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Under the Sea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架空向,人魚王子周x軍官葉

 

 

 

  榮耀城是一座海濱城市,地處位置優越便捷,是鄰近國家間極其重要的交通樞紐帶。

  捕魚和海上貿易是大部分居民的主要從事行業,而港口的稅收更佔了全年收入相當大的比重,隨著來往的異國船隻一年多過一年,使得這裡一直都比差不多規模的城市還要富饒。

  早些年的時候,這座城市其實並不像現在這般繁榮,因為靠近海邊的關係,經常有海盜燒殺擄掠,讓居民終日提心吊膽,讓執政者頭疼不已。

  而海盜肆虐的問題得到大幅改善,還是近十年的事,這可要歸功於城主的一對雙胞胎兒子。

  小兒子名叫葉秋,性格安靜沉穩,聰明機敏又心思活絡,自小城主就對他寄予厚望,認定這個兒子可以繼承自己的位置,並且在葉秋成年前就開始將政務交給他處理,一直到現在二十多歲了,榮耀城的大小事務基本上都扛在他一人的肩膀上,城主樂得提早退休去逍遙快活。

  大兒子名叫葉修,雖然聰明才智不比弟弟差,但比起乖巧穩重的葉秋,他從小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調皮個性,喜好不受拘束的自由生活,特別喜歡隨船出海,哪怕小時候曾經掉進海裡差點丟了小命,也改變不了他熱愛大海的心。

  再加上葉修本來就不是安靜性子,他寧可在外舞刀弄槍的,也不願意坐在教室裡聽著那些枯燥乏味的各種理論知識,鬧得城主相當的頭疼,乾脆就把大兒子扔到軍隊裡去摔打摔打,看能不能讓他穩重一點。

  結果穩重沒學到多少,那些猖狂的海盜反而被他打殺到不敢再來,再加上有葉秋明裡暗裡都支持著兄長的剿滅行動,這片海域就逐漸平靜下來,來往的船隻也就越來越多,從此奠定內政事務歸葉秋管,對外軍事就由葉修來的基礎。

 

  這日,天氣並不是很好,才中午過後,厚重的雲層就將湛藍的蒼穹密實地遮蔽起來,陰暗的天色猶如即將進入黑夜。

  在常年氣候宜人的的榮耀城,除了在特定月份的雨季,這般糟糕的天氣並不太常見,沉甸甸的烏雲彷彿壓在人的心頭,讓人總覺得像是要發生什麼不好的事。

  在辦公室裡的葉秋也察覺外頭驟變的天色,但他只是看著窗外皺了皺眉,繼續低頭處理著桌上疊起來比他人還要高出幾公分的文件。

  直到門板突然被人從外頭打開,他不用回頭也知道來人是誰──放眼整個榮耀城,只有他那混帳哥哥會這樣不敲門就直接貿然進來。

  「真難得你這個時候會跑來這裡。」葉秋頭也不抬,一邊寫下批覆,一邊淡淡地開了口。

  通常這個時候,葉修會在港口巡視,就算不是幹正事,也會在那一帶的餐廳酒館廝混,美其名是打好關係日後好探查情報,是不是藉機摸魚大家都心裡有數。

  「有點狀況,一個小時後我要出海一趟。」葉修一改往常來的時候總跟弟弟打上一場嘴仗才會進入正題的習慣,直接說明來意。

  「這種天氣出海?」葉秋終於抬起頭來看他,見那張跟自己如出一轍臉龐還是那般漫不經心的笑意,也看不出到底是不是發生什麼急迫的事,連忙又問:「到底什麼狀況?」

  「剛收到的消息,有海盜喬裝成H國商人混進港口了。」葉修也不瞞他,照實說著。

  「這消息可靠嗎?」葉秋在短暫的驚愕後也很快反應過來,「最後一次海盜出沒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了,怎麼會突然又出現……」

