。

  而與妖王並肩隨行的,是一名相貌不算出色的男人。

  一個相當年輕,連在場眾仙/魔/人/妖的零頭歲數都不到的凡人修道者。

  那雙眼神純淨得漂亮,可見其心性之堅定強大,而那含笑的眉眼與自信從容的臉孔,更是在場不少「大人物」所熟悉的。

 

  「唷,多年不見,看到你們一個個活得好好的,果真印證了那句『禍害遺千年』啊!」

 

  天地間再度沉寂下來的靜默,頓時被這淡定帶笑的話語所打破。

  接著,是響徹整座島嶼的驚吼,引起些微的震動,連帶附近海域都隱約察覺得到。

 

  「臥槽────!!!」

 

                                    TBC.



本篇收錄於馴獸高手2 

目前本子已經完售,12月的CWT47應該會再少量加印(?


评论(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