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家長組】Amarantine -06-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家長組  #gramander

* 龍部長Graves × Newt

※ 捏造的少年時代&自我流設定有而且很多OOC可能也有請務必慎←

※ 部長假便當有+血統私設有

※ 本篇大綱來自於 記梗小段子

 ※ 刊物資訊:     請戳我





 

  Percy是不屬於Newt所知的任何龍的種族、力量卻前所未有的強大的小龍,就連身形也比同年齡的小龍大上一倍。

  大約兩個星期過去,牠的身形差不多就長到了Newt小腿左右的高度,並且十分熱衷於黏著主人的活動──最常扒住不放的部位,第一個是腦袋,第二個是小腿。

  以身高來看,Newt的小腿對牠而言才是最方便適宜抱著的部位。

  但Percy小龍非常喜歡黏著Newt,比一般的雛龍情結還要嚴重許多,即使牠破殼後第一眼見到的不是Newt,卻莫名信賴與依戀這個人類,並且對他有著相當強烈的佔有慾,甚至不讓別的奇獸有待在他身上的機會。

  像是從前最常扒在Newt身上的Peach,在初次見面被小龍嚇跑過後,又一次試著往Mommy的衣領上爬時,立刻就被已經能吐出小火球的Percy差點燒個正著,從此再也不敢鬧纏著要跟Newt待在一塊兒,連外套口袋也不能窩了。

  皮箱裡不少喜歡向Mommy撒嬌的孩子都不喜歡這個新來就霸佔Mommy的傢伙,但動物的天性是躲避或者臣服於強者,所以大部分的奇獸選擇了遠遠避開。

  不過也幸好Percy十分不愛待在皮箱,很快就成為比Niffler還要愛偷溜出去的孩子,但牠跑到外面不是為了搗蛋,而是想要黏在Newt身上,所以只要是不在有人的地方,Newt也都由著牠了。

  畢竟要是硬逼小龍待在皮箱裡,也不曉得這脾氣壞的孩子會不會去欺壓孩子藉此遷怒洩憤……為了安撫其他奇獸因為這隻新來的小龍而造成的躁動不安,Newt也是花了些時日才把牠們一一安撫好,實在是不想再讓Percy去破壞皮箱裡好不容易重新穩定下來的氣氛了。

 

  時間就在這樣偶爾會有混亂但大致上勉強還算得是平靜中過去。

  到達亞利桑納州時,Percy小龍已經長到了Newt腰間左右的高度,但牠還是成天只想黏在主人身上,並且樂此不疲,即使牠的身形大小已經不適合再扒住Newt的腦袋了,但牠仍是一有機會就勾著主人的手臂或是大腿,又或是用尾巴捲住他的手或腳。

  甚至會呼搧著小翅膀然後整隻龍搭掛在Newt的背上,若有人從旁邊不是很仔細看的話,大概為以為Newt長了一雙翅膀和不停甩動的長尾巴,腦袋上還有一對小巧漂亮的角。

  Newt對他從未減少過的撒嬌和依賴不曾有過厭煩或困擾,而是滿足於這般被極度需要的感覺。不過,在小龍的醋勁彷彿也隨著成長有越來越大的趨勢時,Newt為此而有些頭痛的時候還是少不了的。

  當小龍Percy遇上了雷鳥Frank時,這樣情況差不多達到了某種程度上的極致。

 

  Frank在紐約與最愛的Mommy道別之後,過了這麼多的時日總算再次見到他,狂喜的仰頭長嘯一聲後,立刻興奮不已的朝Newt飛來。

  但牠還來不及用牠的上喙去蹭蹭Mommy的臉頰時,冷不防從旁邊飛來的火球迫使牠不得不側飛閃過,差那麼一點雷鳥就成為亞利桑那州當地的BBQ特色料理。

  這使得Frank氣憤極了,而原本就生氣Newt被這蠢鳥覬覦的Percy小龍自然也不會有絲毫客氣。

  於是,這一龍一鳥很快就打成一團。

  在荒蕪的沙漠中,雷電交加的大雨和燎燒的火光交錯,成為Muggle眼中無比奇異的大自然現象,要不是這裡是罕見人煙的荒漠一帶,恐怕Newt又得費盡心力替牠們收拾善後。

  雖然小龍的身形還比不上雷鳥,但那強悍的氣勢一點也沒有被壓制,在Newt好不容易將牠們分開之後,Frank看起來頗為狼狽,身上羽毛相當凌亂、甚至有些被扯落的痕跡,但反觀Percy還是那副氣勢洶洶的威嚇模樣,全身的龍鱗漆黑光亮,看起來半片也沒少,燦金色的眼眸還迸射出濃烈又意猶未盡的戰意。

 

  因為牠們一見面就打得激烈的戰況,使得Newt在亞利桑那州也不敢多待。

  匆忙迅速地將想要的資料蒐集和調查完畢,而後與Frank簡短道別,就挾帶著那隻到了這邊令他格外頭疼的墨色小龍,在雷鳥依依不捨的嘯聲送別下,離開了這片荒涼卻因為歷經了幾次的風火雷雨交加而別有一番…滋味的沙漠。

 

  離開雷鳥棲息地後,Newt匆忙地趕了一整個下午的路,直到日落前夕才找到適合過夜的地方──位於矮丘上的一處中心有著小湖泊的綠洲。

  熟練地挑選一小塊能夠紮營的空地,Newt揮動魔杖將帳逢紮好,再把散落在附近的枯枝飄移過來堆疊好,升起火時正好夕陽完全落下,幽暗的夜幕將這片遼闊寬廣的大地完全籠罩。

 

  坐在火堆旁,Newt喝完馬克杯裡的熱湯後,隱約覺得營帳裡傳來了些許的聲響。

  他不用回頭也知道,肯定是那隻被他強行要求待在皮箱裡那個小房間的Percy──絕大部分的時候Newt確實是縱著牠的,但這次跟Frank打鬧出的動靜實在太大了,更重要的是還屢勸不聽!