  「八九不離十,我就覺得H國的商人最近似乎多的反常,特別是這半個月以來。」

  葉秋想了一下上個月的統計資料,確實是如他所說的,「那你出海幹嘛?都混進港口了直接抓捕不就好了?」

  「嘖嘖,這你就不懂了……」葉修煞有其事地朝他晃晃手指,一副莫測高深的神秘模樣,「放長線才能釣大魚啊,笨蛋弟弟。」

  對此,葉秋給他的回應是大大地翻了一記白眼。

  通常兄弟倆對彼此的決定多半不會過問,葉秋也知道自家兄長平常雖然很不靠譜,但正事上是相當有主意的,也就沒有多加干涉,但看著窗外的天氣,他還是忍不住多叮囑一句,「小心點,暴風雨怕要來了。」

  「行了,哥辦事你就放心吧。」葉修隨意地擺擺手,很快就出去了,畢竟出海在即,他還有一些事得安排好才行。

  自家哥哥這不是第一回出海,過去大大小小的戰役已經多得數不清了,但葉秋從來沒有一次像今天這樣焦躁不安過。

  就連高高疊起的文件堆也無法讓他靜心下來,他再度抬眸望向窗外,看著那越來越暗沉的天色,心裡想著可不要出事才好。

 

  在兩個小時過後,暴風雨突然襲擊了整座海濱城市。

  一次高過一次的大浪拍上岩岸,葉秋站在窗邊都看得怵目驚心,但他還是逼迫自己冷靜下來,急忙下達了幾個緊急安置的命令,確保港口和沿岸居民平安撤離。

  然而,在入夜以後,縱使風雨已經逐漸緩和下來,潛進港口內的海盜也全數被關進地下水牢裡,葉秋的心情卻是史無前例的糟糕。

 

  十分鐘前,葉修的船隊已經返航,儘管這次行動沒有讓任何一個海盜逃脫,但所有軍官兵士們的臉色都相當難看。

  因為身為總指揮官的葉修,在暴雨中受傷落海,目前生死不明。

 

  ■

 

  「唔……」

 

  葉修從一個接一個的惡夢中掙扎醒來時,思緒並不是相當清楚。

  頭暈腦脹的不適,還有腹部傳來的疼痛,讓他整個人都非常難受,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才想起了自己失去意識前的處境──對了,他不是落海了?

  他勉強地睜開眼睛,模糊不清的視線在眨了幾次後才逐漸恢復過來,而凹凸不平的岩壁就這麼映入他的眼裡。

  海蝕洞?但榮耀城附近的海蝕洞據他所知就一個,並不是他現在見到的模樣。

  比較起來,這裡陰暗很多,唯一的光源還是旁邊的岩石上擺放的那盞油燈……

  等等、油燈?

 

  驚覺不對的葉修,腦袋頓時清醒幾分,他反射性地用手撐著沙地想坐起來,即使牽動了腹部的傷口帶來的劇痛感讓他眼前一陣發黑,還是沒有停下動作──直到一隻蒼白冷涼的手伸了過來,強勢又小心地將他按回去躺著。

  ……有人救了他嗎?

  因為有傷在身,剛醒過來也沒有多少力氣,對方只不過稍微出力就讓葉修只能乖乖躺了回去,但也是這樣他才發現自己身下其實還鋪了一塊不算柔軟但相當光滑的布。

  「躺好,不能動。」低沉的嗓音帶著有些喑啞的磁性,相當好聽。

  接著,一張俊美漂亮的臉龐,就這麼出現在葉修面前,濕漉漉的頭髮貼在他的臉上,水珠沿頰滑下,落到那結實精壯的胸膛上,一路沿著肌理滑到腹部,最後滴入沙地不見。

  就算在混在軍隊中看過許許多多男人的葉修,也不禁讚嘆著這真是這輩子他從沒看過這麼好看又性感的男人──如果他沒因此注意到對方的腹部以下並不是一雙腿,而是佈滿墨色鱗片的魚尾巴的話。

 

  ……臥了個大槽,這不是傳說中的人魚嗎?!

