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夏天到了總要嚕一發(下)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現代架空向,布偶貓小周x作家葉神

 

 

 

  這個世界上並不全然都是人類,有不少的妖怪經過歲月長河的沉澱學習,如今已經能完全融入社會,各方面都不會露出尾巴,雖然物種不同但早就能安穩和平的相處。

  千年之前,人類當中的少數人還知道有妖類的存在,但數百年來因為妖族學習得太快融合得太好,世上幾乎已經無人知曉……妖怪?有啊,電視劇和小說裡多的是,處處可見!

  周澤楷來自貓妖一族,先祖是開天闢地以來第一隻真貓,所以家族在整個妖族當中的地位特別崇高,但儘管血脈再怎麼高貴,被族內長老說年紀到了就是要出門歷練、接著封印他所有的能力讓他只能維持貓形扔到大街上,無法化成人形也無法說話,什麼時候能突破封印就什麼時候能回族。

  「棄養」這種本該是很喪心病狂並且讓人髮指的修練方式,但因為統計下來有高達百分之八十七的貓妖都能在這個過程中找到自己的媳婦兒,百分之五是注孤生的命格,百分之八是姻緣運淺薄到很難遇到,畢竟妖族的生命力還是很強悍的,再者族內也不會真的狠心到放任這些小輩在外生死一線,封印除了限制他們的力量外,也具有一定的保護效果,且若真的情況危急時還是會有妖出手相救的,所以這樣的歷練還是年復一年地傳承下來。

  不過貓妖族鮮少有貓會選擇被人類撿回家這種方式,雖然通常可以受到比較好的照顧,不用在外頭風吹日曬雨淋,但相對伴隨著某些風險,譬如遭到強迫斷子絕孫──也就是被送去進行結紮手術,儘管封印自帶保護效果會讓手術失效,但這種恥辱傳回族裡可是會被笑上百年的啊!所以大多數的貓妖會挑選地盤然後吸收一群小弟打手,開始街頭橫行或野外稱霸的日子,雖然狼狽滄桑了一點但至少自由自在、無拘無束。

 

  周澤楷因為原形是全身雪白唯有眼睛周圍的毛色是灰黑漸層色的布偶貓,眼睛湛藍燦亮得猶如寶石,所以走在街上引起不少愛貓人士認為他是走失家貓想要撈他回去,但周澤楷靈敏迅速地躲避逃走了,直到──幾天後在深夜的公園裡遇上葉修。

  他那時只是趁著夜深人靜的時候坐在長凳發呆順便思考貓生,偏偏就有那麼一個路過的男人發現到隱藏在夜色裡的他,然後就這麼走上前來……即使夜晚的街道上光線昏暗,但貓的夜視眼力足以將這個人看得清清楚楚,包含外表和內在。

  這個男人的長相並不是很出眾,但那雙隱約含笑的眼眸、泛紅微醺的臉色、溫和純粹的笑意,再加上由裡到外散發出的氣息是那麼樣的溫潤純然,給他的感覺彷彿一股溫暖注入心扉的,溫暖舒適,美好得讓周澤楷直覺反應就是湊過去討好對方,表達自己願意跟著他回家的意願。

  而事實證明葉修確實如周澤楷第一眼所感覺到的那樣,即使到家後短暫懵逼了一會兒為何真的把貓領回家了,他還是很認真學習當一個剷屎官,雖然經常對著布偶貓各種叨唸揉捏和捉弄調戲,但葉修待他真的很好、很好……到後來周澤楷只要看到他對著自己笑,直覺反應就是倒下露出肚皮任摸以求討好對方,並且藉此轉移一下自己有些酥痲又跳得飛快的心跳的注意。

  雖然夏天時,被剃成那慘不忍睹的造型讓他大受打擊,沒有布偶貓的外表可以吸引葉修的注意了,周澤楷心中簡直刷滿了成千上萬個「嚶嚶嚶嚶嚶」!但他也不得不承認,在被嚕毛的過程中,葉修的手基本在他全身上下摸了個遍,摸到小小周都春情萌動了,不過周澤楷頂著如果被發現就會被帶去拿蛋蛋恐懼硬是壓了下去。

  被嚕完毛之後雖然很對各方面來說都是毀滅性的打擊,但周澤楷發現如果自己一直維持這種頹喪狀態,葉修就會對他特別好、特別溫柔,還會一直對他有各種親密動作以示安撫……那什麼、「要抱著親親才要起來」這種安慰完全可以有的啊!