  Newt也只能逼自己冷著臉,以鮮少動怒的氣勢將牠關了禁閉。

  不過,想來也沒太大的效果──聽,那『啪搭啪搭』的熟悉拍擊聲,不正是小龍拍動著翅膀從營帳裡飛出來的動靜嗎?

 

  「你啊……」看著湊到自己面前來,一雙爪子已經扒上自己屈起膝蓋的Percy小龍,Newt按捺了一路、本來就沒多少的火氣,也在那雙金燦燦的眸光注視下消散得差不多了,不過他最後還是忍不住伸手彈了一下Percy的額頭作為懲處。

  這隻高傲冰冷又脾氣壞的小龍,就這麼愣愣地任由主人動手,還順勢往後仰了一小下,重新擺正腦袋繼續盯著Newt看時,那晶亮的眼神看起來除了喜悅還帶了那麼點無辜,讓Newt不禁笑罵了句「裝模作樣」,而後又忍不住縱容地揉了揉牠的腦袋。

 

  沙漠的夜晚很冷。

  失去了太陽的熱度,連在曠野上呼嘯的風都冷冽起來。

  沙漠的星空很美。

  在如此遼闊的大地,天氣不錯時夜空又格外美麗閃耀。

 

  Newt將外套放在帳逢裡,身上只有單薄的襯衫和背心,縱使旁邊有著火堆以及匆匆施下的保暖咒語,在冷風颳過的時候,還是免不了輕顫。

  但他捨不得躲進帳逢裡,也不願意起身去拿外套,仰著腦袋、一雙棕綠的眼眸就這麼注視著璀璨星空,許久都捨不得移開。

  因為他想起了曾經也是在這樣的星夜裡,在自家的庭院中,與那個當時還只是少年的男人的對話。

  往事一幕幕,彷彿還歷歷在目,那些對話的字字句句隨著那人的嗓音虛幻地在耳邊徘徊迴盪著。

  他已經有一段時間沒這麼強烈的想起那個男人,在開始養了Percy小龍之後。

  但今夜或許是觸及太相似的景色,讓他關不住心中滿溢的思念和情感。

  直到衣袖傳來被爪子撓了又撓的感覺,Newt才緩緩地回過神。

 

  「……Percy?」

 

  但他詢問的話語還未得到回應,自己就冷不防先打了個噴嚏,接著又毫無預警地連打兩個。

  揉著有些發酸的鼻子,Newt微微瞇起因而有些濕潤的眼睛,覺得這樣的感覺……似乎不太妙。

  緊接著,原本只是衣袖被輕輕抓撓,現在是一對爪子勾住他的手臂,突然粗暴起來的力道正試圖將他整個人從地上拉了起來。

  「好、好……你別激動,Percy…聽話──」Newt下意識地出言安撫著,卻立刻被那雙不贊同的龍目狠狠一瞪,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無奈一笑,「好,是我要聽話……你先放開,我這就回帳篷裡去。」

  一人一龍無聲互望了一會兒,Percy才緩緩鬆開勾住主人的爪子。

  但是當Newt從地上站起來時,還是被腦袋與爪子並用的力道給強制推進了帳篷內,連幾秒猶豫停留的時間都不給。

  孩子難得這麼懂事又如此關心自己,Newt也只有乖乖接受的份,並且為此感到一陣窩心。

  他躺在帳逢裡的床鋪,裹著毛毯,就著仍有幾分未完全褪去的思念,將那總是隨身帶著的銀質項墜捏在掌心中,很快就沉沉睡去。

  也因為Newt睡得又快又沉,並沒有發現──有隻小龍趁他睡著的時候,龍爪已經戳上了那項墜上的圖紋,並且引發了一陣盡在寂靜之中悄然進行、但全然不尋常的驚人變化。

 

  等到Newt迷迷糊糊醒來時,他覺得自己大概還沒睡醒──怎麼會有自己似乎被某個人給抱在懷裡的感覺?

  但隨著初醒時的睏倦感逐漸退去,即使今早的狀況比起平常還多了幾分昏沉,Newt的意識也完全清醒……擱在腰上的手臂,背後傳來的熱度,明顯是真的有另一個人在?!

 

  Newt猛然往身旁一看,映入眼簾的畫面是他此生至今所做過的所有夢境加起來,都比不上的美好──熟悉的含笑目光和仍舊溫柔的神情,正無比柔和地凝視著自己。

  只是對方看起來似乎年輕了一些,臉頰的兩側應該是耳朵的地方還長了鰭骨,更別提頭上的那對角以及身後正在擺晃的龍尾……這些都影響不到他此時欣喜若狂的心情。

 

  那低沉的嗓音,一如過去每次見面時,給予自己的全無保留的溫柔縱容──

 

  「……終於再見到你了,Newt。」




                   TBC.



评论(4)
热度(41)
  1. PAPER╟彼岸╪滄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oo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