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夏天到了總要嚕一發(上)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現代架空向,布偶貓小周x作家葉神

 

 

 

  「喵──」

 

  夜色深沉,整棟大樓看下來大概只有這層頭的這個房間的燈還明亮著。

  『啪搭啪搭』規律迴盪在房間中的敲擊鍵盤聲,就這麼被突如其來的貓叫給打斷。

  坐在電腦前面的葉修,盯著屏幕裡的文檔三秒,腦袋稍微記錄一下到目前為止的思路,這才轉頭看著不知何時已經捲著尾巴坐在他椅子邊的那隻布偶貓。

  每天主人會為牠梳理好幾回的長毛看起來雪白又蓬鬆,脖子上繫著一條蝴蝶結的項圈,明明有掛了一顆不大不小的鈴鐺,但牠總有辦法在行進間完全不讓它有任何響動的機會,以至於葉修總是在牠喵一聲後才發現這小祖宗不知何時又偷偷摸摸跑來自己腳邊蹲坐著。

  那挺著毛茸茸胸口的端正坐姿,一看就是隻擁有著高貴血統的貓科貴族,維持著賞心悅目的優雅姿態,抬起一雙藍寶石般的圓亮眼睛,直勾勾地望著主人,眸光神采流轉像是無聲地訴說著某種要求。

  「小周。」葉修原本扳起臉孔、打算來一場嚴肅的說教,但一人一貓互望不過幾秒,身為飼主的那方很快就敗下陣來,有些無奈地望著牠,道:「又想吃消夜了?我如果沒記錯的話,負責熬夜趕工養家活口的是我吧?」怎麼大爺您不過是窩在床上睡覺,倒像是比奴才我消耗還大了?

  「喵……」又輕輕地叫一聲,被喊作小周的白色布偶貓,開始擺晃起擱在地板上的尾巴,更加燦亮的眼睛彷彿熱切渴望幾分。

  「行了祖宗,我真是怕了你了。」葉修心想最後一根菸在一個小時前抽完了,正好給自己泡杯咖啡提提神,還有明天出門時得記得補貨才行。

  來到乾乾淨淨、看不出多少開伙痕跡的廚房,葉修給主子拌了半罐的鮪魚罐頭加水,然後將剩下的一半倒進保鮮盒裡收到冰箱,這才一邊給自己泡杯無奶無糖的黑咖啡,一邊看著在專屬小餐桌津津有味吃著消夜的大白貓。

 

  ──唷,心情還挺好的嘛!尾巴還一晃一晃的。

  看得葉修忍不住失笑。

 

  在撿到這隻祖宗回家伺候前,葉修還真沒想過原來他有一天會升任鏟屎官。

  自初中開始葉修就很喜歡寫作,考上某老牌名校的語文學系後不久他偶然看到報紙上的文學比賽,從過往寫過的文章裡挑了一篇自己還挺滿意的短篇小說送去參加,雖然沒有得到前三但好歹也入選佳作,還額外受到某家大出版社的一名編輯的慧眼賞識,極力邀請他在自家的期刊裡做不定期的短篇連載。

  從此開始,葉修就踏上作家這條路了,而且大有一路走到黑的打算,在大學畢業時他已經是小有名氣的作家,專寫懸疑和推理類的故事,到流行將小說翻拍成電視劇的這些年,去年終於也輪到葉修的一部關於刑警與偵探的單元小說改拍成電視劇,結果比想像中的還要受到歡迎,不僅大火還將飾演雙男主的兩個新人演員捧成了當紅小鮮肉。

  而撿到貓的那一日,是在大前年葉修到出版社與相關人員開會討論關於這部小說的電視劇授權事宜後的深夜,他剛結束與一票人的酒桌應酬,因為撐著葉老師的氣場硬生生地以半杯酒降退在場眾人──沒辦法,一提到喝酒葉修就是個一杯倒的戰五渣。

  所以散場時,雖然有些頭暈,但他好歹是可以婉拒編輯想找人送他、憑著一己之力回家的倖存者,其餘的人幾乎全喝掛了。也因為是一個人沿著馬路慢慢散步回距離兩個街區外的自家,他才有機會發現那隻全身的長毛看起來凌亂到有不少地方打結、髒兮兮又灰樸樸的貓,坐在公園的長椅上,雖然狼狽但坐姿依舊挺正,一雙眼睛在昏黃的路燈下銳利又漂亮。