  於是,每一年的夏天對周澤楷來說都是痛並快樂著,十分酸爽又煎熬。

  至於「哥斯拉」──周澤楷知道葉修向來惡趣味深沉,如同對自己的愛,但他還真沒想到對方會玩到這種完全超乎自己想像的程度……要是這些年的嚕毛後的模樣傳回族裡,周澤楷深信自己大概至少能被傳唱五百年……笑料的那種。

  即使是這樣,周澤楷也沒想到要因此離家出走,要不是那天葉修出門後他感覺到封印鬆動的程度到了這些日子以來的最大值,然後他稍微嘗試後就破除了、直接變成人形還無法變回貓,只得匆忙在葉修每天都會瞄一眼的電腦備忘錄留言,連忙回族裡看看自己變不回去是什麼情形──但卻被大長老以歷練剛結束、突破後的境界不穩固直接將他關了小黑屋,等到周澤楷能重新掌握能力後才被放了出來,但已經一個半月過去,他發現葉修根本沒看到自己的留言,還到處找自己……

  酸澀和心疼中,有著若狂的欣喜,沒想到葉修比想像中的還要重視自己──意識到這樣的事實讓周澤楷無比振奮,趕緊透過家族漫長歲月以來在人類社會累積的底蘊輕而易舉地暗搓搓運作一番,好讓自己以權謀各種好處福利,終於迎來足以跟葉修開始長期相處的局面……

  只要一想到那彷彿近在眼前的甜美未來,周澤楷臉上的笑容又深切幾分,始終注視著葉修的眼睛又更加燦亮,簡直比貓看到木天蓼還要激動。

 

  葉修沒想到自家只有在撒嬌時才會喵喵叫的小周,變成人也這麼靦腆寡言。

  靠著身為作家本來就漫無邊際的發想和思路,在葉修提出各種問題讓周澤楷回答和簡略解釋後,他還是將如此不科學的世界觀了解個大概,然後徹底陷入了懵逼狀態──

  葉修忍不住想著到底是他今天出門的方式不對,還是昨天沒睡好到現在精神不濟所以產生了嚴重的幻覺以致於把新Boss兼編集當作他家失蹤的貓,然後這隻貓還從很久以前就打著拿自己當媳婦的主意……

  ──臥了個大槽!!!

  葉老師終於察覺到這次談話的重點,並且嚇呆了。

  原本就冷靜不能的腦袋這下子更混亂了,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己是該驚嘆一下原來某國元首竟然是千年黑熊精,還是譴責這個看似在自家賣萌多年實則一門心思都在肖想他的貓妖──!

  但儘管如此,看著那張俊美無比卻始終看著自己溫柔笑著、靦靦羞怯到後來的忐忑不安,明顯有著小心討好,卻遲遲不再開口,而是十分耐心地等著自己平靜下來……意識到對方小心翼翼的慎重態度,確實讓他感受到了那份極為重視的心意。

  思緒漸漸地淡定下來,剩下來的畫面卻是過去與大白布偶貓溫馨快樂的生活及見到眼前這名青年後的各種情緒微妙反應──默默在心裡嘆了一口氣,葉修將任何可能會傷害到對方的話語仔仔細細地全嚥進肚子裡。

  別的先不談,但他現在就可以清楚地做下一個心裡最真實的決定──他不想、也不願,更不忍心讓周澤楷有那麼一點傷心難過。

  畢竟,還是自家最軟萌愛撒嬌的小祖宗吶,他可心疼了。

 