 

  驟然收縮的瞳孔,昭示著葉修此時此刻的驚訝,一時之間也顧不得身上的傷,眼裡和心神就只有眼前這名只在傳說和故事中才聽說過的種族。

  人魚青年似乎是發現到葉修看到了他的尾巴,儘管他原本就沒有要掩飾的意思,但看到對方那明顯驚詫的反應也不知道會不會害怕,因而下意識地往後退開了些,大有葉修若是尖叫他就轉頭奔回海裡的意味。

  「那個、我沒別的意思……」雖然從前禮儀課的時間總是逃課,葉修也知道自己的反應對人家來說實在是不怎麼禮貌的行為,哪怕他也不是很確定人魚對禮貌的定義跟人類相差多少,但他還是努力讓自己平復心緒,打算和對方搭聊幾句,「是你救了我嗎?」

  「……嗯。」那聲音微弱地應和了聲。

  「謝謝你,我叫葉修。」葉修朝他露出一個稍嫌虛弱但他自覺是誠意十足的友善笑容,「你呢,叫什麼名字?」

  「嗯,葉修。」人魚青年點了點頭,像是在複誦這個名字,但唸起來的感覺又絲毫不生疏,接著他才回道:「周澤楷。」

  交換名字過後,葉修又主動寒暄幾句,雙方像是有基本認識了,周澤楷大概也覺得葉修看起來並沒有害怕或是排斥自己,於是又往前靠近了點,低頭檢查一下他的傷勢。

  冰涼的指尖滑過腹部,讓失血不少又泡過海水因而體溫偏低的葉修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人魚青年發現到了,打開自己背後的一個木箱一陣摸索過後,拿出一個小玻璃瓶,打開瓶塞就想往葉修的嘴裡倒……

  因為他的動作實在太迅速果斷了,葉修連反應都來不及,那冰涼微嗆的液體就這樣滑入喉間,一路來到腹部的時候,體內像是燃起了一點火苗,舒服的暖意很快就擴散到了全身,腹部陣陣刺痛的傷口也沒那麼疼了。

  「這藥挺有效的。」葉修道謝過後,又笑笑地讚上一句。

  得到了讚美,周澤楷露出一絲靦腆的笑意,繼續拿出另一瓶藥水為葉修治療傷口。

  因為腹部被刀劃過的那一口子頗深,即使周澤楷已經很小心翼翼了,還是不免碰疼他,但葉修加入軍隊後也是大傷小傷不斷地走來的,這次雖然嚴重了點,也不是不能忍受……才怪,臥槽還是很疼啊!

  最後,葉修還是決定找點別的事來轉移注意力,像是跟周澤楷搭話閒聊。

 

  雖然人魚青年的話不多,不過基本上葉修問什麼他都會簡短回答,所以用不了多久葉修就把自己落海後的情況問個清楚明白。

  距離他落海之後已經過去了一天一夜,周澤楷在發現葉修時就急忙將人帶到這個海蝕洞來,雖然這裡離榮耀城並不遠,但因為唯一的出入口必須潛過一小區域的深海,所以從來沒有人類發現過,是周澤楷的秘密基地。

  過去周澤楷在深海的沉船裡蒐羅到不少東西,從金銀珠寶到器皿用品都有,都堆在這個地方,有些東西正好給葉修使用,像是底下的這塊布以及旁邊的那盞燈。

  至於關於周澤楷他們人魚種族的事,葉修雖然好奇,但也沒有厚臉皮到向人家問這個,所以知道這些就已經足夠,況且比起這個他更擔心的是自己這麼一失蹤,笨蛋弟弟會不會將整個榮耀城連同這一帶海域給掀翻了。

  一想到這裡,葉修突然就有些頭疼。

 

  「不舒服?」周澤楷看他皺起眉頭還按著額角,關心地問了句。

  「也不是、只是想到我這麼一落海,葉秋…就我弟弟,可能會擔心得吃不好睡不著還會到處發飆。」

  「喔。」周澤楷點了點頭,沒有多問什麼,而是轉身回到海水裡,游往另一邊放置箱子的地方,從裡頭翻出了空白的羊皮紙、羽毛筆還有墨水,接著將它們拿回來給葉修,「寫信,我送去。」

  葉修愣愣地接了過來,一邊寫著簡短的報平安書信,一邊想著周澤楷是要怎麼幫他送信?