  鬼差神使下,葉修事後也不知道為何自己會突然對一隻流浪貓感到興趣,並且惻隱之心大發,莫名其妙地帶著無害又傻氣的笑容慢慢靠近牠,沒頭沒腦的對牠說了句「哥看你在外面問也不容易,要不要跟我回家?」。

  那隻貓在戒備中沉默地盯著他一會兒之後,突然站了起來,葉修本以為牠大概是想著「朕今晚夜巡遇到個深井冰」扭頭就跑,沒想到卻是跳下長椅走到自己的腳邊,用腦袋輕撞了一下他的小腿,仰頭喵了一聲,「朕就勉強賜封你為御用鏟屎官」的意思特別明顯。

  將貓帶回家之後,葉修第一件事當然是把牠帶到浴室從頭到腳搓洗了個乾乾淨淨,這時他才發現原來這是隻長毛白貓,唯有眼睛周圍的毛色有些灰黑,還是個看起來擁有布偶貓血統的漂亮小美人,乖巧也不怎麼怕生,很冷靜的被洗澡、被吹乾毛之後,就在屋裡慢悠悠地走走晃晃,像是個巡視自家領地的貴族小領主,貓步踩著高貴優雅又有點霸氣,看起來格外萌上幾分。

  拜責編是個養了三隻貓的資深貓奴所賜,葉修原本就聽她叨唸過不少關於貓的習性,這會兒更是方便的就近諮詢,問了詳細許多的注意事項和各種相關科普,從此開始葉老師的養貓…伺候祖宗的生涯。

  至於為什麼會給貓取叫小周?

  是由於葉修將牠撿回家後的兩天後,他一邊準備構思新文大綱一邊苦惱著要叫大白好還是叫二白好時,那貓突然跳到桌上,在鍵盤上靈巧地亂踩幾下後火速跑走,意外讓空白文件上顯示出「Z-H-O-U」四個字母,於是葉修就乾脆叫牠小周了,既親近又接地氣。

 

  「咪?」

 

  吃完消夜也滿足地舔舔手洗洗臉、將自己打理乾淨後的白色布偶貓,發現自家主人捧著馬克杯眼角含笑的在放空,乾脆跳上了廚房的吧檯,過來刷一下自己的存在感,還撒嬌地用自個兒的臉磨蹭了下葉修擱在桌面上的左手手背。

  「這下可滿意了吧,周、大、爺!」葉修故意惡狠狠地說,還伸出手指搓揉了下牠的鬍鬚墊。

  「嗚。」被摸到鬍鬚根部這麼敏感的地方,大白貓有點不滿但又不想躲開葉修的手,只得低低嗚嚶了一聲,聲音聽起來特別委屈,圓滾滾的燦亮眼睛眨了眨,無辜又可憐,活像個被惡地主欺凌的小白菜。

  「嗬,吃了哥這麼多米糧,給摸幾把算是抵點利息了,你還敢有意見?」葉修冷笑一聲,特別冷酷無情地說,然後還手欠的拈了一把人家的鬍鬚。

  於是,下一秒大白貓原地躺下,側翻露出毛皮更柔軟好摸的肚子,一副要摸就摸這裡要揉也揉這裡的撒嬌姿勢。

  ……得了,還指定位置呢。

  葉修面上不動聲色,手當然是放上那柔軟的貓肚肚各種揉摸,使得討好主人的布偶貓很快就發出被揉的很舒爽的呼嚕聲。

  在外人來訪時是隻趴在貓爬架最上層的高貴冷豔傲嬌貓,別人想靠近或是摸那麼一把都不行,迅雷不及掩耳呼出的爪子分分鐘讓人見血。

  但在葉修面前就是個軟萌撒嬌小王子,就算被鏟屎官各種捉弄揉捏,還是會乖巧地毫不反抗,只是那時而百般無奈時而可憐兮兮的眼神透露了一切……

  啊!還是他家的小周最最最可愛,世界上哪有任何一隻貓崽比得過牠!!

