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Graves/Newt+Theseus/Newt】番外、Inseparable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家長組 #骨科組  #溺愛組

*Theseus × Newt + Graves × Newt

※ 捏造的學生時代&自我流設定有OOC可能也有請務必慎←

*3/25HPOnly新刊,本子詳細可戳 → 這裡

*正文:上篇 → 請戳這裡 ;下篇 → 請戳這裡




  這一年的Triwizard Tournament,註定要在悠久的歷史上記下特別精彩的一頁。

  來自Hogwarts與首度特邀的Ilvermorny的兩名鬥士,從第一個項目比賽開始,皆是以一分不差的成績雙雙佔據領先位置,最後兩人在所有師生已經無法再感到意外的心情下一同贏得了優勝。

  讓人印象深刻的,還有這兩人竟然直接缺席了向來都是由鬥士開舞的聖誕舞會,事後免不了被師長訓誡了一番,但這樣的事蹟幾乎可以說是史上的頭一遭,往後可能也很難有人得以超越,值得再添上一筆「輝煌」記錄。

  無論如何,Scamander家的長子在學年結束時,終究以極為優異斐然的成績光榮畢業,為後面的學生留下一個足以仰望的目標。

  但在暑假過後、新的學期才剛開學不久,這位因為各方表現優秀而直接進入魔法部成為一名Auror的Theseus,突然出現在Hogwarts的城堡,引起許多學生的關注和議論紛紛。

  但他行色相當匆忙,風風火火的身影像是一陣夜裡急切颳過的狂風,翻飛的衣袍很快在樓梯間只留下殘影,完全沒有發覺一路走來有多少熱切的目光緊緊地盯著他,因為他正心心念念著的只有一個人──他的Artemis。

 

  「Artemis!」進到某間辦公室之後,Theseus一眼就看到站在書桌前的自家弟弟垂著腦袋但依舊倔強地站著的身影,掩不住心疼地上前將人擁入懷裡,「別怕,哥哥來了。」

  「Theseus……」見到兄長的到來,Newt強忍許久的情緒,終究難以抑制地讓眼眶濕潤了起來,雙手緊緊地抓住對方的衣袍,呈現極度依賴的姿態。

  「Scamander先生,歡迎回到Hogwarts。」被兄弟倆暫時無視的Dumbledore,對於Theseus敲門進來卻沒有先和自己打招呼而直接奔向弟弟的失禮行為不以為意,而是笑呵呵地道:「詳細情況我在信中已經告知了,接下來你和小Scamander先生好好談談吧!」

  「Professor Dumbledore,謝謝您。」Theseus連忙道謝。

  Dumbledore和藹地朝兩人笑了笑,然後輕輕拍了下Newt的肩膀,很乾脆地出借自己的辦公室給兄弟倆談話,打算趁這個時間去廚房找點東西吃。

  事情的經過Dumbledore確實在寫給Theseus的信中已經詳盡地說明。

  簡單來說,就是Newt在萬應室養幾隻小奇獸的事被人發現了,就在他返回學校後、將孩子們從家裡帶來的空間皮箱移往萬應室的隔天下午。

  告發者還算是熟人,就是上個學期害得Newt意外住進醫院廂房的那位Zabini小姐。

  她因為先前的事還懷恨在心,趁著Theseus已經離開學校、沒人能再護著Newt的情況下,打算找機會狠狠報復,很快的她就發現了Newt的小秘密,欣喜若狂的向Hufflepuff學院導師進行舉發,緊接著教授們都知道這件事。

  在Dumbledore出面緩頰下,這件事沒有在校內宣揚開來,學校方面也還沒對Newt違反校規的行為做出處分,但那幾隻奇獸已經被關了起來,極有可能會被送走,比起自己即將面臨到的懲罰,Newt更害怕孩子們被送到他所不知道的地方。

  「不用擔心,Artemis,我在這裡。」Theseus惱怒地將Kirsten Zabini再狠狠記上一筆,決定等之後再找她算帳,眼前還是安撫他的寶貝最為要緊,「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嗎?」他知道弟弟對那幾隻小傢伙的感情深厚,不可能坐視牠們被送走,想留下來的辦法他肯定會有,現在就看他的Artemis有什麼打算。

  「我……」Newt並不是毫無主見的少年,雖然他性格內向、看起來軟弱可欺,但只要心中做下的決定,就是鮮少有人足以相比的堅定,「我想休學。」

  「好。」Theseus想也不想就同意了,一方面這是Newt的意願,另一方面是他也確實不放心再將Newt放在他看顧不到的地方,儘管對於小巫師來說Hogwarts是極為安全的所在,但對他的Artemis來講顯然不是。