  「小周,你知道的,哥寫的小說是懸疑推理不是玄幻修真。」

  「嗯?」

  「所以你總得給我一點時間緩緩啊!」

  「……哦。」

 

  這番明顯是迂迴拖延的理由,葉修說得義正詞嚴又理直氣壯。

  周澤楷有些落寞,但他還是飛快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絕對尊重和順從對方的任何決定。

 

  然後從隔天開始,剛走馬上任據說很忙的周總開始天天到葉老師家報到的生活。

  美其名是「了解老師的工作進度並且以期彼此能盡快度過磨合期好加速進入最佳的合作狀態」。

 

  ■

 

  葉修坐在電腦屏幕前,因為距離截稿日還有幾天,儘管文檔依舊雪白得有些刺眼,他仍是自在愜意地放飛自我當中──腦袋上掛著耳機,操作鼠標和鍵盤的速度飛快,比平常敲稿還要熱情激動,畫面各種特效齊閃,直到看到大大的「榮耀」為止。

  才剛得意地退出遊戲、摘下耳機,葉修就聽到外頭就傳來些許動靜,像是有人拿鑰匙開了自家大門、還自來熟地走進廚房將買來的雞鴨魚肉、青菜水果一一整理進冰箱……

  過沒多久,當葉修開始瀏覽起網頁時,一雙手捧著一盤已經削皮切好的蘋果,從側邊伸來、而後擺到他的手邊。

  葉老師懶洋洋地抬眸一瞥,果然瞧見了這段時間下來幾乎天天跑到他家來的新責編的那張漂亮帥氣的臉蛋,還帶著一副「求摸頭!求表揚!」的燦爛笑容。

  「昨天的橙子太酸了。」但吃人嘴軟的葉修卻是冷不防抱怨一句。

  「好,下次不買。」周澤楷好脾氣地回應,然後殷勤地伺候葉老師吃蘋果。

  葉修嚼著嘴裡的香甜果肉,忍不住又一次的想著這真是風水輪流轉,以前從未想過會有鏟屎官反過來被貓主子伺候的這麼一天。

  起初很不習慣周澤楷天天上門,畢竟葉修算是很注重個人領域的,當年讓那大白貓登門落戶是意外,如今大白貓都不大白貓了,葉修自然不會這麼輕易鬆口……明明說了要一點時間緩緩,哪有這麼快的啊!

  但不管是貓還是人,事實證明他都沒辦法將對方擋在外面,因為有一回他真的狠下心不讓這小年輕進門,結果周澤楷竟然很不要臉面的變回貓坐在外頭撓門板哀哀叫,惹得鄰居大媽探頭出來查看,發現葉屋主把好不容易找到回家的路的布偶貓給關在門外時立刻震怒拍門以驚破山河的氣勢將他吼得狗血淋頭……

  葉修真的怕了這祖宗,後來也懶得管他了,愛上門就上門,日子久了他甚至有了這樣的生活也是不錯的,平白多個人主動上門來管自己吃喝,貼心服務、殷勤備至,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哪天要是突然沒了這福利,他大概會覺得有些不習慣……

  還真別說,上星期周澤楷趕回出版社上面的集團總部去開會,所以那天遲遲到了晚上才過來,葉修癱倒在沙發裡已經是條餓到乾扁的鹹魚了。

  見狀,周澤楷嚇了一跳,趕緊煮飯做菜投餵,這才讓葉鹹魚恢復點元氣。

 