  幾分鐘後,他看到周澤楷將那張捲起來的羊皮紙塞進一個空玻璃瓶裡,用瓶塞封好,然後對他笑了笑,像是在無聲地表示「包在我身上」,然後潛入海水中就游走了,連點水花都沒有濺起。

 

  ……他好像猜得到周澤楷要怎麼去送信了,不過他還沒說自己家住哪裡啊喂!

 

  魚都游遠了,葉修也沒辦法把人追回來,只能怔愣地盯著岩壁發呆。

  很快的,濃濃的疲憊倦意再次將他的意識帶往深沉的黑暗當中。

 

  直到一段時日過後,葉修從其他人魚那邊得知某位人魚王子在當年救過落海的他之後,始終默默地注視著自己,一轉眼就十餘年過去。

  卻不曾改變。

 

  ■

 

  在這處秘密的海蝕洞養傷的日子是愜意自在的。

  不得不說,周澤楷真的藏了很多好東西在這裡,躺了幾天、葉修能起身走動的時候,他就把這裡的箱子稍微翻了翻。

  除了那些金銀財寶,還有一些超過百年的書本典籍和古董瓷器,放在原本就防水的箱子裡,即使擺在這邊許多年了也沒有受到海潮的腐蝕,所以在一個人的時候,葉修閒來無事就會翻翻那些書。

  不過這樣的機會也不多,周澤楷經常來到這邊陪著他,就算這名人魚青年的話不多也沒關係,葉修本來就是自來熟的大方個性,將從小到大聽過的、經歷過的趣事一一說給他聽,逗得那張漂亮的臉龐上總掛著愉悅的微笑。

  不到大半個月的時間,兩人的關係很快就親密不少,哪怕他們分屬不同種族,也沒能阻擋這份情誼日復一日的深厚起來。

 

  這天,葉修倚著某處相對平滑的岩石上,百無聊賴地翻著某本失傳的藥草圖鑑。

  當他分心想著周澤楷差不多也該來的時候,就聽到水花濺起的嘩啦聲響,於是掛上一抹放鬆的笑容,抬頭道:「小周,你今天──」未竟的話語驟然止住。

  因為來的人魚青年,並不是他所熟悉的周澤楷,葉修因而暗中地防備起來,同時也默默打量起這名陌生的人魚。

  對方察覺到葉修的反應,他溫和地笑了笑,道:「葉修先生,我叫江波濤,殿下現在有事走不開,但是怕您餓著了,所以派我過來送些食物給您。」

  殿下?「你是說……小周讓你來的?」

  「是的。」因為知道葉修在警戒自己,江波濤將某個箱子放到海面上,讓浪濤往沙灘拍打的時候順勢送了上去,自己就沒有太靠近。

  「是嗎?那麻煩你跑這趟了。」葉修嘴上雖然是這樣說著,卻沒有打開盒子吃的打算。

  陌生人給的東西不能隨便放到嘴巴裡,這個道理很多人從小就被千叮嚀萬囑咐,同樣的規則放到現在,葉修還是覺得小心一點準沒錯──他相信周澤楷跟傳說中凶暴嗜血的人魚完全不同,現階段他也就只相信那麼一個人魚。