  「我想帶Dougal牠們回家,我──想成為奇獸飼育學家。」沒想到這麼快就得到兄長的支持,這讓Newt心中殘存的那點慌亂很快地消散乾淨,說出早就默默訂下的目標時,棕綠眼眸的決心也更加的堅定無畏,而且燦亮無比。

  「我的Artemis這麼優秀,一定會成為最偉大的奇獸飼育學家。」知道弟弟對奇獸的濃厚興趣與熱愛,他會有這樣的目標也毫不意外,Theseus刻意趕來除了給他的寶貝最大的安慰之外,同時也是要告訴他──無論他做什麼決定,自己都是他最大的支持與後援。

  聞言,Newt露出了幾分羞赧但相當愉悅的笑容,並且難得主動地吻上兄長的臉頰。

  樂得Theseus立刻就去找Dumbledore,直接攬下後續的所有事宜。

 

  Graves的信是在不久之後來的。

  那時的Newt已經辦妥休學手續、帶著孩子們回到了家中。

  Graves的想法可以說與Theseus如出一轍,他支持Newt去做任何事情,只要是心中想要的,並且沒有危害到自身的安全。

  早在Theseus坦白自己對弟弟的心意後,Scamander夫婦便不太干涉小兒子的事情,放心地交給他的兄長全權負責,所以Newt有了兄長和Graves的支持,開始安心地待在家中研究奇獸的相關課題,那兩人也會經常找些相關的資料和書本給他。

  而在Triwizard Tournament結束後回到美國的Graves,畢業後直接進入了美利堅魔法國會,同樣成為一名Auror,並且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遠渡重洋來英國與Newt見面。

 

  時間就在規律而繁忙的日子中很快流逝,很快的Newt終於也成年了。

  等待許久的Theseus和Graves再也無法忍耐,告知兩家的父母之後,在雙方家長的見證下,進行一場低調簡單但相當慎重的儀式。

 

  莊重聖潔的誓詞後,Theseus和Graves一同將刻著兩個名字的戒指緩緩套進正式成為他們伴侶的Newt手上,眼底不約而同地有著激動澎拜的微光。

  這麼美好純粹的人終於是屬於他們的,在Newt也分別為他們戴上戒指之後,蘊藏著強大魔力的誓約魔法完全成立,他們將共同享有未來的全部,無論健康快樂、無論傷痛苦難……

  喔不,在不久之後將執掌英國魔法部Auror司和MACUSA安全部的兩個男人,極有自信和決心帶給他們的寶貝最溫柔甜美的幸福。

 

  ──你、我、他,三人終將永不分離。

 

  ■

 

  1926年,紐約。

 

  乘載著許多乘客的巨大輪船在港口靠岸停泊,一名穿著孔雀藍外套的青年,帶著一個斑駁的皮箱,隨著人流通過海關,正式踏上了紐約這塊土地。

  他像是個初來乍到的旅客,新鮮地打量著街道上的一景一物──而他確實也是。

 

  Newt是在埃及時突然決定要到紐約來。

  一半的原因是他從盜賣者的手中救了一隻雷鳥,他想將牠送回在亞利桑那州的棲息地;另一半的原因是他知道英國魔法部和MACUSA最近會有一場重大的會議,Auror司長會親自帶人前往紐約,差不多就是現在這個時間──

  想到這裡,他心中難掩的興奮又更激動了幾分,同時還有些許的緊張不安,來自於他已經有一年不曾見過他的兩名伴侶。

  正確來說,是自從他一年前留書出走之後,那兩個男人雖然在後來的通信中言詞還算平靜,但不知道會怎麼跟他算這筆帳……

  後面那不可言說的可能讓他越想越難為情,不禁伸手掩起有些發燙的臉頰。

 

  然而,初來乍到的觀光客,來到人生地不熟的陌生城市,難免會有發生一點意外的可能。

  Newt就碰見了這讓他覺得尷尬無比的場面。

  他在經過一家Muggle銀行時,不慎讓Niffler從皮箱溜了出去,雖然在千鈞一髮之際總算將這頑皮的小壞蛋逮了回來,但也被人發現他使用魔杖的事情──某個據說是MACUSA中的一名Auror的女人,以未取得魔杖許可證的名義逮捕他。