  「晚餐想吃……?」這才下午三點,周澤楷已經問起了晚餐的菜單。

  「都行,你看著辦吧。」葉修表示自己非常好養不挑食,完全忽視昨晚在挑剔某道菜裡有青椒的事實,視線瞥見桌上那個還未丟棄的空煙盒,連忙問:「小周,幫哥買菸了沒?」

  「抽菸,不好。」周澤楷特別嚴肅地勸戒,那意思也很清楚──沒買。

  「唷?」葉修眉梢一挑,勾了勾手指要周澤楷靠近一些,後者乖乖湊過來時就伸手揉捏著那線條好看的下顎,語帶調戲地道:「怎麼,還沒上哥的戶口就管這麼多了?」

  「嗯。」周澤楷有些悶悶地應和了聲,眼神幽幽地盯著葉修,忍不住帶上幾分委屈──不管是人類的戶口還是貓妖族的族譜,只要能確立關係的都行啊!哪怕是口頭上的應允……但葉修至今仍然不鬆口一個字,哪怕他們明明關係可謂親密了,如果葉修將他看作是自家愛貓任由他又舔又吻脣角或臉頰也算的話。

  葉修看著眼前的俊美青年露出了小媳婦般的哀怨眼神,忍不住嘴角微抽,深深覺得這畫風實在太崩了,讓出版社那些妹子看到不知道又會是什麼樣的腥風血雨,於是很乾脆地把人打發去客廳處理公事了。

  雖然一心一意玩物喪志只想撩葉修或是被葉修撩,但周澤楷還是很聽話的,再者他確實每天都有不少事要做,所以還是乖巧地到客廳那個差不多已經變成他專屬位置的單人沙發坐下,打開筆記本開始處理公事。

  即使早就以人類的外貌生活多年,不得不說原形才是妖族最舒適的狀態。

  因此在兩個小時過後,出來倒水喝的葉修,不是很意外地看到他的大白布偶貓,坐在沙發上,兩隻前爪搭在筆記本的鍵盤上敲得『啪噠啪噠』響,軟綿小肉球打起字來一點也不含糊……在第一次撞見這畫面時,葉修心想當初給周大爺取名時這傢伙果然是有預謀的踩自己鍵盤,早知道就該給他取名叫周二白,嗯哼!

  「喵~」布偶貓一抬頭就看到葉修捧著水杯站在客廳門口,發現屏幕顯示已經超過五點了,連忙跳下沙發,直奔廚房。

  過沒多久,裡頭就傳來開冰箱和切菜的聲響。

  葉修倚著門框,視線所及的畫面盡是青年在裡頭認真忙碌的賢慧模樣,偶爾還會轉過頭來給他一個溫和的微笑。

 

  ──糟糕、真的已經很習慣有小周在的日子了啊……不管是貓還是人。

  這段時間下來,葉修三不五時就要感嘆上這麼一句。

 

  在不經意的時候,情感與依賴,就是這麼點滴累積起來。

  直至鬆口的那一刻,再也沒有什麼能分開彼此。

 

  ■

 

  時間在每個截稿日接踵而至當中,總是過得飛快。

  嚴寒刺骨的冬天過去,接著涼爽宜人的春天也結束,悶熱的夏天於轉眼間再度到來。

 

  書房地板上的電風扇嗡嗡運作,葉修聚精會神地盯著電腦屏幕瀏覽著一份文檔,神情格外正經嚴肅,彷彿在看什麼相當重要的文件。

  周澤楷端著冰水果茶進來時,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面。

  他以為葉修正在思考這次故事裡的劇情安排,因而小心翼翼地不敢出聲打擾,但作為編輯、他還是安靜地站在一旁掃了一眼屏幕上的內容……

 

  這天下午,開完會的周澤楷回到辦公室時,發現桌上擺了一個粉紅色的圓形禮盒,童話風的包裝精緻可愛又帶了點童趣,看起來像是裝了某種甜點。

  他打開一看,發現是個三層高的鬆餅塔,旁邊還裝飾著薄荷葉、插著巧克力捲心餅的香草冰淇淋,以及幾顆堆起的草莓,上頭還淋了香甜的楓糖漿。

  在鬆餅的最上層,擠了一大圈的鮮奶油,上頭同樣放了幾顆草莓作為裝飾。

  然而重點是,在正中央的地方,躺了一…隻有著貓耳和貓尾巴的小巧人兒,蜷縮著身子、眼睛閉著,嘴角還帶了一點笑意,像是正做著什麼美夢,小小的身子隨著安穩的呼吸而緩緩起伏……