  狠狠地搓摸了一把那柔軟好摸的貓肚皮,葉修覺得原本疲憊的身心靈受到了撫慰,雖然沒有回滿血但至少回一半了,心滿意足地坐回電腦屏幕前繼續寫稿。

  過沒多久,一道白影俐落地從地板躍上桌面,大白貓走到葉修面前抬起腦袋要主人跟牠額頭碰額頭,兩下後又舔了舔葉修的嘴角,這才慢慢地在旁邊的貓睡盆趴下,並且將頭擱在盆的邊緣上,這個角度正好可以一直望著牠很快又進入認真工作狀態的主人,認真盡責的當牠身為一個標準配備的工作──當個吉祥物陪鏟屎官趕工,偶爾躺著任揉任摸讓他回血。

  一人一貓的生活很簡單,不怎麼規律、甚至日夜顛倒,但即使是無聲的相互陪伴中,卻有著歲月靜好的溫馨,平淡卻不減甜味。

 

  靈感和手感雙雙大爆發之下,打了雞血的葉修終於敲到最後一個字時,發現外頭的天早就已經濛濛亮,這會兒清晨的陽光斜照進屋子的地板上。

  夜裡還不覺得悶熱,但有了日照就不一樣了,過沒多久室內溫度就開始竄高,葉修覺得有些悶熱,全身上下都蒙了層熱汗。

  「鋒面雷雨過了,馬上就變熱了……也是、差不多盛夏了。」葉修看著屏幕旁邊的桌曆喃喃自語著,顧不得去開空調或是電風扇,因為他接著看到貓盆裡早已睡得安穩深沉的大白貓,肚子起伏的頻率似乎比平常要快了一些,看起來是稍微喘了一點。

  他沒長這麼長的毛都有些受不了這種悶熱的天氣了,更別說是有著一身漂亮但又長又密毛皮的貓主子。

  稿子趕完,有一小段的空閒時間,正好可以利用利用。

  葉修對這個來得恰到好處的空檔感到相當滿意,熬了一宿的精神還不算太累,反而興致勃勃地上網開始百度些慘無貓道的參考照片──今年,該挑個什麼造型好呢?

  熟睡中的大白貓突然不經意地抖了一下,然後溫吞地睜開眼睛,看起來睡意依舊濃厚,雖然感覺嚴肅但實則是尚未清醒的模樣,跟平常不一樣的萌法,偏向有些呆非常萌的那一種。

  大概是在夢中感應到了鏟屎官開始散發滿滿的惡意而莫名體會到一陣惡寒才醒過來,大白貓緩緩地眨了幾下眼睛,仰起臉、還有些迷糊的眼睛對上了自家鏟屎官那笑嗬嗬的臉──

 

  「小周乖,夏天到了總是要嚕一發,你就乖乖從了哥吧!」

 

  ■

 

  S市雖然冬天挺冷的,但夏天熱起來的高溫也是讓人受不了的,又何況是帶毛的動物。

  大前年葉修將貓撿回家的時候,還是初春天氣依舊寒冷,但過幾個月進入炎熱的夏天後,屋裡只要不開空調或是溫度不夠低,那毛茸茸的大白貓就會整隻趴在地板上,明顯熱到厭世,來催稿的責編一看到牠的模樣,就建議葉修給牠剃毛,畢竟長毛貓格外怕熱,要是熱到中暑就不好了。

  身為養貓新手,這方面葉修可是很聽前輩的建議,所以在寵物論壇參考了一圈各家飼主的推薦心得文後,他上網買了款上手容易又價格適中的電剪,直接把大白貓叫到板凳上要牠乖乖坐好,新手上路大膽得很,本來想著不就是嚕毛嘛肯定難不倒哥、結果卻把自家小美人的毛嚕成比狗啃得還要慘不忍睹,整隻赤條條的幾乎剩層皮,連鬍鬚都險些被剃光,簡直不成貓形,再也看不出來曾經是布偶貓的優雅美貌。

  被折騰許久的大白貓雖然膽顫心驚,但葉修有令不准牠躲,牠也只能乖乖坐在原地聽從指示,要牠坐下就坐下、抬前爪就抬前爪,終於刑滿獲釋時牠跳下板凳時還有些腿軟,差點就要以臉碰地。

  不過當牠從落地窗的倒影中看到自己現在的模樣時,搖搖晃晃走去牆角蹲坐著,覺得貓生從未如此艱難,再也無顏見人。

  葉修自知理虧,好說歹說溫柔勸哄了好幾天,又是抱著揉摸又是捧著毛長嚴重參差不齊的貓臉親了親,這才讓受到打擊的主子總算有了點求生意志,不然這幾天憂鬱到連飯都沒吃幾口,成天倒在牆邊癱成一條被迫裸奔的白海參。

  到了前年的夏天時,捲土重來的葉修覺得自己好歹有過經驗了,這次肯定能給陛下嚕個正常一點的造型,所以努力勸說主子慷慨赴義…上凳,結果這次倒也真的改善了點,沒有被嚕成板吋,而是從長毛貓被嚕成了短毛貓,儘管不少地方長度依舊明顯不一,但至少勉強能看了。