  才到紐約還不到一天就被逮進了MACUSA,Newt尷尬的心情可想而知,不過,讓他感到羞恥的情況還在後面──

  名為Tina的Auror將他帶進MACUSA總部的時候,碰巧遇到了正準備進會議室開會的雙方人馬──來自英國的Auror司長等人、以及MACUSA安全部長與部屬。

  Newt就這麼碰巧的與被那兩群巫師所擁簇之下的那兩個男人對上了目光,從那兩雙異常熱切的深沉眼神當中,他只覺得好像要喘不過氣了,強大的佔有威壓,讓他有種像是被兩頭兇猛的野獸盯上的錯覺……

  「司長?」

  「部長?」

  兩個分屬英國和美國的Auror首長,不約而同地走向那名被逮捕進來的青年,對於部屬困惑的呼喊絲毫不予理會。

  就連逮人的Tina也看呆了,在那兩人越來越逼近的壓迫氣勢下,不由得鬆了手、直接往後退了兩步。

  頂著這樣的壓力以及周遭瞬間聚焦而來的目光,Newt動也不敢動,愣愣地站在原地,看著Theseus和Graves越來越靠近,直到站在他的面前。

  「Artemis真的長大了,還學會了離家出走。」Theseus抬手揉摸梳理著那微捲凌亂的頭髮,以極為柔和的語氣說。

  「一年又十三天不見了,Newt,能夠在紐約見到你,我感到非常高興。」Graves摸著他的臉頰,同樣溫柔地說。

  「Theseus、Percy……」這段期間在外流浪的生活,讓Newt逐漸養成對於危險靠近有一定程度的感應,好比現在──若不是這兩個男人已經分別伸手抓住了他,或許他直覺反應就是從現場逃跑。

  「Artemis,你知道的,不乖的孩子總是要受點懲罰,對嗎?」

  Theseus一說完,Graves極有默契地向站在不遠處的Tina下達了會議延後到明天下午的命令,隨即他們就將剛被逮進總部的青年,在連人帶皮箱的被押送狀態下消影離開。

  留下整條走廊中面面相覷的眾人,驚愕得遲遲無法回神。

 

  「……部長,走廊上不能使用消影術。」

  許久之後,其中一名安全部的職員才語氣微弱地說著。

 

  ■

 

  深夜時分,Graves大宅籠罩在朦朧暈黃的月色當中。

  寢室裡,Graves將被輪流.操.幹.了幾個小時、早已疲倦不堪而昏睡過去的Newt從浴室抱了出來,放上了收拾乾淨的柔軟床鋪中。

  那消瘦的身體因為這段時間在外遊歷而添了一些傷疤,膚色也不復少年時的蒼白,雖然看著是瘦了不少,但整個人顯得精神奕奕,充滿著另一種風情的神采。

  將棉被密實地蓋住那此時佈滿了各種青.紫痕跡的光.裸.身子,Graves低聲溫柔地在他耳邊輕道了聲晚安後,房間角落那個攤開的皮箱突然爬出了另個男人的身影。

 

  「呼……」Theseus有些狼狽地抹了抹臉,壓低聲音道:「Artemis睡著了?」

  「嗯。」Graves低應了聲,「怎麼進去這麼久?」

  「裡面那些小傢伙可兇悍了,真不知道Artemis平常是怎麼餵牠們的……噢、我還見到了那隻雷鳥,差點沒過來搧我一翅膀。」

  聞言,Graves低笑了起來,道:「這幾天忙一些,最晚下星期五就能空出時間了,到時候再陪他去趟亞利桑那州吧。」

  「也行。」Theseus點了點頭,突然微皺著眉說:「嘖,要不是為了那隻雷鳥,Artemis還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肯回來。」

  「是啊。」Graves有些無奈地應和著,但望向床鋪上正睡得香甜的青年,手上的戒指在月色的映照下散發著銀白燦光,眼神更加的柔和下來,「但是這樣也沒什麼不好的,Theseus,這畢竟是Newt的夢想──這段日子他看起來很高興、很充實。」

  「……你說的沒錯。」就算再怎麼不捨,Theseus也不能否認對方的話,他的Artemis確實比之前待在家裡時更有朝氣活力。

 

  不管如何,他們的寶貝終究會回來的,無論在外如何的自由無束。

  有兩人在的地方,才是他的家、他心中永遠的歸途。




                                                           END.


有敏.感.詞.出沒!

如果被刪了的話就,恩,終於有這麼一天了(乾

评论(2)
热度(55)
  1. 蒹葭37╟彼岸╪滄海╢ 转载了此文字