  不知道過了多久,那個小人兒自己醒了過來,緩緩地睜開眼睛、還愜意自然地伸了個大大的懶腰。

  然後,他發現了周澤楷格外「熱切」的目光,於是從容不迫地迎上那還在震驚的眼眸,勾起一抹自信無謂的笑。

  「從今天開始請多指教啦!我叫葉修,你也可以叫我修喵。」

 

  周澤楷覺得臉上的溫度開始竄升,莫名感到臉紅心跳,想想有那麼小隻的葉修……按捺住已經忍不住揚起的脣角,他忍不住繼續隨著鼠標滾動繼續往下看──

 

  床上趴伏著一個差不多是少年身形的人,有著貓耳朵貓尾巴,赤裸裸的身子泛著不自然的淺紅,似乎隱忍著什麼,嘴裡難耐地發著嗚咽聲,臉頰不停蹭著枕頭、屁股卻抬得高高的……就像隻發情的貓兒。

  等等、發情……?!

  周澤楷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葉修已經發現身旁的人醒了過來,他伸手扯住周澤楷的衣袖,閃著水光帶上幾分迷離的眼睛也同時望向對方,「小周、我難受……」

  一股燥熱從身體深處直接炸開,周澤楷只覺得心跳快了起來,喉嚨也莫名乾得厲害。

  他忍不住伸手捏了一把葉修喵的尾巴根部,發現變成少年的修喵喘得更厲害了。

  下意識嚥了口水,周澤楷心想自己應該知道要怎麼做了。

 

  接著底下一段不可描述的片段,看得周澤楷是更是口乾舌燥,整個人都火熱躁動得厲害,彷彿全身上下的血氣都快壓抑不住奔放的沸騰直衝某個位置──

  『噠』一記輕響,葉修已經滑動鼠標,在右上角的「X」點了一下,將文檔關掉,側首過來盯著光明正大窺屏還把自己窺得血脈賁張的貓妖青年,眼神特別冷淡無情,很快就讓沉浸在熱血中的周澤楷緩過勁來。

  「……?」周澤楷滿臉的莫名無辜,不知道方才那份文檔是哪來的、也不知道為什麼葉修會看那個。

  好半晌後,葉修才慢慢地開口道:「上個月月底的週日晚上,我以前的責編過來送她要結婚的帖子,你還記得吧?」

  「記得。」周澤楷點點頭,記得那時候自己正是在給葉修煮冰糖蓮子銀耳湯,才剛用湯勺舀了一點到他嘴邊嚐嚐看味道合不合胃口,那女人就上門了。

  「她那晚出了門之後,編輯部的群組就開始流傳一條新聞。」葉修動手點開了幾張截圖,裡頭除了各種刷滿頻的驚嘆表情外,就是『葉老師魅力無法檔,周總甘為他洗手作羹湯!』、『難怪當初周總誰都不要,就只要葉老師啊!』、『嚶嚶嚶嚶嚶我們編輯部要集體失戀了!』、『機關算進這麼久結果輸給了葉老師這個小妖精,我不甘心!』、『我金玉滿堂的白菜就這麼讓小妖精給拱了不──』

  「……」周澤楷不禁心想,難怪隔天早上他去公司時覺得氣氛格外低迷,前台的姑娘一看到他進公司都一副深受打擊的模樣。

  「楚雲秀你知道吧?」葉修突然又問。

  「知道。」出版社裡專寫女尊文的女王作者,擁有一大票女性粉絲的追崇,也受到不少男性粉絲的支持。

  「楚女王知道後,就暗搓搓以我倆為主角,寫了篇總裁和小妖精的耽美文,篇名叫《周總裁與小葉喵》,你剛剛看到的那篇就是她特地傳來給我的,正文加番外共二十萬字準備出版個誌,還找了我沐橙妹子包了封面。」

  「嗯。」蘇沐橙他也知道,網上擁有百萬粉絲的女神畫手。周澤楷下意識地點頭,同時默默計劃到時候肯定要私下找人給他訂一套……不、三套!