  江波濤對於葉修拿著箱子把玩著、似乎不打算打開的舉動沒有多說什麼,反而跟他聊起別的事情,像是關於他們一族在海中的所建立的神祕國度,以及周澤楷在族裡的地位。

  聽著這比道聽塗說的傳聞還要可靠不少的版本,葉修也覺得這樣的內容才合理──即使海洋跟陸地即使相連緊密,要徹底隔絕開來自成兩個世界互不侵擾也不是不可能的,聽起來人魚的國度跟他們人類也沒什麼差別,有著統治者和臣民,遵循著既定的律法過著平穩安樂的日子。

  要說比較訝異的,大概就是──原來周澤楷是人魚一族的王子,等於是下一任的統治者。

  聽完江波濤的話之後,葉修本著有來有往的禮貌,也給他講述些關於這片海域的幾座海濱城市的關係和勢力發展,聊到最後他們竟然還熱烈討論起往後十年海洋勢力的版圖劃分……等到葉修回過神的時候,都覺得口有點乾,拿了昨天周澤楷給的果酒喝了一口。

  「……好吧,我想你跟我講這些也不是沒有目的的,不如說說看?」葉修可不認為江波濤跟他透露人魚族的景況,只是為了跟他閒話家常。

  「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說了。」對於他的敏銳,江波濤不禁表現出讚賞的意思,要說起接下來的主題也就更不猶豫了,「我要說的,是關於我家殿下的事。」

 

  起初葉修是本著聽八卦的心,抱著那壺果酒,打算愜意地邊喝邊聽。

  但聽到一半的時候,莫名的熟悉感讓他無法維持原先的淡定,放下的酒壺再也沒有拿起來喝過。

 

  周澤楷在十餘年前救過一名人類的孩子,並且將人悄悄地送到他家底下的海灘上,很快就被那孩子的雙胞胎弟弟發現。

  雖然只是偶然一次的援手相救,但周澤楷跟那孩子的緣分似乎不僅如此,而後幾次在他不得不到海面上巡察時,每一回都碰上那孩子跟著船隊出海,那少年站在甲板上神采飛揚的驕傲模樣,不由得吸引了周澤楷的注意。

  這導致後來,每隔上一段時日,周澤楷都會悄悄地浮到海面上去看望那個孩子──他知道對方就住在懸崖上的那棟大房子裡,東邊最靠近大海的那一間有露台的房間就是他的臥室,偶爾還能看到長得一模一樣的兄弟倆邊吹著海風邊吵架。

  那孩子從少年長到了青年,成為一名極為優秀出色的軍官……周澤楷就這麼看著,等到其他人魚發現的時候,他們殿下的目光已經移不開了,哪怕這是一場注定無果的暗戀。

  直至那名青年再度意外落海,周澤楷終於忍不住將人帶到了自己的秘密基地裡,像是想將人從此藏了起來,成全自己十餘年以來的念想──其他人魚原本是這樣認為的,但當他們知道自家殿下還主動提出幫忙送信回家的時候,紛紛都無法淡定了……這不表示最後還要把人送回去嗎?這麼難得的大好機會──殿下您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

 

  「噗。」儘管此時的心情並不平靜,但葉修還是忍不住噗哧一笑,感嘆道:「小周他就是這麼單純呢。」

  「那是因為,殿下待您的這份心意是最純粹簡單的,他只希望您……能夠平安快樂就好。」就算他只能這麼一直無疾而終地看著也無所謂。

  葉修並沒有接話,只是把玩著酒壺的手有些不穩,好幾次差點將它摔到沙地上。

  「時候不早,我也該告辭了。」江波濤笑笑地頷首行禮,準備離開。

  但在潛入海裡之前,他又將一個木盒推到了葉修那邊,低聲說了幾句話,而後轉身就游走了。

  洞窟重新安靜下來,葉修看了那個木盒良久,還是將它拿了起來,打開盒蓋──裡頭放著兩個小玻璃瓶,湛藍和血紅的藥水在瓶中隨著他的動作而晃漾著。

 