  也或許是有上一次毀滅性的打擊在前頭,這回大白貓生無可戀的程度稍微好一點,大概三天就願意好好吃飯了。

  到了去年的夏天時,葉修自恃自己的嚕毛天份還不錯,刻意加了一點時尚元素──最後大白貓的腦袋得以倖存地保留原貌,爪子一律變成雪靴造型,尾巴稍微小修一下、就像是把掃塵用的白毛撢子。

  於是,這回大白貓生無可戀的程度又好上一些,大概一天半就恢復原本的食慾了。

  然後,就這麼到了今年──

 

  葉‧鏟屎官‧修自認自己在給主子剃毛上的天份簡直是槓槓好,不過三回就有模有樣,所以這回他決定挑戰一下進階難度。

  交稿後的當天下午,他樂嗬嗬地恭請主子再度上凳,毫不遲疑地下手開嚕,最後大白貓得到了腦袋依舊完好,身體除了背脊留了一排大小還算規律的立體三角型,尾巴也被剃成一結一結的造型,看起來就像一隻知名的巨型怪獸電影的主角──哥斯拉。

  然後,大白‧哥斯拉‧布偶貓在看到玻璃映照出自己的模樣時,深深地震驚了,呆坐在窗檯前許久,久到讓笑了好一會兒的葉修總算笑出了一點愧疚,正想上前去把主子抱起來安撫一下時,牠突然轉身跳到地板上,搖搖晃晃的走到牆邊,然後直接癱坐下來……就像是坐倒在路邊的醉漢,而且還是受到嚴重打擊再也一蹶不振的那種,絕望到彷彿貓生從此再也找沒有足以留戀的東西。

  於是,今年葉家小周的生無可戀程度達到了新境界。

  自從被剃了個新造型後,大白貓就再也沒有離開牆邊過,葉修怎麼叫、怎麼哄都不理,直到幾個小時過後,葉修都要洗洗睡了,牠還是坐在那邊動也不動。

  「唉呀,哥跟你認錯總行了吧?周大爺您大貓有大量,別跟我一般見識了。」

  「等明年要嚕毛前,選造型肯定會先問過您的意見,您的毛您作主。」

  ……

  一連溫言軟語好幾句都沒用,伸手搓揉那軟嫩的肚子也只會得到極度幽怨控訴的眼神一瞥,更多的反應就沒有了,就算將大白貓抱離牆邊,牠最後還是會跑回原地繼續坐著,於是葉鏟屎官也沒轍了,乾脆扳起臉孔揪著大白貓問:「好吧小周,你老實說,你是不是真的非、常、討、厭哥給你嚕的這個新造型?」

  大白貓呆愣地眨了眨眼,還沒什麼反應,但又聽著主人以冷漠的語氣簡直是語帶威脅地開始安利起「哥斯拉」造型的各種優點,讓牠有種如果不喜歡下場肯定不是牠所樂見的預感……最終還是對於葉修的愛大過一切,以及不斷的安慰自己幸好牠的毛長得特別快、到了秋天結束前肯定能長回一定的長度,以至於隔天早晨大白貓差不多就恢復正常了。

  後來聽說這事的責編簡直嘖嘖稱奇,竟然有人可以把優雅貴氣的漂亮布偶貓剃成這副模樣?簡直是人神共憤!而且貓科動物可是出了名的高冷傲嬌,她大呼不可思議地告訴葉老師曾經聽過有貓主子不滿被亂剃造型憤而離家出走的,到了葉修這邊卻能用威脅這招……這貓如果不是天生就很M、就是對他肯定是真愛。

  「那當然,小周對我必須是真愛啊!」葉修那個理直氣壯,分明連點臉皮都不要。

  下一秒,他也看見了正趴在貓爬架的圓洞裡只露出腦袋的白色布偶貓,對他投來自剃毛之後、這段時間以來,最熱情燦亮的目光注視,彷彿在殷勤應和他方才說的那句話。

 