  「小周啊,你說、要是讓那些妹子們知道她們心目中的總裁才是那個小妖精的話,會作、何、感、想、呢?」葉修面無表情又特別冷靜的神情開始有崩裂的情形,到後面已經忍不住有些咬牙切齒了。

  ──什麼小妖精?你才全家都是小妖精!!

  周澤楷要是知道的話可能還會百般無辜地回上那麼一句,他們全家都是妖精沒錯…只是很多都不小了,上千歲的好幾隻──

  不過葉修莫名被指小妖精覺得憋屈,到現在都還沒將名份坐實的周澤楷也覺得巨冤,如果已經修成正果那就算了,他這些日子以來都還沒得到一句準話,儘管妖生漫長他亦有足夠的耐心陪著耗、目前的生活也挺好的溫馨自在,但憋久了要壞、不壞也快要變態……

  周澤楷越想越覺得委屈,湛藍色的眸光流轉,毛茸茸的白色耳朵就這麼從頭上冒了出來,尾巴同時在背後甩啊甩著,大概是有些悶悶不樂,所以才擺晃兩下就無精打采的垂懸著。

  ……臥槽!

  一言不合就賣萌,葉修簡直被自帶貓耳和尾巴的青年賣得滿臉血。

  心裡的那股氣,很快的就被萌化得一乾二淨。

  葉修伸手撈過周澤楷的尾巴,一邊揉摸一邊輕捏,周澤楷雖然不太自在地甩動了下尾端,卻沒有抗拒,乖乖呈上去任由葉修把玩,雖然在對方無意識掐到接近根部的地方讓他幾乎就要起了反應──

  「小周。」葉修突然抬頭,對著周澤楷溫和一笑,「從我們『正式』認識以來,也超過半年了,對吧?」

  「嗯。」周澤楷點點頭,很耿直地回道:「六個月又十三天。」

  「是啊,也好一段日子了。」加上前面的幾年,讓他完全想不起只有他一人獨居的時候的感覺,儘管在自家軟萌大白貓逃家時短暫回味過了,但那種感覺去讓他真心不想再繼續。

  有貓陪著很好、有人陪著也好……但這個空缺除了周澤楷,誰也填不上。

  萌寵、男人甚至是飯票,三個願望一次滿足,想想他葉修混到這一天也算是人生贏家了。

  「小周,哥有一句話想告訴你。」葉修心裡已經有了打算,那帶著笑意仰望著青年的眸光越發柔和。

  周澤楷不由自主地又怦然心動起來,直覺告訴他,對方接下來要說的話很重要,或許是自己期盼很久的──

 

  「小周乖,夏天又到了,慣例還是要嚕一發,乖乖聽話才有糖吃喔!」

 

  ……咪?!

  周澤楷瞪大了眼睛,連屬於貓妖的細長瞳孔都掩飾不住地露了出來。

  那懵逼的程度簡直是難以形容,只差沒在臉上刷滿了「你這是在逗我或是在逗我還是在逗我吧」!

 

  最後,葉修抱著那隻無精打采的頹喪布偶貓,放到往昔的那張長凳上。

  看著那委屈落寞地縮成一團的背影寫滿了「我已經是隻廢貓了」,他有些好笑地順著方向揉摸著他的背脊,幾回過後,往常都會發出舒服呼嚕聲的大白貓依舊悶不吭聲的。

  葉修只好輕輕地捏了捏他的臉,準備剃毛工具要開始嚕貓大業。

 

  ──傻小周,哥可是要給你一個驚喜呢。

 

  ■

 

  ……唔,這次的速度好像很快?

 

  以往至少要被擺弄個兩個小時,但這會兒好像只到往常時間的一半就被放行了?