  不久之後到來的周澤楷,帶著往常那般輕淺笑意,正準備開口喊著他喜歡了很久很久的人類時,卻被對方突如其來的一句話、瞬間收走了聲音──

 

  「小周,聽說你……暗戀哥很久了?」

 

  ■

 

  『這是人魚族的秘藥,紅色的是忘卻水,若您並不打算回應殿下的心意,那麼請您在離開這裡的時候喝下它吧;而藍色這瓶,是讓人類能在水中呼吸,並且適應深海生活的藥……放心,不會讓您長出尾巴,日後您還是能到陸地上的,只是可能離開水面後會有點難受,但對身體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在得知周澤楷的心意時,葉修確實是相當動容的。

  小時候落海的事情他其實幾乎不記得了,但聽完江波濤的話之後,他努力地想了又想,腦海中終於浮現一點模糊的記憶……周遭急遽後退的海水,壓迫感與痛苦逐漸將他淹沒的時候,好像看到了黑黑亮亮的東西,像黑曜石般的耀眼漂亮。

  那應該是周澤楷的尾巴──屬於人魚王子的魚尾,才會在光線照耀不到的海水中,還是那般閃耀炫目。

  這回落海時,以他帶傷的狀況在海裡根本撐不了多久,周澤楷能那麼及時將他救走,肯定是因為他原本就看著自己……

  養傷的這些日子以來,雖然時間並不長,但周澤楷對自己無條件的好,他並不是沒有感覺,只是與對方在一起太舒服輕鬆,讓他享受沉溺於對方的溫柔當中,懶得去思考背後的原因。

  而在江波濤說出緣由時,恍然、感動、震撼──複雜的情緒在心裡翻騰著,不容忽視的還有……他其實是感到很高興的──因為周澤楷喜歡著自己。

  所以在周澤楷到來的時候,葉修終究忍不住問出了那個問題。

  看著那張俊美的臉上有著明顯的震撼和慌張,像是埋藏多年的秘密被發現的失措,他卻忍不住笑了起來──果真是這樣,周澤楷確實看著自己這麼多年。

  那到底是怎麼樣的一份情感?

  老實說,葉修現在也無法肯定地表示自己能夠體會到幾分,但他想在接受之後,或許……就能明白吧?

 

  ──是的,縱使很突然、也或許很衝動,但他是真的想和周澤楷在一塊兒。

  就當他是一時被美色沖昏頭了,並且在往後漫長的歲月裡也沒有清醒的打算。

 

  「小周,我的傷也好得差不多了,所以也該是離開這裡的時候了。」葉修朝旁邊沉默不語、看起來依舊緊張不安的人魚王子故作輕鬆地說,接著手伸往江波濤給他的木盒時,指尖刻意在那血紅色的藥水上停留了一會兒。

  毫不意外地看到那張漂亮的臉龐閃過一瞬的沉痛黯然,嘴脣也抿得死緊,但他並沒有多說什麼,默默地等著葉修拿起那瓶藥水,忘卻這些日子以來的記憶後,回歸原本的生活,再也不會記得他。

  看到周澤楷這般痛苦的模樣,葉修突然覺得心頭悶悶地疼了起來──不捨對方露出這麼難過受傷的神情,正為此心疼著……所以他也不手欠了,方向一轉、直接拿起那瓶湛藍色的藥水,笑嗬嗬地道:「我大概沒告訴過你──哥從小到大的目標,就是征服星辰大海……過去這十幾年乘風破浪的滋味也有點膩了,接下來開始體驗深海遨遊,應該也不錯?」

  在周澤楷狂喜的情緒湧上來之前,葉修很乾脆地將那瓶藥水一飲而盡,而後在感覺身體開始發熱起來時,被興奮到難以克制的人魚王子直接撲倒在沙地上。

 

  今天大概是周澤楷漫長的魚生以來,截至目前最高興的日子。

  長久以來認為不會有美好結局的感情,本想透過這回給自己留點回憶,在往後無盡的歲月中還能有點念想,但沒想到葉修竟然願意留在海裡陪著自己渡過往後的日子……

  向來冷靜自恃許多年的人魚王子,像個出生不久的小人魚,亢奮地摟著他深愛的人類,無數的吻不斷落於對方的臉頰和頸脖,力道猶如細微的浪花濺劃過的輕巧,像是小心翼翼地捧著好不容易得到的珍貴寶物。

  但過了一會兒,稍微平靜些許的周澤楷,逐漸感到不對勁──在他身下的葉修體溫似乎高得不尋常?