  不過,自信爆棚的葉修在過了一段時日後還是受到了某種程度上的「回報」。

  在幾個月過去、天氣開始變冷時,某天傍晚他從出版社回來後,將屋子各個角落徹底翻個透徹,連衣櫃裡的每個抽屜都扒了一乾二淨,但就是沒有找到大白貓的身影。

  門和窗的鎖完好無缺,屋裡也整整齊齊的維持他出門前的模樣,沒有牠自己越獄開溜或是有小偷闖空門進來造成門戶大開的可能,那大白貓就像是憑空消失般,再也找不到蹤跡。

  葉修頓時慌了,連忙跑到物業那邊去調閱監視器,看看那貓是不是用了什麼方法溜出屋子的。

  但仔細地檢查過,在葉修出門之後並沒有任何的異狀,每個出口也沒有任何貓出沒的痕跡,反覆看了幾次都是相同的結果,完全得不到線索的情況下,顧不得其他的葉修也就沒有聽到保安大叔嘟囔一句「貓是沒看到,不過從大門走出去的這個小夥子長得挺好看的啊以前怎麼都沒看過」。

  在寵物論壇和住家附近貼了尋貓啟示,也連續在周遭可能躲藏貓的地方找了幾天,但手上的罐頭除了引來野貓外,連根熟悉的白毛也沒看到,走在深夜更加寒冷的寂靜大街上,葉修只覺得今年的冬天或許會格外難熬,因為北風吹起來是那麼樣的冰冷刺骨……

 

  養了幾年的心頭肉突然丟了,原本獨居的日子早已習慣有了軟萌小美人的陪伴,葉修的心情之糟糕可想而知,一天當中除了睡覺就是找貓,連稿子也沒心情寫,兩個星期過去責編找上門來,看到那張原本虛胖的臉而今連下巴都變尖了大為震驚。

  雖然同為養貓人可以理解葉修的心情,但她畢竟是領工資的小職員,家裡還有三位主子要奉養,該催的稿還是得硬著頭皮催,頂多是有幾天在夜裡跑來幫忙找。

  雙方合作好幾年了,葉修也不願意為難人家妹子,只得勉強提起精神幹點正事,但只要一坐在電腦前就會想起每當自己工作時那無聲陪伴的小身影……他完全無法專心,只得抱著筆記本跑到客廳龜縮著,暫時失去了坐到電腦屏幕前的勇氣。

 

  一個多月過去了,葉修的小周依舊音訊全無。

  儘管情緒仍是低落,但他也開始做起了或許找不回來的心理準備。

  那一年的相遇,這些年的相處,美好得讓他覺得大概會持續很多年都無法忘懷。

 

  ■

 

  「……要換人?好端端的為什麼突然要換?」

 

  這天,葉修突然接到責編打電話來告知他的負責編輯即將由即將上任的新Boss兼任,她被分派去負責一位剛簽進來的潛力作者,這些天要是有空的話請他到出版社一趟。

  她同時告訴葉修新Boss原本想親自上門拜訪以示禮貌和看重,但因為老總確定月底退休,新Boss忙著要在幾天內瞭解整個公司上下的事務所以分身乏術,只好請葉修過來一趟了。

  雖然這兩年風頭正盛名聲正響,但葉修本來就不是那種會端架子擺姿態的人,他無所謂的跟責編約好時間,結束通話後就開始想著既然新Boss上任在即肯定忙得很,為何還要兼職來當他的責編?

  再說了,出版社在國內的規則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大,這麼大的公司肯定不會缺編輯的,就算一時人力吃緊也不至於派老闆親自出馬催稿吧?但問過責編她並不清楚原因只說是上面安排,葉修越想越覺得這背後不是暗藏玄機就是包藏禍心,並且根據責編透露出來關於新Boss還比葉修小兩歲的訊息,發揮專業素養腦補了好幾個當天見面的小劇場,從奇葩小年輕只是想體驗一下編輯人生到內部分裂大搞派系殃及作者的宮鬥路線都有。

  常言道新官上任三把火、接手他的編輯還是身份這麼特殊的「新人」,葉修即使抱持的想法不怎麼正面樂觀,但他也不是很在意,約定的前一晚依舊是睡得安穩深沉無壓力。

  只是似乎夢到了那隻逃家快兩個月的大白貓。

  牠坐在不遠處看著葉修喵了一聲,而後轉頭就跑,葉修連忙拔腿去追,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與那小傢伙的距離越拉越遠,最後消失逐漸陰暗下來的盡頭,勉強可見到些許亮光的地方,依稀斜映著一道修長的身影……

  大概是在夢裡跑了百米,葉修醒來時覺得格外疲憊,整個人有些懨懨的,但他用冷水狠狠洗了一把臉清醒不少後,還是果斷出門了。

 

  雖然頻率不高,但出版社也來過不少次,葉修總覺得今天內部的氣氛好像……頗為微妙。

  特別是各編輯部的那些妹子,以往在死線前夕部裡氛圍沉重陰鬱,死氣彷彿能擴散到整棟大樓,但記得下週差不多就是那個死亡之日了,怎麼她們各個看起來還是那麼朝氣蓬勃?