  周澤楷縱使是覺得挫敗,但在方才被剃毛的過程中,葉修那雙十分漂亮的手在他身上摸來捏去,讓他重溫了痛並快樂著的既煎熬又酸爽的時刻,破碎的心彷彿被黏了不少塊回來,再撩一下就能原地滿血復活。

  周‧布偶貓‧澤楷坐在地板上,分別抬了抬自己的左前爪和右前爪……沒什麼變化,從前爪間低頭往後看……後肢也沒什麼變化。

  邁開肉掌往前走幾步到落地窗的玻璃前,看起來腦袋也一如既往,只是隱約從映在玻璃上的模糊影子看到似乎只有後背的毛被嚕短了一點……還好,沒什麼太可怕的造型。

  不過,去年明明說好了我的毛我做主呢?

  一想到這裡,布偶貓又忍不住仰起軟萌的貓臉幽幽望向旁邊的無良鏟屎官,新哀舊怨,那怨氣的濃厚程度,簡直都快要實體化了。

  「噗……」葉‧無良‧鏟屎官‧修頂著貓主子的怨氣罩頂的幽怨目光,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然後在看到那雙格外深沉的湛藍眼眸差不多要明晃晃寫上「不要逼朕罷你的官」時,才趕緊緩口氣,道:「小周,你要的答案……哥可是給你了,不信就看看你的屁股。」

  「……?!」布偶貓一驚,也顧不上玻璃窗,直接奔進葉修的臥室去找穿衣鏡。

  站在鏡子前,周澤楷仔仔細細打量自己的貓身上下,很快就發現背部後半區塊、靠近尾巴的那裡,周邊的毛都被剃短了,唯獨就保留了那麼一片區域……看起來正好是個愛心形狀。

  短暫的征愣後,滿滿的興奮喜悅簡直要將周澤楷給淹沒。

  他高興到連尾巴的毛都蓬鬆炸開,待葉修在不久後踱進房間時,無法抑制激烈衝動的情緒,變回人身直接將人撲倒──在床。

 

  還沒欣賞到自家軟萌貓高興得同手同腳的畫面,就被人掀翻到床上,葉修心神一凜,直覺反應就是哥這是要完的節奏啊!

  然後在反應過來之前,周澤楷已經抬爪按著人又舔又咬又啃,上衣都被撩開了,正往褲檔下邁進……

 

 

  ──之後一定要找個時間、去動物醫院預約結紮手術將這色膽包天的貓給閹了省事!

  在意識徹底模糊消散前,葉修虛弱地如此想著。

 

  ■

 

  即使後面被毫無節制的貓妖青年操得直接昏了過去,醒來後整個人像是被拆卸過後全身痠疼,但葉修必須很老實的承認──過程中他也是有爽到的,現在回想起來還讓他有些發顫。

  當下是害怕的,不過事後想起卻覺得那種滋味也是酸爽美妙,怪不得會說夫妻床頭吵床尾合,沒有什麼是操一頓不能解決的……如果有,那就操兩頓──看看這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感悟

 

  無論如何,饜足無比又春風得意的周澤楷和忠於自己的感官歡愉並且大方承認的葉修,終於達成彼此生命中的大和諧。

  在原本已經夠溫馨安樂的生活基礎上,又多了那麼點熱情的甜蜜氣息。

  濃得化不開,沒有人或任何事物,足以分開他們。

 

  周總裁與他的小葉喵──咳、是葉老師和他的小周喵,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哦對,還有性福。

 

 

                 END.


中間大概三千字的肉就先掐掉了(X(ㄍ好久沒寫這麼多字的肉我好方

然後《周總裁和小葉喵》,片段是我從《Sweet Everything》這篇裡面撈出來的XDDDDD

覺得挺適合的啊當然啦絕對沒有20萬字(廢話#


另外新刊預購已經開始了,不過是台灣這邊,沒有另外找代理,所以預購消息就沒在LOFTER公告惹~

TO:有在上篇留言詢問預售的同學,

不好意思我有回覆過兩次但留言都被吃了,我也不曉得你有沒有看到,所以在這邊另外註明一下QQ

评论(4)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