  他連忙低頭察看,發現不只是這樣,葉修的臉頰已經泛起了潮紅,那雙清亮的眼睛濛上一層迷離水光,就連吐息也灼熱了起來,還有腿間明顯隆起的部位……

  周澤楷拿起那個空瓶聞了一下──裡面裝的不僅僅是給人類喝的秘藥,還參雜了些許迷.情水的氣味。

  「小周……」葉修雖然沒有完全失去意識,但身體的躁.熱讓他本能地貼向相對冰涼的來源,以至於就這麼靠在周澤楷的身上。

  迷迷糊糊間,他已經開始懷疑江波濤是不是藉機暗算自己,不過這個時候追究原因也於事無補了,反正現在抱著自己的是周澤楷,他覺得……這也沒什麼不好的。

  於是,完全放棄抵抗的葉修,更熱情地蹭著還在猶豫的人魚王子,甚至還主動熱切地咬住對方的嘴脣.吻了起來。

 

 

  而在不遠處的深海裡,一票人魚聽著裡頭終於傳出令他們臉紅心跳的動靜,紛紛激動不已地往領地疾速游回。

 

  ──他們的殿下終於脫單啦!非常值得舉辦宴會,直接慶祝個十天十夜!

 

  ■

 

  榮耀城葉城主有一對極為出色的雙胞胎兒子,這是附近城市都知道的事。

  在前些日子的一場暴風雨過後,較為年長的葉修落海失蹤,消息傳出後讓許多人惋惜不已,人在北方旅行的葉城主得知消息後,急急忙忙地趕了回來,得到的卻是小兒子高冷的回應──

 

  「葉修?您放心,那禍害死不了,不但沒事,還去和親了呢。」

  「……?!」

 

  懵逼的葉城主還想多問幾句,但小兒子脾氣明顯暴躁許多,扭頭就走回辦公室,還差點把門板甩到他老子臉上。

  急壞了的葉城主,一邊想著小兒子是不是吃壞了什麼東西怎麼性格變化這麼大,一邊召來葉秋的近身隨從細細詢問。

  葉修前陣子有回來過?好好好,人沒事就好。

  葉秋有段時間連吃了一個月的海鮮?每次用餐的時候臉色都陰沉得可怕?是廚子做的菜不合胃口嗎?

  終於意識到自己長期疏忽兒子導致兄弟倆關係大破裂的葉城主,終於痛定思痛了一回,決定留下來好好關懷他的一雙兒子。

  然而,幾個月過去,他仍舊沒見到葉修的蹤影,只有幾封寥寥數語交代近況的信。

 

  直到許久之後,葉城主才明白好不容易拉拔大了的兒子確實去和親了,而且一嫁還是深海裡,幾個月才能回來探親一次──

  葉城主冷靜自恃地吞了一顆速效救心丸,然後看著大兒子旁邊那名長得極為出色但走路姿勢明顯非常不自然的漂亮青年……接著,又吞了一顆。

 

 

                                                        END.

 

這篇的肉很短小不過我還是刪了(乾)

走路姿勢不自然當然不是不可描述的原因而是因為小周是人魚啊所以剛上岸還不太會走路XDDDDD

 

昨天夢到了人魚所以今晚就來更這篇!

本篇收錄於《馴獸高手》,沒意外的話明天應該會來開新刊預購(突然有點緊張兒(ㄍ




评论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