  就連不久前他的那位趕著去負責作者家催稿的前任責編,還笑得一臉嬌俏喜氣,愉快地揮完小手後才拎著包包出門。

  ──這是集體中彩票了?簡直比年節前夕還要喜氣。

  被帶到會客室坐下的葉修,終究壓抑不住好奇心問了接待他的前台妹子。

  「葉老師,您待會兒看到您的新責編就會知道了。」這姑娘笑得比往常還要燦爛愉悅,給他送完茶後還忍不住有些羨慕地道:「自從見過周總之後,不少人都很羨慕葉老師您呢。」

  ……羨慕他什麼?被新Boss欽點臨幸嗎?葉修有些無語的想著。

  過了幾分鐘後,見到那名推門進來的西裝青年的真面目──俊美帥氣,身形修長,集明星的上等顏值和超模的完美身材,就連身為同性的葉修也不禁看呆了……特別是那雙眼睛,有那麼一瞬間湛藍得讓他覺得有些莫名的熟悉,但眨了眨眼後發現那是屬於東方人的典型黑眸,心想他大概是眼花了。

  見過本人後,葉修總算明白這些妹子們的亢奮激動和方才那句話的意思。

  大多數的人都是喜歡長得好看的人事物,面對這麼顏值這麼高檔的優質高富帥,要那些姑娘冷靜下來大概要再過段日子。

  「葉修…老師。」青年在葉修右手邊的單人沙發坐了下來,露出靦腆的微笑,看起來還似乎有些緊張?

  「是的,周總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了。」以第一眼來說,葉修對眼前的青年印象很好,當然相貌是大加分沒錯,但最主要的是對方給自己的感覺,讓他整個人很舒心,記得新上任的Boss是叫……周澤楷對吧?

  「小周。」周澤楷突然接了這麼一個詞。

  「……啊?」冷不防聽到這個叫法,葉修心裡頓時一驚,不僅是對方自來熟到可以說是殷勤親切的程度,還有就是這明明是他家那不知所蹤的愛貓的名字。

  「葉修,叫我小周。」周澤楷輕緩地說著,語氣很溫和,但能讓人感覺到他的堅持。

  葉修一邊腹誹著哥跟你有這麼熟嗎?一邊還是笑咪咪地從善如流,「小周。」

  「嗯。」周澤楷滿意地點了點頭,看起來似乎挺開心的,接著他眸光閃爍,葉修覺得自己彷彿又眼花看到一瞬湛藍時,周澤楷突然唯妙唯肖地學了一聲貓叫,「喵~」

  一記軟綿的輕喵,有些親暱、有些撒嬌,餘下皆是對主人滿滿的依賴眷戀,聽得人聽都要萌化了……這聲音葉修絕對不會錯認,在前陣子那夜裡到處奔波找貓的時候,他最渴望聽到的就是這一聲喵──這是他家周大爺的叫聲啊!不要以為你也叫小周就能喵得一模一樣啊?!

  驚呆了的葉修,還沒來得及表示自己的震驚,周澤楷又有些靦腆羞怯地開了口,「小周對葉修,必須是真愛。」

 

  ……臥槽!他這是、被調戲了?!

  不過這句話好熟呀!似曾相識,好像在哪裡聽過?

  最後,周澤楷從口袋裡拿出那個非常眼熟的蝴蝶結鈴鐺項圈時,眼睛已經化作完全的藍眸,帶著幾分妖異,卻與那離家出走的大白貓如出一轍。

 

  「你、你…是『小周』……?!」葉修忍不住抬手指著他,說出這個極度不科學但唯一能解釋的猜測

  而被用手指的青年並不覺得有任何被冒犯的感覺,而是耳根微紅地輕點了頭,而後更是按捺不住的傾身向前,吻了葉修的嘴角還輕舔了一下。

  如同他還是大白貓時經常做的那樣。

 

 

                     TBC.

 

預計收錄暑假場新刊的馴獸高手2←

其實小周很害羞的說那句話只是想對個暗號啊XDDDDDDDDDDDD(ㄍ

這篇會貼完,不過會把後面的肉掐掉(X

 


评论(6)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